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AU】关于如何明示钟情(中·一)

看来有关健康的flag真是不能立啊,刚说自己活着回来了,立马就病成了一条死狗,好在这回来得快去得也快,痛苦了两天就好了,幸甚幸甚。

按原计划,追求戏码应该一章完结的,但还是话痨得刹不住,不得不分两章了。不过这样也不错,因为我可以有一个“中二”题序,想想觉得蛮有趣的,嗯,就这么标吧!


4.

明楼坐在餐桌前,不算太惊讶地看着桌上那几道熟悉的菜,笑道:“可以啊!准备工作做得不错嘛!”

他口中说的准备工作自然不是指的买菜备料那些,而是明诚对自己口味偏好信息的精准掌握。

明诚会意地莞尔一笑:“尝尝味道吧!”

明楼先夹了一块离自己最近的红烧肋排,细细品尝后他很真心地夸奖:“味道很好,简直像我家里做的。”

明诚笑吟吟地点点头:“嗯!你的鉴别力也很好,这还真就是跟你家里学来的。”

听到这大有深意的解释,明楼极短暂地愣了愣神,然后机警地没有就此话题再深入下去,转而尝起了那道鲜嫩水灵的清炒鸡毛菜,依套路继续夸:“这菜买得不错,很新鲜,火候也是刚刚好!”

等明楼将桌上那几道他素日爱吃的菜轮番试过夸完,明诚眉开眼笑地向他建议:“我本来还想做熏鱼的,但那菜的准备时间比较长,你这里不方便,要不下次去我那吃?”

明楼迟疑片刻,最后也不知是不忍心拒绝还是无力抵御美食的诱惑,终于点下了头:“好啊!下次有机会去你那吃......不过你工作应该挺忙的吧?所以不用特意辛苦准备,有时间还是要多注意休息,你看你一直都瘦得让人担心!”

“最近是淡季,没什么事。”明诚说得有理有据:“再说做菜也是一件可以放松身心的事,我就当是劳逸结合了,没什么辛苦的。”

乍听到这种说法,不知情的人恐怕会以为明诚从事的是哪个受季节影响特别明显的服务行业,然而其实他是个记者,还是真正持证上岗的那种。对此,明楼印象最深刻的是某次自家小弟曾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过他:“阿诚哥你真的是个记者吗?为什么我从没在任何媒体上找到你的任何一篇报道啊?”当时明诚解释得云淡风轻又头头是道:“有证的当然是真记者,你没看到,要么是因为看得太少,要么是因为级别不够......总之,今后加强学习就对了!”

按说记者这个职业不应该有特别明显的淡旺季之分才是啊,思及此明楼也不禁有些好奇起来:“说来真是很不好意思,我好像从来都不知道你究竟是哪个单位的记者,做这行不应该一年四季都挺忙的吗?还是你跟的条线比较特殊?”

明诚抿嘴一笑,看上去他才真有几分不好意思:“我是每日通讯的打杂人员,没有固定跟的条线,一般是哪条线缺人就去哪条线上凑数,最近社里人员充足,所以我也就闲了。”

不固定即代表不稳定,某种意义上也就是不受重视的表现,年轻人在这个阶段多是不情愿承认自己分量不足的,眼瞅着明诚已经实话实说到这个程度,明楼便体贴地不再追问细节,笑着点点头:“不固定有不固定的好处,多接触不同的事物才有利于建立更多维的视角,毕竟深度也是需要一定量的广度来支撑的嘛!”

明诚一脸受教地点着头,但看起来似乎相当不愿再多谈自己的工作,寻着机会便换了个话题问道:“怎么样?这顿饭吃得还满意吗?”

明楼的回答自然是肯定的。

“那我下周是不是还可以再约你呢?”

“吃饭?”

“除了吃饭,别的能约吗?”

“那得看那别的具体是什么了。”

明诚不假思索地举出几个例子:“比如逛街、看电影、参观博物馆或者打打球什么的。”

明楼好像松了一口气的模样笑道:“除了逛街,其他的都可以接受......打球是打什么球呢?”

“羽毛球怎么样?”

“没问题。”

明诚咧嘴一笑,露出的每一颗牙齿都在显示愉快:“那咱们就去学校的球馆好了,你想约哪天?我提前预定场地。”

“还是我去定吧!学校里我比你方便,周四晚上你有空吗?”

明诚笑得更愉快了:“有,那就这么说定啦!”

 

5.

学校里的羽毛球馆好像无论什么时间来都没见过人寥寥无几的场面,10个整齐排列的球场几乎总是满员的,哪怕是考试期间的非周末日子也不例外。好在两人约定的早,明楼上周就用学校后勤系统预定下了球场,不然若是临时起意来这里找场地,肯定是要败兴而归的。

一个小时的挥汗如雨下来,明诚边收拾球包边问明楼:“要不要去吃点什么?”

“好啊!”

明诚抬腕看表:“这个时间差不多都开始吃宵夜了,你想吃吗?烧烤或者小龙虾?”

明楼摇摇头:“那些东西吃了烧胃影响睡眠,还是清淡点好,东门外有家海鲜粥还不错,要不要试试?”

明诚焉有拒绝之理,然后他有点习惯成自然地问:“要不要叫上明台一块去?”

此话一出,明楼瞬间听愣,然后明诚也愣了——虽然他知道对方还完全没有接受自己的打算,可这名义上的约会毕竟也还是约会,怎么会突然脑子进水地想要邀请别人加入呢?

明楼很快就若无其事地笑起来:“我没问题啊!不过现在是考试周,那家伙应该是在临时抱佛脚,就算在学校里吃也没空。当然,你可以打个电话叫叫看,也许赶上饿点他愿意来也不一定。”

明诚几乎不做多想:“还是算了吧!让他专心复习,别回头考砸了还要赖我们。”

 

等粥上的空档里,明诚状似无意地问道:“马上就要放暑假了吧?你有什么安排吗?”

“八月中旬要去北京开个研讨会,别的暂时还不知道。”

明诚呵呵笑了两声,进一步明确:“我问的不是工作安排。”

明楼也笑着冲他挑挑眉:“工作之外的事我很少安排......所以,应该可以算是暑假没安排。”

“要不要出去走走?”

明楼看起来没打算一口拒绝:“我们俩?去哪里?”

“你喜欢九寨的风景吗?”

明楼下意识地皱皱眉:“九寨沟?风景的确不错,可暑假那边是旅游旺季,去了要数人头的。”

明诚轻敲手边的茶杯,笑容显得胸有成竹:“不是九寨沟,我知道你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转悠,所以选了阿坝另一个还没怎么进行旅游开发的地方,保证可以让你清清静静度个假......那边风景不比九寨差,就是服务会有些欠专业。”

明楼有了些兴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呆多久?”

“我随时都可以,看你方便了,时间长一点短一点都没问题的。”

“好,等回头我确认一下后面的工作安排,过两天给你准信。”

 

三天后明楼的准信到了:“七月中到八月中之间都可以,时间连续不要超过半个月就好。”他在电话里这样告诉明诚。

“好,那我马上去安排,待会儿把你的身份证号发给我,我去订机票。”

“怎么?你这是打算要请客吗?”明楼虽然在笑,话还是说得颇有些兄长式的语重心长:“你才工作没几年,平时开销也不小,我们是自家人,不用整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明楼知道明诚家里不缺钱,但以他对这个年轻人的了解,从小就要强的明诚毕业后大概率是不会愿意朝家里伸手的。再说记者这个职业吧,虽然是有不少外快可捞,但像对方这种入行没几年的新人,究竟能到手多少还是很值得商榷的。因此不管从哪层关系上考虑,明楼都不愿让明诚做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事。

只听电话那头传来明诚的低笑声,少顷,他笑着答应:“好,那我就先垫着,回头整理出一个总账单直接找你AA。”

“一言为定”

 

6.

七月底,他们从上海飞到了成都,按明诚的安排,后面的路程,两人将自驾过去。

在成都修整的这一晚,明诚轻车熟路地领着明楼到一条名为奎星楼街的地方吃饭。就人气而言,他们吃的那家店可算是整条街上生意最平淡的,明楼从窗口望出去,看到斜对面有一家像大排档一样的店生意特别火爆,店里吃得热火朝天的那一拨自不待言,就连路边一大堆眼巴巴等位的男女老少人数都比旁的店抢眼不少。

明诚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笑道:“那家店很有名,我上次来这边时朋友带我去吃过,实在太辣了,我估计你受不了。考虑到明天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在路上,要是肠胃不舒服可就有大麻烦了,不过回程我们也要在成都呆一晚的,你要是有兴趣,我们可以去试试。”

明楼看着那矮桌和板凳,答应得有些底气不足:“好啊!”

 

“这里离传说中的宽窄巷子很近,要不要走过去看看?”酒足饭饱后,明诚兴致勃勃地提出新建议。

其实饭店里的空调开得很足,晚饭的菜也不算特别辣,但明楼还是吃得面色泛红,所以尽管很不爱去热门景区凑热闹数人头,自感需要多走几步消食的他还是擦着额角的汗珠答应了。

 

明诚说的没错,两地相隔实在很近,才刚走了两个路口,在严格意义上离真正的宽窄巷子还有一段距离地方明楼就已经看到了乌央乌央的人潮。这样高密度的人口聚集场面让他禁不住有些头皮发麻。

仿佛看出他心中所想的明诚笑了:“要不要换个地方?再往前走两条街人就少了,沿着河边走也凉快,走累了随时可以打车回酒店。”

明楼求之不得地答应了。

 

“地图上这里叫锦江,许多成都人习惯叫它府南河,”明诚指着身边的潺潺流水像个尽职导游般介绍起来:“它曾经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臭水沟,现在治理得差不多了。”

“你好像对成都很熟啊!经常来吗?”

“嗯!因为前女友是成都人嘛!”

“真的?”明楼颇感意外地看着他:“什么时候?怎么好像从没听你提起过女朋友的事。”

明诚别过脸,抖着肩膀笑起来,明楼方知自己是被骗了,笑着指指他:“信口开河不像话!”

明诚忍住笑转回脸去看明楼,问得一点也不认真:“如果是真的你会吃醋吗?”

明楼沉默三秒,继而笑着冲他挑挑眉:“实在抱歉,我刚刚努力了,可还是一点酸意也找不到。”

明诚毫不在意地耸耸肩,接着道:“成都我一共来过四次,旅游一次,出差三次,由于记性好,所以城中心这些路线我都记得......这么著名的旅游地你从前没来过吗?”

“唔,我只去青城山开过一次会,成都市里还真没怎么来过。”

“那要不要早两天回来,让你好好在市里逛逛?”

“都行,我听你安排。”


评论 ( 43 )
热度 ( 1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