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错觉番外二·昨日重来(十三)

奋战大半夜,终于憋出了一点滚床单的戏份,嗯,表再怨念我拉灯了哈!我真的是尽力了,这么点篇幅比我写几章剧情都伤脑筋,整个周末都赔进去了也只划拉出这几行。

唉!肉,我擅于长却不擅于写啊!

感觉有被屏蔽的危险,所以就把这短小货独立一章放这吧,回头出事了也好直接放链接。

 

22.

这个吻是明诚主动结束的,他抬头看了看明楼,又用嘴唇轻轻拂去他额前的碎发,然后撑起身子仔仔细细地端详着身下人的脸。

良久,不明所以的明楼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了?”

明诚笑着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没什么,我只是一下子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明楼先是神情古怪地看了他一眼,随即满面揶揄之色地笑起来:“那要不要我教你?”

明诚也笑着俯身去贴住明楼的脸颊,声音带着潮气打在他的耳廓上:“好啊!那你来教教我。”

明楼一边低低地笑一边把手伸进明诚衣服里,左右逡巡片刻后便直奔他的后腰而去,手指在紧实的腰间皮肤上慢慢打着圈。

受不住痒的明诚不由得扭了扭身子,想避开作乱的手指却未能如愿,只好求饶般笑问:“你这是打算教我什么路数?”

“我这是在帮你热身,顺道启发一下你的灵感,现在知道该怎么办了吗?”

“知道了!”这话明诚几乎是嘬着明楼的下巴说出来的,他弓起身子在腾出的小小空间里手忙脚乱地解明楼的睡衣扣子,刚解了两颗就嫌太慢,索性抓起衣摆将衣服直接从头上剥了下来,然后依样画葫芦地也剥了自己的睡衣。

在互相帮着褪掉睡裤的间隙里,他们交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吻,很快明诚又强迫自己将节奏慢下来——这是将要用来支撑半生消磨的美好回忆,每一分每一秒都极其珍贵,所以绝不能太仓促。

于是他轻柔又郑重地去吻明楼的眉眼、鼻梁、下巴,避过嘴唇去亲额头和脸颊,甚至连耳垂也没有放过。

然而一轮又一轮无止境的亲吻终于让明楼有些不耐烦这突如其来的慢了,他伸手捧住明诚的脸,望着他的眼睛里有一点埋怨和许多急切,他喘息着,近乎是咬牙切齿地问:“难道你就只知道这些吗?”

明诚好似被问懵了,连手上轻抚明楼腰腹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只是直勾勾地盯住他的眼睛,好一会突然问出个没头没脑的问题:“大哥,你知道我是谁吗?”

正在被情欲煎熬的明楼没好气地点点头:“当然知道!”

明诚继续神色凝重地问道:“你知道我们现在在做什么吗?”

明楼正想骂一声“废话”,却忽然反应过来明诚这样提问的原因,顿时为自己的性急懊悔不已,他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能忍着痛伸出双手去使劲拥抱他,少顷,他带着歉意和保证喃喃地说:“我知道,我现在很清醒......答应你的事我也全记得!”

明诚怔怔地伸手回抱住他,一不留神却碰在了伤口处,突然吃痛让明楼没忍住闷哼了一声,明诚这才想起对方身上的伤,赶紧起身查看,还好,伤处真的没有大碍。

与此同时,反应机敏的明楼没有再给床伴留任何退堂鼓的机会,干脆翻身直接把人压在自己身下,不由分说地从嘴唇一路吻到了小腹,最后还在明诚最湿润的地方湿上加湿。

这是明诚从未体验过的强烈刺激,他低吟着想推开明楼,却发现此刻手上的力气已流失殆尽。

明楼的技术其实很生涩,做这件事时常常会发生让双方都感到不适的小小失误,然而谁也舍不得抱怨,尤其是明楼,为着自己心底那不能宣之于口的秘密念想,他简直是义无反顾地在努力取悦对方。

不多时,濒临崩溃的明诚终于找回了一点气力,他抖着手死死抓住明楼的肩膀,又卡住他的颌骨,硬是咬牙将自己抽了出来,然后起身再度扑到明楼身上并迫不及待地与他接吻。

接下来,他们总算找到了能够令双方都满意的节奏。

明诚盯着明楼的眼睛,一寸一寸地深入他的身体,直到他确信自己没有看到任何违心的痛苦,才放心地动作起来。

这之后,无论是为着什么原因,明诚都再也无法让自己慢下来了。


评论 ( 17 )
热度 ( 16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