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错觉番外二·昨日重来(十七)

30.

今年夏季热得实在有些反常,再加之明诚现在在宿舍待的时间比过去多了不少,各种需求影响下,他也日渐觉得房子的标配应该有冰箱和厨房才对。

“我现在觉得你之前的意见是很正确的。”明诚一边说一边把切好的西瓜递给沙发上的明楼。

刚洗完澡正倍觉干渴的人急急咬了一口凉度实在不太够的瓜瓤后才问:“我哪条意见?”

“这房子条件差了点,”说到这,明诚的神色又纠结起来:“要不我再去租个大点的房子,你来的时候我们就去那里住?”

明楼点点头:“改善条件我是很支持的,如果附近有合适的,买一套租一套都可以。”想了想,他又道:“但一定别太远,你工作这么忙,再住得远就更没时间休息了......还有,如果只是特意为我也没那必要。”明楼边说边笑着环视了一圈房间,语气听来很真挚:“这屋子我第一次来时的确觉得它是个十足的破寒窑,现在兴许是住久了有感情吧,倒越看越觉得有雕梁画栋的金屋味道了。”

明诚抬抬眉,对他这种脱离实际的谬赞不予置评——毫不夸张地说,即使把当今世上所有的美化滤镜都拿来叠加,也不可能将眼前这间小屋照出一丁点雕梁画栋的效果来,明楼这情人眼里出金屋的功力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明楼又道:“我平时在旁边路过时也没看到周边有什么合适的楼盘,回头我找人打听一下吧!”

明诚莞尔一笑:“不用那么麻烦,还是我自己找吧!我对附近比较熟。”

“你有时间吗?”

“总能挤出点的,再说这里也不是马上就不能住了,慢慢找呗!”

其实明楼心里相当高兴能听到对方说出这种事关长远打算的话,但面上还是摇着头笑呵呵地说:“还是我的方案比较好,如果你真能挤出时间那也应该用来多陪陪我才是。”

明诚毫无杀伤力地横了他一眼:“难道我现在不是已经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来陪你了吗?”

“第一,你加班太多,业余时间实在太有限;第二,我觉得全家人在一块的时间不能算在陪我的范畴内......所以,实事求是地说,你的确陪得还很不够。”

明诚闻言不由得默默做了个自我检讨——唔,跟眼前这人比耍赖功夫,自己的确是太自不量力了!

 

31.

这个中秋家里人有些少,主要是因为明台打着庆祝自己首个结婚纪念日的旗号,死乞白赖地攒了个超长假期(老板是最疼爱自己的姐姐休起假来就是这么任性,哇咔咔!),带着娇妻去欧洲自驾游了。

桌边少了最会讨人欢心的小少爷,家里的聚会气氛总感觉差那么几分火候,所以九点刚过,赏月赏得有些兴趣寥寥的姐姐便以后院夜凉过于袭人的理由起身回屋了。

姐姐进屋半分钟后,“我们也回去休息吧!”明楼忽然开口提议。

明诚有些惊讶地又看了一眼手表:“这么早?”

明楼点点头:“我看你也累坏了。”

“嗯 ?”

明楼轻轻叹了口气:“你这趟差出得人憔悴了不少,吃饭时大姐念叨你我不好开口帮腔,但你的气色看起来真是糟透了......大姐说得没错,你这种拼命法就是在对自己的身体加速折旧。唉!工作努力可以,但不能以透支健康为代价啊!”

听到这话,明诚只能若无其事地抿嘴笑笑,他当然不能告诉对方自己其实压根就没出过差。之所以撒谎,是因为这段时间他们不能碰面,否则自己抽骨髓的事极有可能会被发现。

“每次一说你就只会笑!”明楼微微蹙起眉头,终究还是舍不得说重话,只得又叹了口气道:“走吧!我们也回屋里去,你得好好睡一觉才行。”

明诚依言起身,走了两步后低低笑道:“如果大姐回房间睡下了,我洗完澡下来找你。”

明楼原本板着的脸一下子被哄得开了朵小花:“真的?好,那我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上楼给大姐唱催眠曲。”

 

进屋一瞧,家里整个一楼空无一人,大姐应该是在自己房间歇着了。洗完澡,信守承诺的人果然换了双软底拖鞋悄无声息地下了楼。

进房后见明楼还没洗完澡,明诚毫不犹豫地钻进了被子里等人——天气虽还未彻底变凉,但这段时间他的抵抗力很差,为免感冒,还是遵医嘱多注意些比较好。

明楼说得没错,他实在是太累(虚弱)了,所以躺下后几乎是一沾到枕头就睡着了。

当浴室里的人终于洗完澡出来,还没走到床边就发现自己床上已经多了个人。见被子里的人一动不动,明楼便知他已睡着,赶紧放轻了手脚,尽可能无声地迅速收拾好自己也上了床。

不料他才躺下,枕边那人就睁开了眼。

“吵醒你了?”明楼饱含歉意地看着他,又低声哄道:“没事,你继续睡吧!”

明诚摇摇头,凑过来塞给他一个轻浅的吻:“我就是不小心打了个盹而已。”

明楼笑着侧身搂住他,可语气里却带了几分埋怨:“这么点时间都能睡着,最近是加了多少班?你再这么屡教不改,我可要学大姐了!”

话未落音,他已感到明诚的手正不安分地伸进自己的衣服里,此时此地,这本是件水到渠成无可厚非的事。但明楼一看到对方那纸一般苍白的脸色,又不由自主地按住了已摸到自己腰际的那只手,叹息着劝道:“你都累成这样了,还是先休息吧!”

明诚听话地没有再往下深入自己的手,却冲他眨眨眼:“哦,那......要不你来?”

听到这个建议,明楼整个人都僵住了,噩梦般的回忆再度袭来,恐惧夹杂着紧张,他只觉手脚一片冰凉,甚至连眼珠都动不了了,只能直愣愣看着眼前人。

明诚以为他是惊讶过度呆住了,愈发觉得好笑:“唔,这样我就能偷懒了,相当不错的主意吧?”

总算恢复行动能力的明楼一把抱住了他,抖着声音拒绝:“不行!”

“为什么?”

明楼的手掌用力又松开,好一会儿才沉声道:“因为区别不大,我说了,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本就是调笑成分居多的明诚依言放弃了游说,笑道:“那好吧!明天再说,你可别错过机会呀!”

我希望你永远也不要再提这个建议——明楼在心底暗道,面上却只能点点头。

为了更彻底地远离这个令自己深感无地自容的话题方向,他又强自镇定地提了个靠谱的新提议:“你也该放松放松了,找时间我们一块出去休个假吧?”

“好啊!你想去哪?”

“巴黎怎么样?”

明诚有些为难地抿抿嘴:“我的护照已经上交了,出国需要提前申请,如果是因私,这两年很可能不会批。”

明楼深感吃惊地看着他:“你究竟是做了个什么工作?之前不是告诉我你在一个研究所里做研究员吗?什么研究所居然会管得这么死?”明楼知道现在的机关单位和国企都要求达到一定级别的管理层必须上交护照限制出境,但明诚的工作单位应该不属于这个范畴,更何况即使是,以他的资历也应达不到被这样严格限制的标准吧?

明诚笑着挑挑眉:“就是那个工作呀!只是现在所里有涉密项目,我们实验室算是项目核心,所以全员都被限制了。”

明楼眉头紧蹙地啧声道:“大姐说的没错,你这工作实在是......有没有考虑过换一个?你的专业去企业做研发也是很有前途的,工资不说,至少不会这么辛苦啊!你现在熬成这个样子,家里谁见了不心疼?”

“换不了了,我签的是卖身契。”明诚嬉皮笑脸地摇摇头。

“胡说!现在哪还有这种东西,连军人都可以自主转业,你要是想换肯定能换!为什么不愿意?”

明诚想了想,发现还真找不出什么好借口来搪塞,只得隐晦地吐了一点实情:“企业里的商业研发针对性太强,急于出成果,限制也多,根本没办法做我自己想做的研究,很多条件它们都满足不了。”

向来善于捕捉隐藏信息的明楼非常敏锐地抓住了关键问题,又问:“这样说来,你现在从事的研究不应该太紧迫才是,每天加那么多班是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尽快出成果好升职加薪啊!”明诚说得一派理所当然:“人人都知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厨师嘛!”

“只是这样?”明楼大有深意地看着他:“明博士,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这一点理由蒙别人可以,用来说服我实在有欠力度啊!”

明诚告饶意味十足地干笑起来,片刻后,见明楼还是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等答案,不得不认命地招供了:“好吧!还有一点——有段时间我对自己很失望,是工作充实了我的生活,人嘛!只有在某些方面有了非我莫属的被需要感觉,才能慢慢找回自信和勇气......忘我投入工作的时候是我最轻松的时候,久而久之就这么习惯成自然了。”

明楼自然很明白他所谓的有段时间究竟是哪段时间,但还是忍不住想要亲耳确认,遂直接问道:“是因为失恋吗?”

明诚怔了怔,又看似满不在乎地挑挑眉:“大概...也可以这么说吧!”

“忘记他吧!”明楼揽过他的脖子,将头按在自己胸口好回避对视,叹息着喃喃劝道:“让你这么难过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人,不值得你这样,还是把他忘了比较明智!”

明诚转过脸低低笑了几声:“其实他人很好,只是遇到了自己迈不过去的槛而已,人人都有钻牛角尖的时候,没什么大不了的。”

沉默良久,明楼才用很轻的声音表示:“我会比他更好的!”

不明所以的明诚又笑了,也不知是哄他开心还是真心夸奖:“嗯!你的确是最好的。”

明楼再说不出话来,只能紧紧搂住了怀里抱着的人,半晌才喃喃道:“只要你愿意,我会一直保持的。”

这下明诚也不吭声了。

明楼清楚这沉默的原因——过去这些日子,每当两人间气氛特别好的时刻明楼总会试探着说几句这样意有所指的暗示,他知道阿诚肯定能听懂,但对方的反应从来都是故作不知,然后他便会识趣地不了了之。

明楼不能不识趣,毕竟过去那么长的时光、那么多的机会都被他自己丧心病狂地挥霍掉了,经过那些事,想让人这么快就从旧日的阴影里走出来的确不太现实。

可是眼下,明楼觉得自己或许可以试着更直白地跟他谈论这个话题。于是主动打破沉默唤道:“阿诚!”声音有些干涩,好在还没有发抖。

“嗯?”

“你有没有想过将来的生活会是什么样?”

明诚会意,眼中飞快闪过一丝黯然,旋即语气轻巧地干笑两声才道:“应该还是跟现在一样吧!反正我这样工作优先的人是完全不适合成家去祸害别人的。”

明楼听明白了他的话中所指,只好苦笑着又把话绕回最初的地方:“工作优先不是不可以,但别忘了你本来就是有家人的,更何况就算是孤家寡人也不能老把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你得好好爱惜自己!”

“嗯!知道了。”

“赶紧睡觉吧!”


评论 ( 48 )
热度 ( 17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