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AU】关于如何明示钟情(上)

(^o^)/~同志们,我月汉三又活着回来啦!

啥也不说了,先来块小甜饼表示诚意吧!

这文的私设是我把阿诚哥发配到明堂哥家去了,别的貌似就没啥需要特别提示了。

 

1.

“你有过一见钟情的经历吗?”

明台稍显惊讶地看着对面一本正经提问的人,继而翘起唇角露出坏笑:“阿诚哥,看你这春心萌动的样子,该不会是已经有这经历了吧?”

明诚抿嘴一笑,俨然是默认了。

“When、Where、Who?”明台立马双目放光地追问起细节。

然而明诚开口回答的却是关于how的:“今天我去学校找人拿一份约好的材料,无意中撞上个吵架场面,我觉得其中一个人看上去特别有趣、特别......”明诚顿了顿,斟酌片刻,终于选定了一个在旁人听来不大合适,但他自己却觉得异常贴切的形容词,于是响指一搓,他直言道:“特别可爱!”

明诚口中的学校无需特指,热心听众瞬时就明白对方说的是他的母校,也即是明台自己现正在就读的W大。

“是我们学校的?”明台朝对面倾了倾身子,看起来更有八卦的热情了:“那你们认识了没有?哪个专业的?师姐还是师妹?”

明诚一脸莫测地掏出手机点开屏幕,刷刷点划了几下后递过去:“我趁他们不注意,拍了张照片。”

明台兴致勃勃地接过手机,只看了一眼,他便狐疑地抬头:“可这上面只有两个男人啊!”他以为是明诚点错了照片,但这毕竟不是自己的手机,礼貌让他不好意思直接翻人家相册。

明诚神色不变地点点头:“对,就是其中之一。”

听到这话,明台差点连人带手机全跌到地上,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看手机上那两张哪怕是惊鸿一瞥也能立马认出来的熟悉面孔,又看看对面那个认识了快20年的无血缘关系堂哥,好一会儿才满脸惊恐地问道:“阿...阿诚哥,你看上我...我老师了?”

这一刻,原以为自己已算见多识广的明小少爷再度刷新了自己的世界观——好吧!就现在这越来越弯的世道来说,对面这个可算是一起长大的亲戚哥哥喜欢上个男性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不是明台社交圈里的第一个、也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要搞基的。可是,可是,为什么之前一点迹象也看不出来啊?最吓人的是,这世上男人千千万,阿诚哥怎么就看上了自己那个疯子老师呢?出柜就出柜,为mao还要带着青光眼和脑膜炎一起出啊?不对,这出的哪里是柜,阿诚哥他分明是要出黄肠题凑的节奏吧?

正当明台沉浸于自己的脑补和腹诽不可自拔之际,耳边传来明诚幽幽的否定声:“不是,不是你老师。”

明台才刚松了半口气,忽又想起照片上另一个人是谁,顿时只觉有块巨石砸在了自己脑门上,整个人更加不好了。手一软,手机便直直往地上坠去,好在明诚眼疾手快,一把将自己的重要通讯工具从碎屏危机的边缘又捞了回来。

明台两眼发直地看着明诚,发现对方竟是一脸真挚地冲自己微笑,看来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片刻后,明诚还好心地端起桌上的咖啡递给他:“要不喝一口压压惊吧!”

艰难地吞下一大口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的热饮后,明台同学果然能开口了:“阿诚哥,你不是在逗我开心吧?照片上另一个人是我大哥......也是你叫了很多年大哥的那个人,你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你跟我说你对他一见钟情?”

明诚歪头一笑:“好吧!之前是我表述错误,不是一见钟情,是再见、多见、久见钟情,怎么样?”

明台一脸活见久兼日了狗的复杂表情:“我大哥跟王老板吵架的场面我又不是没见过,那完全就是凶神恶煞的化身,你究竟觉得他哪里有趣哪里可爱啊?”说到这,明台又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认真建议:“我觉得你该去看看眼科和脑科了,真的!”

明诚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各花入个眼嘛!我就是觉得他合我眼缘,你不理解我也没办法。”

仿佛听到天空传来阵阵乌鸦叫的明台扶额:“好吧!道理是这样也没错......那你特意把我约来只是想倾诉还是有别的什么说法?”事情已然说到这里,可明台还是有种如坠云里雾里的恍惚感——因为这实在是太**不真实了啊!

“唔,想找个可靠的人说说这件事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我想请你帮忙。”

明台做了个把眼球按回眼眶的夸张动作,皮笑肉不笑地问:“帮什么忙?你不会是想要我帮你泡我大哥吧?”

明诚白他一眼:“胡说,什么叫泡?我可是很认真的!”

“我看你是认真想害我被打断腿吧!”明台低声哀嚎:“回头出事了你一溜烟跑了,我还得靠家里生活......我大哥一定会狠狠修理我的。”

明诚看起来特别诚恳:“放心,出不了事,我又没打算让你做什么坏事,就是想打听一下情况,并问问你的意见。”

“你想打听什么?其实我知道的也不一定比你多啊!大哥以前交过女朋友你知道的,他从没跟哪个男人有过超出普通友谊之外的关系你也是知道的......还有,他现在单身,好像单了很多年......”明台说着说着眼睛不自觉地亮了起来,在八卦和断腿之间摇摆再三,心里的天平终究是越来越倾向于前者了。少顷,他一脸试探地看着明诚:“阿诚哥你想问我什么意见呀?”

明诚微微一笑:“你觉得我有希望吗?”

明台眨巴着眼表态:“就我个人来说,我绝对是乐见其成的,可是吧......”他欲言又止地瞅了一眼明诚,用眼神示意对方自己后面的话不是他想听的。

“不要紧,你直接说自己的感觉就好,我就是需要你的客观意见。”

“好吧!那我就直接说了,我觉得你没什么希望。”

话音一落明台便开始后悔自己的直接了,正想着要不要再夸夸对方的优点,好帮自家大哥发张好人卡并顺便给自己攒点人品什么的,明诚却微笑着点点头:“嗯!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那......”明台不确定地看着他:“你要直接放弃了?”在对方回答之前,他秉承抓紧一切机会为自己攒人品的原则拍着胸脯保证:”阿诚哥你放心,我绝对会为你保守秘密的。”

明诚又笑着摇摇头:“就算明知没有希望,我也想要试着努力一把......你再帮我判断一下——你觉得如果我去表白会惹怒大哥吗?”

明台非常认真地考虑了一番,沉吟道:“如果只是单纯地告诉他你喜欢上他了,没有别的非分之举,我想大哥应该是不会生气的。”

“唔,跟我想的差不多。”明诚对捶双拳笑道:“那就这么定了,谢谢,我先走了!”

明台惊恐地看着一副摩拳擦掌神色站起身的明诚:“你不会是现在就要去告白吧?”

明诚扬眉一笑:“是啊!我怕我睡一觉起来就没勇气了,所以要抓紧时间一鼓作气!”

明台嚯地起身:“好,我陪你去!”

明诚一把将他拦回了沙发里,递去一个心知肚明的微笑:“你就不用冒险亲临现场看戏了,反正不管成与不成我回头都会给你个准信,保证不让你睡不着觉就是!”

望着明诚大步流星出门的背影,明台没好气地撇撇嘴:“切!又过河拆桥,没劲!”

 

2.

-大哥,你今晚在学校住吗?

明楼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发信人,是自家人,便没有多想地照实回道

-在。

-你现在方便吗?我有点事想找你。

-方便,你随时过来都可以。

放下手机,明楼忽然想到——虽然明诚跟明台来过他这几回,但最近一次都是大半年前的事了,这片教工宿舍区的楼房布局有些杂乱,也不知对方还记不记得路?

尽管相处时间不多,可明楼对明诚的印象一直很不错,尤其是每当自家小弟调皮捣蛋时(家丑外扬也得说一句,这样的时候实在是太多了!),明楼就恨不能拿明台去把明诚换回来——想到这,明楼体贴地想再发条信息问对方要不要去大门口接一下,不料门外已传来了敲门声。

打开门看到来人,惊诧的明楼当然忍不住要问一声:“你怎么这么快?”

明诚背着手站在门口,笑容看起来有点发紧:“嗯!我是在楼下给你发的信息。”

明楼侧身一让:“快进来吧!”,又从鞋柜里找出一双拖鞋:“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有点事想跟你说。”

明楼点点头,往沙发走去:“坐下慢慢说吧......喝点什么?酒还是茶?”

“我开车过来的,喝水就好。”

“需要冰的吗?”

“好!”

看来明诚是真渴了,接过水,他一口气就喝下了大半瓶。好在冰水没有浇熄热情,放下瓶子,他眼神闪亮地看着明楼,继续一鼓作气直奔主题:“我来是要告诉你——我想追你!”

明楼愣住了,电光火石间,他使劲回想字典里关于“追”这个字究竟有几种解释,想知道是不是自己第一反应的理解有误。

可他想不出任何堪称合情合理的解释。

见明诚还是目光闪闪地望着自己,明大教授只得不耻下问了:“你说的追是什么意思?”

明诚歪头舔舔自己的嘴唇,笑容愈发僵硬了些:“就是我喜欢你,希望通过努力让你也同样喜欢我的意思。”

明楼眼角很明显地抽了抽:“今天好像不是愚人节吧?”

“嗯!”明诚点点头:“所以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明楼听到最后三个字心念一动:“你该不是跟谁在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的无聊游戏吧?明台那家伙是不是在外面躲着?”

明诚用力摇了摇头,语气极其诚恳:“没有游戏,我是认真的。”

明楼彻底语塞了。

约摸十几秒后,明诚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哥你是不是生气了?”

明楼下意识地摇摇头,又皱眉看他:“你怎么会突然冒出这种想法呢?你该知道,我一直都是把你当弟弟看的,我们不可能会像你希望的那样!”

眼瞅明诚一言不发地垂眸端坐,明楼忍不住又想宽慰一下这个满脸郁闷的告白失败者,于是努力弯出个和蔼可亲的微笑道:“当然啦!能被人喜欢总是件愉快的事,所以我还是要谢谢你的喜欢,只是这件事太荒唐了,不如你先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然后忘掉今晚说过的话,以后我们都不要再提了好吗?”

明诚目不转睛地望着他,一副努力想笑却笑不出来的苦闷表情,让对面的人看了不由自主地心生几分歉疚之意。

可无论心里再觉得抱歉、可怜什么的,也不能答应这种荒谬的请求呀!于是明楼只能转去摸茶几上的烟盒,想借着抽烟暂时逃离眼下的尴尬。

这时明诚开口了:“来之前我就想到你肯定不会答应,但有些事情不试一试是没法彻底放弃的,所以我还是来说了,现在,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就算最后结果还是一样,但只要努力过我将来就不会有遗憾了。”

“什么机会?”明楼怔了怔,情不自禁地将手上的烟盒递过去,明诚果然抽出一支烟来,递打火机的功夫明楼又问:“你该不会是想学那些学生的搞法吧?”一想到那些熊孩子的花样百出,明楼就觉得背脊在阵阵发凉。

明诚会意地笑了笑:“你放心,我肯定不会抱着吉他来你楼下唱歌、点蜡烛,更不可能去黄浦江边打灯光广告......总之,我会小心低调,一定不会把事情闹得让不相干的人都知道!”他深吸一口烟,低下头慢慢吐了一团白雾后又道:“我觉得从前你只是认识我,并不了解我,很可能了解之后会有不同感觉,所以我想请你给我多一些相处的机会,让我展示一下......我保证绝不会无休无止地纠缠下去,会有时限的!”

听到这明显紧张不安的低语,明楼心一软,不由得问他:“时限是多久?”

“不超过三个月!”明诚扬起脸,这回总算挤出了一个微笑,随即又信誓旦旦地补充道:“如果中间你觉得还是太困扰,随时告诉我,我一定终止!”

直到把手上那支烟吸得七七八八,明楼才再度开口:“你打算怎么让我了解你?”

几乎是秒懂他言下之意的明诚立刻眉开眼笑:“周末先一块吃个饭怎么样?”

“具体时间呢?明天就已经可以算是周末了!”

明诚思忖片刻:“如果你没有别的安排,就明天晚上如何?”

已经隐隐预感到自己可能是在挖坑埋自己的明教授一脸认命地点点头:“可以......地方呢?”

“在家自做,你这里或者我那里都可以,你选吧!”明诚笑着冲他眨眨眼:“我手艺真的很不错!”

“那就来这里吧!”明楼想保留一点主场优势。

“好的。”

不知接下来该说什么的两人沉默了几秒,然后明诚蓦地起身:“时间不早了,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明楼答应一声,也站起来准备送他出门,却被对方伸手阻止:“又不是外人,不用送了。”

道理其实很对,但此时此刻“不是外人”这说法听来总有种别样的暧昧,于是两人都怔了怔,尔后明楼猛然想起一个疑问:“这事明台知道吗?”

“他知道我要来,”明诚老实交代,觑着明楼的脸色又加了句:“可是细节他不会知道的。”

霎时间,明楼也不知该好气还是好笑,沉默片刻后他点了一下头:“嗯!那就这样吧!”

 

3.

关上明楼家的大门,明诚总算能有机会擦干自己手心里的汗。掏出手机一看,明台果然已经发来了好几条催问信息。

直到坐进自己车里,明诚才彻底释放雀跃的心情,独自咧嘴笑了好一会儿后他按约定给明台回道

-结果跟你预想的一样。

-啊?哪样啊?

-大哥没生气也没答应。

明台发来一串摸头安慰的表情,又问

-那就这么结束了?以后呢?

-嗯,我想再徒劳地瞎折腾几下,然后估计就没有然后了吧!

几秒钟后明台连续发来了几条语音信息,语气听着特别诚恳:

1、“阿诚哥,我敬你是条汉子,真的!”

2、“我觉得你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骨骼最清奇、眼光最独特、胆子最肥大的汉子!”

3、“你放心,就算将来要被大哥打断腿我也一定会帮你的,有需要就说话哈!”

4、“对了,这事我已经告诉曼丽了,你要谅解我呀!这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让我憋住不说真的做不到啊!不过她口风很紧的,除了我,她绝不会再跟别人议论这件事的啦!”

 

听完这一堆,明诚按下点火钮,口吻淡定地回道:“嗯!事情就到我们四个这里为止了,不要再扩散,否则你懂的......我先开车了,回头再聊!”


评论 ( 56 )
热度 ( 19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