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错觉番外二·昨日重来(十九)

嗯!我找到了写不出来状态下还能实现日更的秘诀——短小!

So easy!(^o^)/

But,亲爱的读者童鞋们,你们真愿意看我这么挤牙膏吗?

 

 

37.

“怎么了?”

明诚疑惑地望着对面正冲自己露出标准有所求微笑的明楼——按说坐在新买来的、号称比原来那个舒服一百倍的沙发里,此刻他应该挺心满意足才对呀!

明楼搓着手,刻意加深了自己眼巴巴的神情表现:“那什么......过两天我就不方便出门了,大姐他们这些天也不在家,你能不能回家陪我?”

费了点功夫才听明白明楼究竟是在要求什么后,明诚不由得怔住了,默然半晌才道:“不是早就说好了吗?发情期你该用抑制剂而不是找我。”

“你不想去?”明楼状似惊讶地张大眼睛,随即态度特别诚恳地跟他讲道理:“我还以为你不会有什么意见,毕竟我们现在已经......我觉得也不差这一次两次的吧!不都是一样的吗?”

明诚几乎是下意识地断然否认:“完全不一样!”说完他顿了顿,斟酌一番后又压低语调解释道:“我不喜欢那种时候跟你在一起,纯粹是为解决问题的感觉会差很多。”

听他这么说,明楼瞬时低头沉默了,良久,他还是逼自己硬起心肠道:“可这次情况特殊,你大概必须勉为其难了。”

“为什么?”

明楼以饱含歉意的目光看着他说:“因为我现在手头已经没有抑制剂了,你以前说过那原料需要特别预定,所以我想这么短的时间内新的肯定来不及做吧?”

其实没必要,但明诚还是在心里飞快地计算了一下应有的余量,问:“怎么会没有了?我记得应该至少还有三次的余量呀!出什么事了吗?”他实在很费解,近期的份是他三个月前才做好拿去的,绝对不可能弄错。

“前天我收拾书桌,不小心把放在里面的药盒摔到地上,里面的玻璃瓶掉出来全摔破了,一支也没剩。”明楼满脸无辜地解释道,虽然情节有些过于巧合,但明诚一下子也看不出他说的究竟是真还是假。

两人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沉默对视了约半分钟,明诚终于无奈地叹了口气:“既然如此,好像我们的确没有别的选择了。”

按最初的打算,顺利得到对方的首肯该算得偿所愿才是,可眼下明楼心里非但没有丝毫胜利的喜悦,反而还涌起阵阵没来由的不安,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隐隐感觉到自己可能无意间下了个非常糟糕的圈套,最后的结果极有可能会事与愿违。除此之外,明诚脸上的复杂神色也让他心焦,所以虽然已不可能再推翻自己之前的说法,他还是情不自禁地开口道:“对不起,我本该小心些才对。”

这回明诚听得很清楚,明楼此番道歉绝对是发自肺腑的,于是他笑了笑,安慰道:“不要紧,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偶尔的突发状况总是难免,好在还有应急的办法......我会尽快准备新的抑制剂,你放心吧!”

明诚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很飘忽,这让明楼愈发不安起来——会不会有什么地方诊断出错了?自己这回是不是开错了下猛药的方子?

可是,事已至此,他已没有办法再退回原处了。


评论 ( 56 )
热度 ( 16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