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错觉番外二·昨日重来(六)

9.

车里,暂时只能用右手的明诚有些费力地将安全带拉到胸前,才发现无论如何也无法够到锁扣,正准备勉强用一下左手,旁边明楼已经伸手过来捏住了金属接头并顺势将它一路拉下插入座椅边的锁扣里,一连串动作虽然迅捷但并不粗鲁,甚至还细心地提前用手掌垫了垫明诚肩膀处的带子,以免他的脖子被快速拉动的边缘划伤。

做完这一切明楼还是没看他没说话,见此情景,明诚心中莫名被带起了一点罪恶感,然而转念一想又觉得这种念头完全没道理——明明自己才是该生气的那个吧!虽然按现行法律,一个O勾引A不算犯罪,但明楼做了那样乱来的事凭什么还要给自己脸色看?

想到这,原本想开口打破沉默的明诚又闭嘴了,他转过头对着车窗,假装没有发现明楼正愣愣地发呆,更不打算提醒他车要怎么开。

没多久,明楼陡然想起了眼下的当务之急,一口气还没叹完便赶紧按下了点火纽发动车子。

 

虽说没有哪个医生喜欢在临下班前忽然来病人,但对于眼前这两位大客户愿意自己过来而没有选择让她上门多跑一趟苏医生心里也还是很领情的。

“没有大碍,伤口不算太深,神经和肌腱都没有断裂的迹象。”医生检查后说,同时吩咐护士去准备打针:“安全起见,还是推一针破伤风比较保险!”

打完针、说清楚注意事项,苏医生又周到地给开了些止疼药:“回去后如果疼得睡不着可以吃一片,白天最好不要吃,尤其记得吃完后不要开车!”

 

谢过医生,两人再度坐进车里,明楼望着那伤手终于开了口:“很痛吗?”

“还好!”

接着车厢里又是一阵静默,蓦地一声叹息响起,随后,“对不起!”明楼幽幽吐出三个字,目光依然放在明诚的手上,也不知是不敢还是不愿抬头看他。

“没关系,”明诚的语气很平淡:“下次别这样就行了。”

“我承认这事从头到尾都是我的责任,我没有任何推脱的借口!”明楼忽然提高了一点音量,同时总算抬头看着明诚的眼睛:“可你为什么要做这样危险的事?那时如果你拿着刀冲我比划几下,我会放弃的......甚至于,如果你觉得一定要伤人才能自卫,也应该把刀挥到我身上划几下才对,你为什么要那样?”

明诚转头看向前方,目光茫然地对着一片昏暗的停车场,小声叹道:“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是想证明你之前说的不对。”

“什么不对?”

“你说不会有人受伤......”明诚转头冲明楼抬了抬自己的左手:“可事实证明,我会受伤,你也不可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明楼怔怔地看着明诚,明明脑中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可以用来驳斥对方这毫无理性的证明,但此刻他的嗓子好像也被纱布堵住了似的,连一句也说不出来。

“大哥!”明诚忽然唤了一声,神情有些惊慌,明楼这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间自己的眼里已经淌下了泪。

下一秒,明楼狼狈地转过脸去,用手背胡乱一擦,旋即二话不说地发动了汽车。

就跟来时一样,回去的路上,他们再也没开过口。

 

10.

大概是由于止痛药的缘故,明诚这一晚睡得相当沉,所以睁眼时毫无预警地看到明楼正坐在自己床前,他完全反应不过来。

“大哥,你怎么在这?有事吗?”

明楼极尽温柔地一笑:“没事,就是想来看看你的伤,你没醒,我就在这等了一会儿......手感觉怎么样了?很疼吗?”

“还行,不算太疼。”明诚摇了摇头,正准备起身,明楼忽然又问道:“阿诚你哭过吗?”

这没头没尾的问题把明诚彻底问懵了:“嗯?”

明楼深深看着他,血丝满布的眼睛里闪着复杂的光,明诚实在不明白他究竟想要说什么。

“我印象里好像从没见你哭过,明台小时候哇哇大哭的次数倒是不少,可你的眼泪我应该是一次都没见到过。”

明诚不禁有些哑然失笑:“男人不哭不能算缺点吧?”

“可我昨晚见到你哭的样子了!”

“啊?”明诚觉得自己就算要梦游,也不至于会游到明楼面前去哭这么丢人吧?“大哥你是不是看错了?我昨晚从诊所回来就直接睡了,一直睡到现在......你不会是在做梦吧?”

他完全是开玩笑地补了最后一句,没想到明楼竟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在梦里看见的。”

“......”

“可那感觉太真实了,你就像我现在这样坐在床边看着我流泪,每一个细节都很清楚,完全不像平时的梦境......所以我想知道,这究竟只是梦,还是真发生过而我却不记得了?”

明诚一怔,瞬间反应过来明楼梦到的是什么时候的场景,紧张地观察了一下他的神情,确信他没有想起更多的事,这才若无其事地否认:“我不记得有发生过这样的事了,应该只是你的梦吧!很多人做梦都很真实的,这不算什么奇怪的事!”

明楼若有所思地点了一下头,又问:“可是,你总该有为某个人极度伤心过的经历吧?”

听不懂的明诚只能继续用一个迷惑不解的眼神回应这个问题。

明楼进一步解释:“你说过的,有一个你喜欢却不能去追求的人,这样的情况难道不曾令你伤心吗?”

明诚轻轻叹了口气,皱着眉道:“大概会吧!可是,”他一下子坐起身,满脸无奈地看着明楼:“大哥,就算今天是周末,你一大早跑来跟我讨论这个是不是也太闲了?”

明楼被嘲讽了也不生气,还微笑反问:“有什么不可以吗?”

明诚甩甩头:“我记得我那时还说过不想跟人说这件事,只想保留隐私的!”

“好,那我们不谈你跟别人,现在开始谈你跟我的事总可以吧?”

“大哥......”明诚更加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表情像是心塞的很。

明楼轻轻拍了拍他的肩道:“我知道你现在不会接受,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听我把话说完。”

明诚往床头一靠,又是一声叹息:“好,你说吧!”

明楼用灼热的目光凝视了他好一会儿才开口:“今天睡醒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对你的感觉只是喜欢、欣赏那个程度而已。因为你是我能选择的对象里条件最好的那个,我时刻担心你会被别人捷足先登,所以才会以抢占优质资源的心态对你紧追不舍。可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那样急躁冒进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明诚怔怔地看着他,心里虽然隐隐能感觉出他接下来要说什么,却不愿多想,更不愿开口帮他说出来。

于是明楼自己又接着道:“因为我已经知道自己对你的感情绝不仅仅是喜欢、欣赏而已,阿诚,我很确信——我应该是爱上你了。”

话音未落,明诚眼里已有光一闪而过,可他很快又闭上了眼,表情无奈又哀伤。

明楼毫不气馁地抓住他没受伤的那只手,继续表白:“从今以后,我对你的追求绝不仅仅是为了得到一个最佳配偶,你不再是我的众多可能选择之一。我会将你当作唯一.......我不会再把得到你当成一件必须尽快完成的任务,而会把它作为我一辈子都不能松懈的坚持,耐心地去努力——当然,我将只用你愿意接受的追求方式,所以你可以放心,像昨天那样的事绝不会再发生了。”

听到这样真挚的告白,明诚差一点就要被感动得松口了,可惜终究还是差一点,理智及时提醒了他,一堆重要信息在脑中迅速闪过,他不得不硬起心肠道:“大哥,你想要的回应我给不了,我真的只想做你弟弟而已,你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精神了!”

“胡说!”明楼用力握了握他的手,言之凿凿:“如果你真的对我一点特殊感觉也没有,昨天就不会用那样的方式来拒绝我。而且,你的眼神也已经出卖了你,没有哪个弟弟会在不经意间用你那样的眼神看自己的哥哥,你不用否认,我相信自己的眼力和直觉。”

明诚被逼得开始病急乱投医:“行行行,你要怎么想我没法改变,但你在坚持的时候我也同样有权坚持我自己的感情,这辈子我只想默默爱那一个人就够了!”

明楼听了一点生气的样子也没有,竟还冲他温和地笑了笑:“我知道,我一定会尊重你的坚持......我只是相信时间的力量,所以会在心里一直存一个希望。你要坚持拒绝我也没有关系,我有的是耐心,我可以等到你愿意放下的那一天。”

见明诚眉头紧锁地盯着自己发愣,明楼又轻轻揉了揉他的眉心道:“我只要求你一件事,那就是一定要遵守先来后到的秩序,那个跟你有过去的人排在我前面我认了,但你绝不能再让其他人有机会插队到我前面,这个你可以答应我吗?”

 

一时间,除了无奈点头,明诚再也给不出别的回应了。


评论 ( 17 )
热度 ( 16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