【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七十九)

222.

松开怀抱,王轸平歪头冲明楼露出某种很难具体描述的笑容,那笑容令明楼莫名觉得自己成了只正在被天敌拜年的家禽,眼角不由得跳了跳:“怎么了?”

只见那天敌嘴角上翘的弧度更高,眼角也弯了起来:“唔,我在想,咱们现在这样,我应该算是追求成功了吧?”

明楼微微挑眉,笑道:“我不反对这个结论。”

“你这么满腹经纶,有几句话一定听过。”

“嗯?”明知必然有坑,明楼还是乖乖顺着话题往下接:“哪几句?”

“比如风水轮流转……”王轸平刻意顿了顿,“还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恕在下愚钝,”直觉告诉明楼,接下来的坑应该深不了多少,要是积满水,估计连淹没脚脖子都够呛,于是放心大胆地继续此话题...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七十八)

220.

陆羽楼今天的生意格外清淡,一路走到约好的包间,王轸平都没有见到任何客人,也不知是碰巧,还是家里有意安排。

见包间里等着的只有云叔一个,王轸平有些惊奇:“叔叔没来吗?”

郭骑云欠了欠身:“老师最近在闭关,不方便出门。”

“怎么?叔叔哪里不舒服?”

郭骑云摇摇头,借着倒茶回避眼神交流:“老师无恙,只是新得了件颇有来头但玄妙难控的法器,在闭关参详。”

王轸平轻轻哦了一声,不再追问那法器的细节,接过云叔递来的茶,含笑啜了一口:“那云叔今天亲自来找我是你自己有事?”

郭骑云不动声色地笑笑:“少主在那些衙门单位里待久了,现在连跟我聊天也要绕圈子了么?”云叔这话,直白点的说法就是:“...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七十七)

217.

霎时间,明楼手心又热又痒,在酥麻感蔓延全身之前,王轸平放开了他的手。犹疑片刻,明楼翻身将手放到了王轸平头顶——回想起之前看过的场面,眼下明楼只敢去摸王轸平的头发,因为觉得他满身都是伤,轻易碰不得。

王轸平似有所感,轻笑两声:“那一天一夜里,你受的惊吓不小吧?”

明楼坦然承认:“是啊!”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以为我们初见时你的表现是因为刚磕了药。”王轸平说:“那晚我观察了你很久,不管怎么看,都看不出你有半点瘾君子的痕迹。”

明楼也笑:“还好,眼神总算没问题。”说着,他低下头,小心印下一个吻在王轸平眉心:“我防备任何能令人上瘾的东西,”顿了几秒,他补充:“但你例外。”

大概...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七十六)

216.

夜里醒来的时候,明楼发现枕边一臂开外有另一个人的鼻息。也许是直觉太灵敏的缘故,发现不速之客的第一时间他并未本能紧张——尽管看不见脸,明楼依然能够认出旁边躺友的身份。

只有片刻迟疑,明楼伸过手,摸索着去找对方的手,找到后立刻牢牢握在掌心里。

一接触,明楼便知他是清醒的。

对方自然也知道明楼已经醒了。

然而他们互相都没有戳穿,还是沉默对枕。

其后,牵手渐渐不足以告慰心中的念想,明楼挪动身子,让两个人肩并肩挨到一起。

只听王轸平沉沉呼出一口气,用带着几分喑哑的嗓音开口了:“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有段时间我老是做噩梦,吓醒后不愿一个人,便跑去找叔叔壮胆。”

明楼低低笑了两声:“...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七十五)

214.

确认明楼已睡下,王轸平来到客宅小屋,挥手自虚空中劈开一条通道,闪身而入。


星冢里,长生正在百无聊赖地翻着一本药典,一感应到王轸平的到来,立时眼睛一亮,迎了出去。

待到真照了面,他又忸怩起来。自从上次药池里那一闹,两人还未曾独处过,长生不懂人情世故,打圆场、找台阶的手腕更是丝毫不通,只晓得站在那直直望住来人。

王轸平对着那双亮晶晶的眼睛,不由得微笑起来:“是不是不生我气了?”

“我哪里敢生少主的气!”

“没关系,我准你生。”

长生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好一会儿,他撇着嘴角笑了:“我知道你肯定不是来跟我说这些闲话的,书上说谈恋爱的人时间总是不够用,你不妨直说吧!...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七十四)

213.

两人来到酒柜前,面对可算得上是琳琅满目的藏品,明楼问:“想喝哪种?”

王轸平没吭声,伸出手,指间轻而慢地抚过那些酒瓶口,一排接一排次第而上,直到最上层左侧某格,像是难以抉择,他的手在瓶上停留了好一会儿。

明楼见状,面色骤变,然后在王轸平不及察觉的间隙里又飞快恢复如常。

“这瓶怎么样?”王轸平问。

明楼深深看着他,试图发现一点异常,却没有得到任何线索,只好沉声吐出两个字:“很好。”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不大舍得。”

“要是别人喝我肯定不舍得,”明楼微笑:“但你不一样。”

王轸平抿嘴一笑,将瓶子抽出,拿在手上细看酒标,看着看着,他突然闭上眼睛,手指也加了些力道。

明楼静等...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七十三)

210

车子刚在墓园门口停好,门房里出来两个人,走在前面的那位见明楼开门下车,立即招呼道:“明兄,多日不见。”随即看到驾驶位上下来的人,他又含笑道:“原来小王也来了。”

“贵军门好。”王轸平客气回礼。

问候完毕,明楼问贵翼:“贵兄是特意在这等我?”

贵翼点点头:“看园子的老简早就告诉过我,你这些年年年都来祭拜,前两年我身在外任,回来不便,故一直没机会向你表示,今日终于可以当面道谢了。”

“贵兄这话我就不敢当了,”明楼不着痕迹地看了王轸平一眼,淡淡道:“令妹生前对阿诚照拂有加,就算不为忏悔自己的过错,我也该替家里人来尽心致意,责无旁贷。”

听明楼把话说得这么清楚,贵翼不由得也看了王轸...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七十二)

208

王轸平挑了二楼东侧的一间客房作为自己在主宅的房间,吃过早饭,明楼与他一起将个人物品搬了进去。

虽然需要搬的东西算不上多,但收拾房间总是个耗时耗力的活计。已经许久没有家务经验的明楼简直有些笨手笨脚,王轸平不好意思放声嘲笑,便一直在抿嘴憋笑。

明楼是何等反应机敏的人,不过几个呼吸间,已察觉了对方的异常。他冲王轸平眨眨眼:“效率低下,让你见笑了。”

王轸平接过他手中刚刚套好的枕头,貌似真诚地表示:“岂敢岂敢。”此刻,窗外透进来的阳光正好自王轸平头顶洒落,仿佛给头发镶了一道金边,整个人看来有种奇异的不真实感。

亦真亦幻的画面看得明楼心慌,疾步绕过半张床走到王轸平身边,迟疑地碰了碰他的...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七十一)

206.

双双躺倒在床的那一刻,王轸平毫无心猿意马的感觉,因为突如其来的眩晕令他无暇他顾。他不知这症状是怎么回事,只好闭上眼,努力调整呼吸。

恍惚间,他耳朵听到身旁的明楼在低声道晚安,同时,脑子里也冒出了明楼的声音,他说:“照看曼春不是因为我与她有私情,而是受人之托......”他还说:“我想把你拴在身边好好看着......我会等你的......”

受不住那些话语的袭扰,王轸平猛然睁开眼睛,把一直在目不转睛凝视自己的明楼给吓了一跳。

“怎么了?”明楼凑过来问:“这么会功夫你就做了个噩梦?”

突然出现的眩晕感又突然消失,王轸平脑中的杂音也跟着静下,他茫然又慌张地看着明楼:“我睡了多久?...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七十)

203.

两人回到家中已过9点,王轸平见明楼精神头依然十足,便问:“要不要吃点宵夜?”

明楼先是摇摇头,复又笑起来:“我都行,晚饭的确吃得匆忙,你若是有胃口,咱们一块吃点也不错。”

王轸平却是兴趣寥寥:“那就不吃了,今天一天到处跑,咱们都累了,还是早点休息吧!”

明楼嘴张了张,终究还是将想说的挽留话都咽下,转而道了一声“晚安”。

“晚安。”

王轸平匆匆转身而去,他心中有太多疑惑急于找人解答,故而走得十分干脆,完全没注意到明楼眼中的怅然若失。


204.

“叔叔?”没想到是王天风亲自接的电话,王轸平很有些惊讶:“怎么是您?”

“是我,”王天风反问:“你难道不是打来...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六十九)

202.

安排好骨灰的去留,明楼看向王轸平:“既然来了,不如我们去给父母上柱香请安?”

王轸平怔了怔,看起来颇有些意外明楼的邀请。

“这才刚好上一天就要见父母是不是太快了?”如此这般不大合时宜的打趣话在他喉间转了转,终究没有说出口。他说出口的是:“嗯,好。”

到后来,他们俩不仅上了香,还合力将缺了一角的坟茔给亲手回填好了。


洗净手,回到已无旁人的车里,两人还陷在各自思绪中,一时间无话可谈。


知道那骨灰是汪玉茗,明楼心中的疑问不减反增了。

他首先想确认的是汪曼春是否已经知道她自己的身世。如果她知道,为何这么多年不见任何动静?如果不知,那骨灰又是谁埋的...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六十八)

200.

明楼居然面不改色,还是嘴角噙笑:“你这么当面拆穿我,就不怕我下不来台不喜欢你了?”

王轸平挑挑眉:“不会,我相信你脸皮没那么薄。”

明楼忍不住用力握了握他的手腕。

“怎么着?”王轸平下巴一挑:“说不过就想动手?后果可考虑清楚了?”

“哦,什么后果?”明楼一脸饶有兴致的笑:“先说来听听,我权衡一下,看看动口和动手哪个更划算。”

王轸平静静望着明楼,忽然手腕一翻,反手也抓住了他的脉门:“我下面说的话,你一定要好好听着。”

明楼点头:“好,一定洗耳恭听。”

“我不知道你为何突然改了主意,但我不打算去搞清楚。凡事总有过程,我也可以给你许多时间去调整适应。”王轸平特意放慢语速:...

报名截止啦~~~

上次报名说想要K先生海报和明信片的童鞋可以给我私信收件信息啦~~


说明事项如下:

1、大家只管收信就是,不会涉及任何费用,包括邮费我都会在交寄时付好,所以不要相信任何收费信息;

2、由于报名人数较多,我又希望大家能见者有份同乐一下,所以会随机寄出海报或明信片;

3、海报都是杂志附赠的,所以有严重折痕o(╥﹏╥)o,介意的孩纸请提前绕道哦~~

4、不排除我可能突发脑残或手残让已经报名成功的童鞋没东东可收,我会努力争取尽快补偿滴,所以请千万表记恨我~~~~

5、运单上的手机号是我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换的防骚扰小号,不是我的有效联系方式,所以千万不要联系那个电话,更不...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六十七)

198.

那番不知算不算海誓山盟的话说完后,两人都不想在外面晃荡了,于是便在学校旁找了家相对安静的饭店吃过饭,匆匆回到家中。

明楼不肯放王轸平离开自己的视线,亦步亦趋地跟着往客宅去。

这风水轮转得太快,王轸平不免有些不适应,茫然问尾随者:“有事?”

明楼微微一笑:“没事,就想同你讨杯茶喝。”

“喝茶?”王轸平愈发不解:“干嘛找我讨?你那里不有的是好茶么?”

真不是王轸平故意拆台报旧仇,实在是他这方面经验太少,而明楼的态度转变又太大,搞得人无所适从,只会说傻话:“我屋里地方小,你确定真要去那里喝?”

明楼还是笑:“我哪里喝都可以,听你的,去我书房也行。”

王轸平总算会过意来,不禁...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六十六)

197.

从花店出来,按王轸平的提议,两人又去了华大遛弯。

周末校园与平日的区别不大,凡适合读书和约会的地方皆是人员密集。向来厌恶数人头的明楼今日一反常态,兴致勃勃地跟身边人交流目之所及的一切热闹。

暌违多年,身边的人就跟眼前的校园一样,皆是熟悉中带着陌生。不同的是,明楼可以随心所欲地探查校园各角,但对王轸平,他心头总存着一分想问而不敢轻易张口的犹疑。

这犹疑直到两人进入竹园深处才稍稍缓解。

因为王轸平主动挑起了话头:“嘿,作为这里的毕业生,故地重游,感想如何?”

明楼将视线落到他脸上,仿佛是用目光柔柔烙下一吻。

与这样的目光对视很难不动容,一时间,王轸平也怔住了。

少顷,从忘...

摸鱼做个小调查:

王凯的海报和明信片有童鞋想要伐?

之前送过一波明信片,最近整理书柜又整理出一些,感觉在我手里雪藏实在浪费,不如送给有时间欣赏的童鞋吧~~

先调查一周,看看需求情况再决定怎么分配吧~~

有兴趣的留言或者私信我都可以,报名阶段不用给我发个人信息哈~~

《疯狂星旅行》王凯逗逼向cut

 @天际霜白 

刚刚整理出来这个旧作,看来当年我真的是很爱那档节目呀,哈哈哈!

我自己看得很开心,就是有些画面不知道会不会将我鉴定为黑粉,hiahiahia~~~o(* ̄︶ ̄*)o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六十五)

很短的一更,算是补上上章的一点小尾巴~~~


196.

明楼没料到对方居然会避开这一吻。

王轸平伸手圈住明楼,将下巴磕在他肩头,声音显得沉闷:“昨晚事发突然,我来不及好好考虑,还有些话没跟你说清楚。”

明楼心里一紧,下意识抬手回抱他,让两人搂得更紧:“什么话?”

“我要跟你约法三章。”

“嗯?”明楼轻声干笑两声:“是要给我立规矩么?好,你尽管说,我都记着。”

“做不到怎么办?”

“认打认罚。”

“这么配合?”王轸平心里愈发酸溜溜的:“都不先听清楚自己能不能做到?”

“你是个讲理的人,”明楼说:“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强我所难。”

这高帽子似乎戴得没什么效果,王轸平松开怀抱直起...

来来来,我们来欣赏一下文里看不到的小王那一面吧~~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六十四)

193.

明楼自一场许久未曾有过的香甜睡眠中醒来,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认不出自己生活多年的房间。

他环视四周,依然印象模糊——我这是在哪?

与这个念头同时冒出来的还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

阿诚呢?

我们不是应该在一块的吗?

疑惑到这里,昨晚,甚至更早些时候的记忆纷至沓来,惊得明楼立时坐起,掀开被子便往外冲。

他原本想去客宅小屋确认昨晚发生的一切究竟是否真实,开门却发现,外面客厅沙发上此时已坐着一个人。

看到那个人,明楼不得不止住了脚步。

“阿诚......”除了呼唤,他好像已没有什么话能说。

被叫做阿诚的青年眉头皱了皱,却还是自沙发起身,带上微笑朝明楼走来,边走...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六十三)

191.

明楼怔怔看着那个人,如此绚丽背景下忽然出现的朝思暮想的那张脸,极度清晰,同时亦极度不真实。

他......真的回来了?

一时间,明楼紧张得都失去了分辨真伪的勇气。

要不要再多观察一点时间?

理智虽在,然身体却已等不及大脑的判断,率先行动起来——明楼用手撑住窗沿,使劲一跃,就这么跳出屋外,一路朝那人奔去。


未曾料到明楼会有这般激烈的反应,王轸平也吓了一大跳,直到被人紧紧抱住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很快,他明白了。

因为明楼的声音虽然抖得厉害,在他耳边说出的每个字却是不容错认:“阿诚,你终于回来了!”

听明白明楼的话,王轸平的惊讶渐渐变成了无奈,还掺杂了几...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六十二)

187.

明楼撑起身子,摸索着开了书桌上的台灯,然后按下应答键:“哪位?”

“眀长官,我是来送照片的谢曙升。”

“谢先生啊!真不好意思,快请进!”

明楼急步出去迎客,走到院子中间就迎到已熟门熟路的来宾。

谢先生见他如此急切,愈发感到抱歉:“真对不起,眀长官,这次又要让您失望了!”

“还是只照出我一个人,对吗?”

谢曙升点点头,一进屋内便将照片取出递过去。

明楼盯着照片,深吸一口气:“上回先生告诉我两个可能性,当真不会再有第三种了吗?”

谢曙升轻轻摇了摇头:“对,不会有第三种了。”

“先生是贵兄推崇备至的高人,”明楼看着他:“如果我认为答案更可能是那个人还活着,你可有办法替我...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六十一)

185.

空荡荡的房间,除了正中间那个六尺见方的浴池,再无一物。四周门窗紧闭,光线严重不足,池中紫黑色的药水因此显得尤为诡秘。

浴池里除了水还有人。

王轸平仰头靠在离窗最近的池沿,脖子以下全浸在药水里,乍一看,还以为是池中浮着一个人头,这场面,足以吓坏一众胆小的妇孺。

好在唯一能目睹这场面的少年胆子一点也不小,推门进来后,拿着个蒲团就往人头旁边坐下。

“一年里最难过的就是这七天了,”王轸平苦着脸叹道:“坐牢都比在这泡着舒服!”

长生嘿嘿笑起来:“你每次都是这句抱怨,能不能来点新的?”

“新的?”王轸平强压下想把药水泼到长生身上跟他来一场水战的冲动,转着眼珠想了想:“我还没死过,不...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六十)

183.

明楼走进办公室,立刻便叫沙发旁花几上的那盆绿牡丹给闪了眼。

“这是什么?”迷惑不解的他下意识看向陪着一块进来的秘书,没记错的话,那里原来放的该是盆文竹,就算要定期更换,也不至于在办公室放这么招摇的花才是。

王轸平似乎就在等他问,笑着眨眨眼:“欧碧,又称豆绿,人都说你家里爱养牡丹,怎么会不认识?难道是明知故问考我?”

明楼想起前两天酒会上一位世伯说的客套话,知道被这家伙有心听去了,有点没奈何:“好端端的,弄这个做什么?”

“咦,追人送花不是常见手段吗?”王轸平笑容愈发得意:“我想,较之去花店买花束,这种送法应该更合你胃口才是......再说绿色养眼,没事你多看看它,见花如见人...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五十九)

179.

从房间里出来的王轸平面色惨白如纸,像是受到了极大刺激。

明楼霍然起身,几步走近:“怎么了?可是方叔有什么问题?”

王轸平摇摇头,不敢叫明楼发现自己心底的恐惧,用力抿抿嘴:“没什么,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我一时有些难以接受而已。”

今天一天的确发生了太多变故,好在明楼没把王轸平的突发性昏厥与方叔之死联想到一起。

“那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明楼说。

“你呢?”

“我自然得留下来办理各种手续。”

“那我也留下来,我是你的助理,理应协助处理你的一切事务。”

“这是私事不是公事,不在你的职责范围内,”明楼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你今天状态也不大好,还是别在这耗神了。”

互相说...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五十八)

175.

救护车刚开进医院大门,还来不及开车门,王轸平已经醒了。面色看上去与常人无异,也没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然而既然劳师动众地来了,不推进去做几项检查似乎又有些说不过去。

明楼松下一口气,用近来难得一见的温柔态度含笑劝道:“还是求个安心,让医生看看再回去比较好!”

刚从未知黑暗回魂的人,思维正在歧路上狂奔,完全顾不上为心上人的关怀而欣喜——这也难怪,任何人感觉自己大限将至,心情都好不到哪去,怎会有余力去回味风月柔情?

看王轸平神情凝重,半晌不吭声,不明就里的明楼还以为他是什么地方不舒服,于是愈发和蔼可亲地问:“怎么了?有哪里难受的话干脆就做个强化检查吧!”

王轸平总算回过神来,摆摆...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五十七)

174.

那股叫人透不过气的压迫感传来时,方叔正在收拾开启引魂阵的法器。

他原本计划收拾好后给明楼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可来人没给他这个机会。

“老板,店里来客人了,”伙计小沈敲开门后说:“他们带来了一件东西,想请您帮忙掌眼。”

开门做文玩买卖,鉴定是必有业务,方叔没有多想,只吩咐道:“请他们内厅用茶,我打个电话便去!”

不料小沈一反常态地拦住了他:“老板,客人来头不小,让人多等不礼貌,您还是即刻去见吧!”

方叔察觉到不对头,吃惊盯住小沈:“来的是什么人?”

“您见到便知晓了。”

方叔皱眉:“不是叫你今日关门歇业了吗?为何还会有客人进门?”

小沈干笑两声:“这送上门来的生意哪好意...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五十六)

171.

听完明楼的讲述,方叔问:“那枚袖扣你现在带着吗?”

“带着。”明楼从外套内袋中取出东西来交给方叔:“这东西能派上什么用场吗?”

面对这满是期待的眼神,方叔不置可否地笑笑:“把这个还有那魂瓶在我这多留几天吧,我尽量试试,如果不成,我过两日给你送过去。”

“怎好劳烦您送,我自己来取就是。”

方叔呵呵笑道:“跟我还客气什么?知道你平时忙,我老头子看店看闷了出去走走正好。”


明楼走后,方叔立即命人关了店门,带着几样东西往楼上斋室而去。


172.

金管局大会议室里,王轸平坐在明楼身后,逐一记录他和各位参会金融界人士的发言内容。由于前期的铺垫工作做...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五十五)

168.

明楼闭目靠在车后座椅背上,一副不胜酒力的晕头鱼模样。

王轸平悄悄回转头去看他,车厢里光线虽暗,也没妨碍他发现明楼手上动作的异常。

不用费多少脑细胞,王轸平已想到,明楼掌中攥着的应该是自己早前从鸟窝中掏出来交给他的那枚袖扣——只不知他现在这样,究竟是酒喝多了情绪上头还是跟贵翼的谈话触动了心肠。

上车前,见明楼状态不对,王轸平本想陪坐在后座方便照顾,却被推辞了;下车后,等林副官一走,明楼便挣开了王轸平的搀扶,踉踉跄跄往屋里去,边走边说:“我没事,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王轸平勉强不得,只能无奈地原地目送他进屋。过后,他没有直接回客宅,而是到另一边院子里站着。

他刚刚给自己下了个...

【架空微玄幻】独听风吟(五十四)

164.

说来不过是多年前的数面之缘,林副官对明诚脸并谈不上熟识,因此乍看到来应门的王轸平,他的惊讶不过是觉得“这位先生好生眼熟,也不知是哪里见过”这种程度的而已。

他不认得王轸平,王轸平却认得他,笑吟吟招呼道:“林副官大驾光临,请进请进!”

这声音仿佛一道灵光,一下点亮了林副官脑中的混沌记忆,只见他张大嘴,吃惊地瞪着眼前人:“明......明诚少爷,你回来了?”

难道说这世上真有起死回生的奇术?

明诚能复活,自家大小姐是不是也可以?

要赶紧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少爷和老爷......

王轸平看来对林副官的失态早有预料,只微微一笑:“真对不起,您认错人了,我不是明诚,我是明先生的...

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