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AU】关于如何明示钟情(下·二)

13.

明台看着对面沙发上的大哥,没来由地打了个冷颤。虽然是个男生,可他的直觉向来也是很灵验的,所以即使对面的人此刻明明是一副和颜悦色的表情,明台还是预感自己要摊上事儿了。

言多必失,为免误触雷区,机智的明同学打定主意不做先开口的那个,只是咧着嘴,一脸无辜地笑看自家大哥。

不知有没有察觉小弟心思的明大教授抿嘴一笑,云淡风轻地夸了句:“听说你这回考得不错啊!有一门居然还考了第一名。”

明台本想谦虚地说这是老师对自己的印象分高的缘故,可临出口之际,他蓦地想起自己高分课程的老师正是对面大哥的死对头,于是赶紧住了嘴,强行憨态可掬地嘿嘿干笑几声,依然没说话。

明楼脸上的笑意愈发意味深长了:“难得啊!你居然没有趁机讨奖励?”

明台尚来不及后悔自己错失的良机,大哥已将话锋一转:“我怎么感觉跟我谈话你很不情愿呢?”

果然来了!

已经背脊发凉的明台还是笑嘻嘻地装傻充愣:“哪有?我怎么可能会不情愿呢?”

明楼挑挑眉:“那好,咱们今天就好好聊聊吧!”

“啊——好!”明台眨眨眼,显出很诚恳的样子:“聊什么呢?”

明楼靠回沙发背,似笑非笑地看了看他才道:“什么最令你紧张咱们就聊什么。”

“紧张?我没什么可紧张的啊!”心里不停擂鼓的明台先是夸张地瞪大眼睛,显出听不懂的样子,然后故意模糊话题:“我有女朋友这件事已经跟大姐交代过了呀!当时大哥你也在场的......这不算早恋,我早就已经到了可以自由恋爱的年纪了吧?”

明楼露出些许嘲弄的微笑,也不戳穿弟弟这点小伎俩,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那要这么说,你应该可以毫不紧张、理直气壮地跟我聊聊阿诚的事了?”

明台一惊,小心地覷了觑大哥的脸色,凭着多年了解,他刹那间便有了决断,随即机灵地将那句“阿诚哥有什么事啊”给吞了下去,不再装傻充楞,甚至还索性破罐子破摔地歪头一笑:“可以呀!阿诚哥的事我知道很多的,什么星座血型、兴趣爱好......”顿了顿,明台又相当有种地补充了一项:“甚至过往情史都可以详细介绍哦!”

明楼神情不变地接着问:“既然如此,你就先跟我说说他究竟为什么会突然想要来打我的主意?”

明台惊讶于大哥的直白,怔了怔才反问:“阿诚哥他没告诉你吗?”

明楼冷笑:“你认为我是那种喜欢翻来覆去问车轱辘话的人吗?”

明台摸摸后脑勺,觉得告诉明楼应该不能算是违反承诺的泄密行为,于是很快便将当初明诚告诉自己的所谓一见钟情的事由一五一十全说了出来。

明楼听完,默不作声地想了一会儿又问:“你觉得事情真是这样?”

“啊?”这下明台是真听不懂了:“阿诚哥那时就是这么跟我说的呀!如果他不愿意告诉我不说就行了,反正我当时什么也没察觉,他有必要编故事骗我吗?”

明楼又想了想,换个方向问道:“你后来给他提供了哪些情报?”

明台立刻摇摇头:“没有,什么情报也没提供,他本来就认识你,哪里还需要我的情报呀?”

明楼觉得这话的确有理,但与此同时,这理又让他心中的疑惑更深了。少顷,他再问明台:“他走之前有跟你说过今后什么打算吗?”

明台转着眼珠想了想,然后迟疑地点了一下头:“算是吧!”

“他怎么说?”

“当时是我主动问他是不是打算就这么放弃......你了,他说是,还说死缠烂打太难看,还是趁早接受现实比较好。”说到这,明台小心观察着明楼的脸色,终于壮着胆子问道:“大哥你为什么要问这个?是不是阿诚哥一走你才发现自己其实很舍不得他?”

明楼居然没有否认:“可以说是有一点吧!”他看看明台那已经快憋不住的暧昧笑脸,又道:“但不是你想的那回事,是我心里有些问题想不通。”

“什么问题?”

“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回头等我想明白了再告诉你!”

知道自己被搪塞的明台同学忍不住腹诽:哼!谁知道你是想问题还是想人啊?你这分明就是感情已经开始萌芽的状态,嗯,迟早要掉进那张情网里的。诽到这,明台忽然又想到:如果事情真朝这个方向发展下去,那自己跟曼丽打的赌岂不就要输啦?不过即便如此,这也还是件好事呀!浮想联翩的人最后下了个结论:阿诚哥果然魅力十足,连这么难搞的大哥都能掰到手,曼丽小仙女的直觉还是比我的准呀!

“你傻乐什么呢?”明楼冷不丁的问话打断了明台的遐想。

深知要是真把脑中想法老实交代了一定会被当场打断腿的人赶紧避祸:“嘿嘿,没什么,大哥你要是不愿意跟我讨论那些问题,那我就先出去了?”

明楼点点头,忽然又想起一桩要紧事:“等一下......刚刚的谈话要怎么处理不用我教你了吧?”

明台立即做了个把嘴巴拉上的动作表示自己很明白这是一场密级相当高的谈话。

 

14.

独自坐在书桌前的明楼无意识地摩挲着手里那只木鸽,这些天始终挥之不去的疑惑此刻正占据着他全部的思维。

明楼觉得明诚跟明台说的不是实情,虽然不明白他为何要撒谎,但那绝对不是真正的理由。且不说明台后面并没有为他提供多少关于自己的情报,就算明台告诉了他什么,许多事也是没办法在短时间内一蹴而就的。比如说完全符合自己口味的烹调技术。

如果两人口味的相似只是一种巧合,那他言谈间流露出的对自己的种种熟识又该怎么解释呢?那些绝不是靠巧合或者临时抱佛脚就能办到的!

明楼几乎可以肯定,明诚一定花了相当的功夫和时间来研究自己。

所以,这与他所谓的由于撞见吵架场面而一见钟情的说法是矛盾的。循着这条思路往下推,明楼觉得明诚其后的当天上门表白应该也是精心准备过的,他知道怎么说才能让自己无法拒绝。明楼仔细回忆当时的场景细节,越想越觉得明诚绝不可能是脑子一热心一横就跑来表白了,他说的每一句话、露出的每一个表情都是有作用的,一步步铺垫造势,最终使自己不得不违背初衷允许了他有限期的追求行动。

可如果是这样,明楼就更加想不通明诚后来的决定了——既然动心可能是在很久以前就开始的事,那么所谓来得快去得也快的放弃理由就完全站不住脚了——当时在电话里自己其实已经把态度表示得很明白了,他为何还要那么坚定地拒绝呢?仅仅是因为无法忍受长距离恋爱的副作用?明楼觉得以自己对明诚的了解,他不应该是这种感情观的人才对!

无论怎么思考,这中间都缺了至关重要的一环——明诚真正的追求目的究竟是什么?这问题看似无稽——难道所有追求的目的不都是为了两人最终能在一起吗?但明楼觉得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对方知难而退放弃得太快,不仅不合常理,也不太符合他骨子里那种坚韧不拔的个性!

这个问题,没有明诚的解释,明楼无法得出一个合情合理的答案。

但另外一个问题,明楼倒是完全靠自己就想明白了——原来一直以来,自己并不是真的那么享受孤独,只是从没遇上契合到能令自己觉得有人陪伴是件很幸福的事的那个人而已。

 

现在的明楼,忽然由衷希望手中的鸽子能变成人,变成那个将它雕出来送给自己的人,然后两人一同聊聊天、散散步......或者其他任何交流都好,哪怕有一点黏腻也不要紧!


评论 ( 39 )
热度 ( 16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