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错觉番外二·昨日重来(十五)

我也不晓得为毛那么纯洁的十四章被屏蔽了,AO3链接

26.

明诚轻手轻脚地从床上爬起来,尽可能不出声地去了一趟洗手间,但房子实在太小,随便冲一下水在这寂静的夜里听来都是响彻全屋的巨声,所以回到床上时他看到明楼正睁着眼睛朝自己笑,唔,他还拧亮了床头灯。

明诚有些不好意思地回了他一个微笑:“我吵醒你了?”

明楼摇摇头,像是舍不得床似的慢吞吞坐了起来:“不是你吵醒我,是我也有同样的需求。”

趿拉着拖鞋啪嗒啪嗒回来后,明楼搂住明诚的肩膀,凑在他耳边提了个非常现实的要求:“我能申请要一双专属拖鞋吗?如果预算紧张的话,我自己带一双来也行。”

听到这话,明诚有些哭笑不得地挑挑眉,同时心里当然也明白对方指的绝不仅仅是拖鞋这点小问题。心事重重地沉默片刻后他张了张嘴,却在对上明楼目光时又抿住了。

明楼仿佛很明白他这欲言又止是为了什么:“你有话必须要说明,但又怕我听了会难堪?”

明诚一怔,然后极轻地点了一下头。

明楼又道:“那我帮你说,你看看是不是这个意思?”

明诚再度点点头。

“你想告诉我眼下你并没有在感情上接受我的打算,”停下来看了明诚一眼,明楼接着道:“所以这次跟上次一样也不代表什么,我们的关系还是没有改变,明天起床后我们依然还是应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明诚愣了,他不能说明楼这话错了,但也不全对,可究竟该怎么表达此刻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他一下子也不知道。

“我不太能接受这种做法。”明楼又道。

“嗯?”

“我没办法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而且我觉得这种自欺之举根本毫无意义!”明楼看着他的眼睛,下面的一字一句皆说得很慢:“我能理解你上次提出这种条件的用心,只是现在情况起了变化,事实已然证明这条路行不通,所以我想了个更现实的方案,希望你也能接受。”

明诚垂眸迟疑片刻,终于还是问道:“什么方案?”

“在你我最想要的关系之间找一个折中点。”

明诚抬眸,等着他进一步说明。

“对我们俩之外的人,就像你一直强调的那样,我们还表现为普通的兄弟关系,我会小心保守秘密;而对于我们之间,我想现在可以先建立一种姑且可称之为‘不以结婚为前提的互利互惠关系’来满足我们双方的需要。”

“唔,什么?”明诚被明楼信口胡诌的这一串不伦不类的伪术语绕得有点晕:"你说的那个不结婚关系是什么?"

“不是不结婚关系,是不以结婚为前提的互利互惠关系’"明楼笑着解释:"简单说来是这样:既然我们现在都没有交往对象,而且还可以合理预见短时间内也不会有,但有些跟吃饭睡觉类似的需求强行压抑对我们的健康又非常没好处,尤其像我这样的又不方便去外面找人......而经过这两次,我觉得我们,呃......很合拍?”覷了觑明诚的脸色,明楼特意选了个不太露骨的词来轻描淡写他们在床笫间的火热互动,结果对方的脸还是刷地红了。轻轻拍了拍明诚的脸颊,明楼尽可能一本正经地接着道:“你得承认,经过这两次,我们今后独处时已经不可能再做得成什么单纯的兄弟了;同时我也愿意接受,你在近期绝没可能按我希望的那样跟我结婚......那我们何不试着求同存异,找一个让双方都能接受的模式来互相帮助一下?比如说我们就保持着现在这种关系,在人前还是跟从前一样,而私下里,如果想像今天这样小聚也不必刻意找理由说服对方,直接表示就可以了......还有,将来不管谁有了更合意的对象都可以简单断掉,不需要给对方多余的交代,你看怎么样?”

明诚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舌头:“你的意思是,以后我们每隔一段时间就秘密在一起互相帮助地......呃,解决一下生理需求?就像是......长期的一夜情?”明诚搜肠刮肚才找出一个不算太贴切的词来表达自己对明楼建议的理解。

“不全是,”明楼斟酌一番,沉吟道:“你说的这种是最基础的互利方式,假如按我心中最理想的状态,用地下情这个词或许更合适,然而这也取决于你是否愿意跟我进行秘密约会之类的恋爱活动。如果你不愿意,那我们的活动范围大概就仅限于床上了。可我必须声明,我心里是很希望能跟你有更丰富的约会内容的。”说着,明楼贴上去吻了吻他的唇角,用明诚最难以抵抗的甜蜜笑容施加引诱:”怎么样?很不错的方案吧!”

尽管明诚使劲在心里呼喝自己要保持理智,可惜收效甚微。天人交战近一分钟后,他终究还是向自己心底的渴望低头了——只见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抬头吻了明楼一下,问:“拖鞋你想要什么颜色的?”

知道自己已大获全胜的人满意地回吻他,乐不可支:“什么都好,跟你一样的也可以,只要有就行了!”

片刻后,明诚又想起一个问题来:“不过我还有个条件希望你能答应。”

“好啊!什么条件?”明楼一反常态地没有先了解清楚就笑容满面地直接应承下来。

明诚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话说得相当郑重其事:“我希望你还继续使用抑制剂。”

听明白他的言下之意后,明楼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敛去了,他知道明诚为什么会提这种条件,可又不得不问一声“为什么?”,半是为掩饰半是为争取。

明诚很平淡地冲他笑了笑:“理由不重要,只要你愿意答应,我就接受你的全部方案,如果不愿意,那我们就到此为止了。”

在谈判这件事上,明诚有时是可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

明楼只能点点头:“好,我答应。”没有转圜余地的事只能答应,但有些额外的福利也还是可以讨讨的:“明天晚上我们一块吃饭怎么样?”

明诚也笑着点了点头:“好啊!”

 

 

 

 

本章后记:

看在我昨天那么勤快的份上,今天就让我短一回吧!

主要是我还没想好下篇是让他们腻歪一整章呢,还是直接收尾结束算了。


评论 ( 38 )
热度 ( 16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