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AU】关于如何明示钟情(中·二)

必须声明的是,我只是在写自娱自乐的同人故事,因此恳求各位童鞋千万表做索隐派追问我当年到底发生了啥事哈!反正不管是啥事都与故事本身关系不大,两人聊完就算,不用深究。嗯!lo胆子小,不愿被请去喝茶,更怕被查水表,(^_-)

 

7.

天气预报很准确,第二天从成都到目的地的天气都是晴朗一片。工作日,路上车不多,加之明诚租来的那辆陆地巡洋舰车况又不错,所以,他基本是顶着高速公路的上限一路狂奔了200多公里才进入第一个休息区。

草草吃过一顿午饭,两人又躲在房檐阴凉处各自抽完了一根烟,明楼说:“下面换我来开吧,你一个人从头开到尾太辛苦了。”

明诚点点头:“好啊!开到下高速再换我,后面小路你不熟。”

在欧洲没少开无上限高速的明大教授对之前的飞奔倒是没什么意见,只是为了保证司机的专注,这一路上两人基本没怎么说话。现在到了休息区,明楼忍不住问起了导航上那个他几乎是从没听说过的目的地:“那边是藏区?”

明诚歪歪头:“理论上是,但现在都是杂居的多。”

“语言呢?”

“说得不太利索,但听懂普通话完全没问题。”

明楼点点头,将喝空了的矿泉水瓶扔进垃圾桶里,伸手问明诚拿钥匙:“好了,我们该继续上路啦!”

 

目的地在一个不好说是村子还是镇子的地方,人多的某条街上还能看到有不少小楼挂着写有“住宿”大字的招牌,驶过那条街,他们便进入了名副其实的山道,几乎每隔一两里路才能在路旁看到一户人家。大约经过五、六户人家后,明诚把车停了下来,转头冲明楼一笑:“到了。”

明楼定睛一看,发现眼前的院子不但大门紧闭,而且门上还有一把特别粗大的老式挂锁,不禁满面狐疑地看向明诚:“里面没人?”

明诚点点头,边开门下车边解释:“我有钥匙,待会儿我去开门,你直接把车开进院子。”说完他便从后座包里翻出一串钥匙跑去开锁。

等明楼再度停好车下来,他特别惊奇地在那幢三层小楼和明诚脸上来回扫了好几圈:“你可别告诉我这房子是你在这的度假别墅?”

明诚忍俊不禁地摆摆手:“哪能啊!这是我在这里一个朋友的家,正赶上他们全家去国外旅游,时间刚刚好,我就把房子借来白吃白住了。”说着他又晃晃手中的钥匙串:“他们是从上海转的机,顺便也在那玩了几天,钥匙是走之前直接交给我的。”

“行啊!交游广阔,朋友都交到这来了,能随便借房子的肯定不是泛泛之交吧?”

明诚绕到车后一边开后备箱拿行李一边道:“工作时认识的,这些年互相帮忙帮的多了也就成哥们了。”

明楼想起之前明诚忽悠自己过来时说的话,忍不住笑了:“你之前说这里只是服务欠专业,现在看来应该是完全没服务可言才对!”

听到这纯属玩笑的抱怨,明诚立马站直并从上到下地比划了一下自己:“司机、厨子兼跑堂我全包了,这位客官有什么需要请随便吩咐,我保证全都能办得妥妥的。”最后他还向明楼强调:“服务人员多了难免会很吵,我一个人刚刚好,在你不需要的时候,我绝对可以像个机器人一样安安静静。”

“我看啊还是自力更生最靠得住!”明楼笑着拿过自己那只旅行箱,一路往门里走去。

屋内的陈设与山外面普通农户的差别并不大,虽然看着只是些结实耐用的老式家具,电器之类的也很普通,但与常人印象里的西部吃草地区生活水准一比,还是让人有大吃一惊之感。明楼一圈打量下来,颇多感慨:“真想不到,现在西部山区已经有这样的条件了......你刚说他们全家都出国旅游了?想必收入也很不错吧?”

厨房里,明诚正在逐层检查冰箱,“这几年是改善了不少,但也不是人人都有这条件的,光靠在山里务农肯定没有那么高的收入,他们家在外面有生意......每年一到十月入冬,就全都搬去成都住了,直到春天才回来......晚饭去镇上吃吧?顺便看有没有菜可买,冰箱里只有肉。”

“好!”

 

二楼有三间卧室,两人各挑了一间进去安置。床上的铺盖皆由明诚一个人张罗完成,明楼本想搭把手,却被拒绝了:“不用,说好这些事我全包了的嘛!”

“说好了吗?我怎么记得我说的是自力更生呢?”

“唔,回头有的是你自力更生的时候,现在还是我来吧!”

说话间,明诚果然已把事情都干得七七八八了,完全无从插手的明楼不由得失笑:“难怪明台一直都说你是万能的,什么都会,今日一见,还真是名不虚传啊!”话说到这,明楼陡然想到,大概是由于年龄和身世相近的缘故,明诚跟明台的关系一直相当不错,两人虽不是日日长在同一屋檐下,但大部分课余时间都是共同度过的,而自己从前只在他们尚需要人看管的时期充当过一阵临时监护人,尽管也有过带他们运动、出游等活动,可交集实在不算多,尤其是当他们先后进入具有完全自主权利的大学时期,自己与明诚的交流基本就只存在于逢年过节的亲友互访中了,究竟这孩子为什么会突然对自己生出那般莫名其妙的心思呢?明楼实在费解,可惜眼下并不是个适合求解的时机。

“好了,”明诚将最后套好的枕头放到床头,抬腕看了一眼时间:“你先休息会儿吧!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出去吃饭,待会儿我来叫你。”

明楼点头应着,等明诚出了房间,他和衣躺在床上继续整理自己脑中的思绪——其实答应跟明诚来旅这趟游实属鬼使神差,按说他在明知自己绝不可能答应对方追求的情况下理应要避嫌才是明智之举,但也不知是不是出于多年来对这年轻人的欣赏和信任,使得明楼觉得一味退避并不是最好的拒绝方式——他相信像明诚这样出类拔萃的年轻人是不可能做出什么非分之举的,为免将来尴尬,不如尽量用些轻松愉快的法子来让其自然而然地知难而退更好。

毕竟是舟车劳顿了一天,就这么想着想着,明楼不知不觉真睡了过去。

 

8.

明诚挑的那家小镇饭店,烹饪技术本身谈不上高明,咸辣交加的重口也不是明楼习惯的调味,不过好在就地取料的食材都非常鲜美,所以饶是不太吃辣的明楼也吃了好几碗米饭。

两人吃饱喝足后,明诚直接将厨房里剩余的葱姜蒜和配菜统统都打包买走,末了,他还跟满脸堆笑的老板叽叽咕咕商量了一番,价钱谈妥后,后者跑去库房里拿出了几节竹筒交给他。

明楼一直等到两人上车才开口询问那竹筒是什么。

“是他们自己家酿的竹筒米酒,我喝过一次,味道不错,回头你尝尝看,说不定也会有惊喜的!”

“看来你对这里相当熟悉啊!经常来度假吗?”

明诚抿紧嘴唇,一派专注地将车驶过眼前一道陡弯才开口:“这是我第三次来,前两次是出差。”

明楼有些好奇:“这山沟里能有什么新闻值得你大老远从上海赶来?”

明诚的神情不由自主地凝重起来,斟酌片刻后道:“前几年闹事的时候这里出过大事,我被派过来采访,足足在这蹲了两个月。”

这话说得实在过于语焉不详,明楼楞了一愣,方才想到明诚指的可能是什么事,顿时脸上的笑也敛去了,轻声叹息道:“呆这么久,看来事情不小啊!”

“是啊!事发突然,之前谁也没想到会闹得那么大,所以损失惨重。”明诚也叹了口气。

“不过今天看镇上的人生活还算安宁,应该已经都过去了吧?”

明诚唇角露出一个极浅淡的微笑:“不管多大的事,处理完了也就完了,天既然没有塌,后面的日子就要扳回正轨照常过下去,除了职责所在必须保持警戒的,普通人谁愿意天天记着那些事过日子呢?”

明楼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车里的沉寂没保持多久,明诚很快便若无其事地笑道:“我看你吃辣还是很辛苦,不过这边你让店里少放辣椒厨师会不知道该怎么做菜的,所以接下来还是我做吧!”

“顿顿做太辛苦了!”

明诚转头冲他挑挑眉:“不要紧,我会偷工减料的,只要不是顿顿做大餐就不用费多少功夫,前提是客官不要投诉就行。”

明楼也笑:“投诉的前提是得有地方受理,我在这可完全是求告无门的状态啊!”

明诚立刻摆出副老电影里的典型恶霸嘴脸淫笑:“唔,说的也是,看来我不尽情为所欲为一番都对不起这块地方呀!”

明楼佯作惊慌地敲敲窗户警告道:“喂喂!这位记者同志,你要记住山区可不是法外之地,任性妄为还是会受到惩罚的。”

 

谈笑间,两人回到了宿处。

实在是过于疲劳的一天,轮流洗完澡后他们便各自回房躺下了。

没有人会把玩笑话当真,毫无安全之虞的明楼这一夜睡得甚是安稳,随身带来的闲书连页都没翻便沉沉入眠了。

明诚比他入睡的时间要晚一个多小时,倒不是因着心猿意马之类的情绪,只是因为能带着明楼一同来到这个对他个人而言具有特殊意义的故地重游让他有一种别样的兴奋。即使对方什么都不知道也不要紧,对明诚来说,只要生命里曾有过这么一段与明楼共处的时光就已经足够了。

夜凉如水,可即便是带着山林湿意的凉风阵阵盈满房间也没能稍稍冷却明诚心头的炽热。

可以想见,这一夜,甚至其后的好几夜,他的睡眠质量应该都不会有明楼那样好了。


评论 ( 26 )
热度 ( 16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