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AU】关于如何明示钟情(下·三)

感觉我写了一章自言自语的意识流,唔,看来要减少在睡前听《追忆似水年华》的次数了。不过话说这书的催眠效果真的一级棒,这么多年无出其右,从前翻纸质书的最快记录是一段都没看完我就睡着了,(*^▽^*)

 

15.

悟出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样生活的明教授迅速陷入了另一个常见的两难选择中——追还是不追?

虽说个人感情无关仁义大节,但这回攻守之势的确已经异位了。

原因显而易见——因为上回明诚在电话里说的最终意见,明楼眼下的选择已经由是否接受对方的追求变成了是否应该去追求对方。

结果,没有扔硬币、无需撕花瓣,明教授完全秉着理性严谨的态度靠思辩得出了一个决定——追!毕竟追求快乐是所有生命体共通的属性,在没有侵害到别人正当权益的情况下,他觉得自己不应也不能跟人类的天性过不去。

 

想明白这一切后,明楼迫不及待地开始联系明诚。

毫不意外,原手机号已经打不通了,令明楼意外的是,给对方发的微信居然也犹如石沉大海了。明楼想了一想,确定自己的确已没有别的有效方式能联系上明诚了,于是他不得不向其他有可能联系上明诚的人求助。

他给明台发了条信息

-你有阿诚现在的联系方式吗?

没过多久,明台回给他一个邮箱地址。

明楼一愣,又问

-电话号码这类的没有吗?

很快,明小少爷拨来电话向大哥详细解释:“阿诚哥说他在那边经常要去一些网络不行的地方跑新闻,加上又有时差,联系不可能很及时,留个邮箱就够了......大哥你要想知道电话号码可以发邮件问的呀!”顿了顿,明台又笑嘻嘻地补充:“或者你想给他惊喜,让我帮你先问好再转达?”

明楼不理会他话里有话的揶揄,不动声色地回道:“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问就行!”

 

结果邮件发出去将近72小时明楼才收到回复:/大哥,我的个人电话现在不方便透露,如果您有什么特别需要的话,可以打我们这边通讯社的值班电话,他们会及时转达的。/

明楼怔怔地看着邮件最后的那一串数字,先是有些难以置信明诚居然会用这种回答给自己软钉子碰,然后他渐渐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头——这种小家子气绝不是明诚的作风,就算他现在真的不想再跟自己往那方面发展,也会大大方方地保持联系,毕竟他们又不是那种追求不成就老死不相往来的关系。所以,他说不方便,应该就真的是不方便吧?

然而究竟有什么事会严重到连留个联系电话都不方便的程度呢?

不用费太多功夫,明楼很快就想到了——明诚的工作,一定是这个原因,他的工作内容绝对不像他之前说的那样简单。

想到这里,明楼又觉得更加难以置信了。这种情况他的确曾有所耳闻,但从没想过竟会发生在离自己这么近的人身上。明诚几乎可算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他想不出这个看来斯斯文文的年轻人怎么会选择这条路来走,这事他家里那边知道吗?脑中稍作回忆,明楼立马判定明堂他们对此应该是一无所知的。

明诚一直掩盖得很好,这回如果不是明楼突然转变了心意,很多蛛丝马迹根本就不可能被发现,更别说会有第三人能将它们联系到一起进行推断了。

明楼的发现纯属偶然,他不无自嘲地暗笑——原来自己引以为傲的智商并不是一直都在线的啊!

 

这意外发现相当合理地解释了明楼一直想不明白的那些问题,此时此刻,明楼心里五味杂陈。虽说他现在跟明诚还没有什么特别亲密的关系,但他就是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种与有荣焉的自豪感。另一方面,他也明白了明诚临别时的坚决放弃其实是代表着他短时间内回归普通生活的可能性已经很低很低。

那么自己真要按他说的那样放弃吗?

对于这个问题,明楼几乎不用费什么心力就得到了答案——不可能。

一旦想明白这些弯弯绕绕里的前因后果,豁然开朗的明楼觉得自己比之前更喜欢明诚了。这样近乎完美的年轻人,一万个人里面都未必能找的出一个来,而这么个打着灯笼都难找的青年居然会全心全意地喜欢上自己,并以一种恰到好处的方式费心费神追了自己两个多月。虽然后知后觉不免令人遗憾,但明楼还是觉得自己幸运极了。因此,哪怕两人今后真的没有再进一步的机会,他也不想铲掉心底已然萌生的情感。

 

再度明确自己的态度后,明楼仔细斟酌着用语,给明诚回了一封相当简短的邮件:/好,电话我记下了,有事我会联系的。你独自在外要好好保重身体,加班不要过量。/

轻轻点击“发送”,页面转换的那一瞬,明楼不由自主地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他想,既然眼下不是合适的时机,那么言尽于此也就够了,免得徒增对方的困扰和负担。

 

16.

如此这般,空窗多年后,明教授确定自己终于又恋爱了。

这是一次较之以往任何时候、跟任何人的体验都截然不同的特殊恋爱——由于暂时失去了最合拍的对手戏角色,明楼只能以独角戏的形式继续自己的恋情。

但这不是单恋或者暗恋,明楼很笃定,尽管他什么也没跟对方说,可自己当下正在经历的感情状态绝不是上面那两者中的任何一个。

他觉得自己就是在谈恋爱——虽然一个人的恋爱看起来的确有些孤独,虽然天各一方的恋爱时常会感伤多过愉悦,但由于裹足不前的理由太过充分,这使得前述那些负面因素反倒为这场恋爱增添了某种纯粹性,从而令本就深陷其中的恋爱者愈发难以自拔了。

 

时间慢慢流逝,不知不觉间,明楼增添了许多新的习惯。比如每次回家时他都会在大门口做短暂停留,或者回忆或者遐想,给自己一个很短的纵情时刻,然后若无其事地回家继续扮演一个快乐的单身汉。

除此之外,他还着意培养出了一个新的业余爱好——木雕。如果练习的时间足够久,那么等明诚回来的时候自己应该就能回赠一份拿得出手的礼物了,明楼时不时会这样想,虽然他心里也清楚这无异于是刻意将长时间的分离粉饰出一点正面价值,但从心理健康角度来说,自我安慰也总好过没有慰藉嘛!

 

17.

人们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落实到明教授身上,他不但夜梦没少做,甚至还发生了两次白日见幻影的不可思议事件。

 

第一次发生在巴西。

那是明诚走后的第一个暑假,也就是他们分别近一年后,明楼收到了一份公函,函中邀请他去参加一个以金砖国家未来经济增长方向为主要议题的经济学论坛。本来这段时间明楼手头上的会议日程就有些满,加之他一向不爱去站这种噱头过大的台,因此本想婉拒了事。不料在瞄到会议举办地后他蓦地改变了主意。

接受邀请后明楼给明诚发了封邮件:/你上次给我留的电话是里约的,下个月我要去那开个会,到时一块吃顿饭聊聊如何?/

结果两天后明诚回复的邮件却说自己那时应该不在巴西,所以很抱歉不能赴约云云。

虽说在发邮件前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真收到这样的回复时明楼还是忍不住有些难过。等到他在地球的另一端下飞机时,这种难过很快就变本加厉地演变成了一种类似于伤心的情绪。

然后毫无预警的,他在酒店大堂里看到了明诚的身影,不幸的是,不过恍惚了几秒钟的功夫,那身影就不见了。要不是无法相信一个人能消失得那么快,明楼一定会认为那就是明诚本人。那天稍晚些时候,始终心神不宁的明楼在电脑前敲了一封试探性的邮件,想确认之前看到的究竟是不是明诚,然而踌躇半晌,最终他还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全删掉了。

没办法,谁让他一早就打定主意绝不给需要专注工作的恋爱对象添一点点困扰呢?

幸运的是,这个亦真亦幻的小插曲后来竟起了些出人意料的积极作用——满腹狐疑稍稍冲淡了明教授一直梗在心头的伤感,使得他终于能以一个比较平和的心情熬过其后的整段旅程。

 

第二次发生在北京。

从巴西回来的两个月后,明楼参加了一个由财字头下属单位牵头主办的专题研讨会。最后一天的总结发布会上,在一堆长枪短炮后面,明楼又在人群中看到了明诚的脸。他刚想找个不引人注意的时机起身过去确认,旁边的人忽然给他递了份材料,再转头时,那处地方已经站着另外一个人了。

这之后,明楼暗暗下定决心——假如同样的事再发生第三次,那么无论如何都非要向明诚求证一下不可了。因为假如真是自己得了妄想症,那就得早发现早治疗才行啊!


评论 ( 42 )
热度 ( 16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