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AU】关于如何明示钟情(下·五)

为毛这章还木有完结,我都快要写不动了,o(╥﹏╥)o


20.

与明诚的重逢可称得上是猝不及防。

明楼一直以为,按那家伙之前给家里的说法,他们至少还要再过好几年才能在某个饭桌上相见。所以,第一眼在学校主楼大厅里暼到那个身影时,明楼下意识地认定是自己第三次出现幻觉了。

要命啊!明楼暗想,看来这下子真要去看看精神科才行了。

然后在视线不由自主跟着那可算是魂牵梦萦的身影持续移动到门口时,明楼猛然意识到自己的认知有误,眼前这个绝对不是幻影,而是活生生的人。

由于生怕自己从侧楼梯跑过去追的速度不够快,素来在校园男神榜上以翩翩风度名列前茅的明大教授第一次不顾形象地在公共场合高声叫嚷了起来:“阿诚!”其实他的喊声并没有特别大,只是此刻此地过于安静,所以这一呼显得尤为突兀。不过也幸亏有这份门庭冷落的寂静,才使得这件有损形象的小事没有被传播开来,更省了被八卦的可能性。

当然,在这一声喊出来的前后,当事人压根就没有心思去考虑前述问题,他一心只想着往自己的目标急急靠近,就怕动作一慢,眼前的真又变成假了。

明诚没有凭空消失,他一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便停下脚步转头望去,看清楚声音来源后立即扬起一个无懈可击的微笑迎向明楼:“大哥,真巧啊!”

即使已经面对面,明楼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他仔细端详着明诚,觉得他看起来黑了也瘦了,不过精神头似乎还不错。恍惚几秒后明楼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笑了起来:“是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大概小半个月了吧!”

明楼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把那句“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给咽了下去,低头扫了一眼对方手里拿的文件袋,他又若无其事地笑问:“来办事吗?”

明诚点点头:“对。”

“办好了吗?”

明诚又点点头,然后很明显地看了一眼手表,一般说来这是着急离开的前奏,可他又没有说告辞的话,只是冲明楼笑了笑,眼神有些纠结。

于是明楼抓住机会发出邀请:“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快到下班时间了,一块吃个晚饭怎么样?”

明诚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尽可能自然地笑道:“今天已经约了人,改天吧!”

明楼只得点点头:“那现在的手机号方便留吗?”

明诚咧咧嘴,从兜里掏出手机,没翻通讯录,直接一气呵成地在键盘上按出明楼的手机号拨了出去。看到这一幕,明楼怔住了,眼睛里泛出惊喜的亮光;紧接着明诚也愣了,他避开对方的眼神,笑得有些僵硬,似乎是在为自己刚才的举动感到懊悔,也许还有一点羞赧也未可知。

随后响起的铃声打破了沉默,也给了两人恢复镇静的契机。

就在明楼存下号码的时候,明诚终于主动告别了:“那我就先走了,回头再联系吧!”

“好!”

 

21.

明诚没有撒谎,他晚饭的确是约了人,只是他没有如实交代自己约的那个人其实是明台。

“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明台摇头晃脑地看着他笑:“过年时明堂哥说你还要在那边呆好几年呢,没想到半年多你就回来了。”

“怎么,我回来你不欢迎吗?”

“怎么会,我很惊喜呀!”明台眼珠一转,伸出手来:“我的毕业礼物呢?还有手信!”

明诚抿嘴一笑:“我是去工作,来去匆匆,哪有时间购物?再说现在都是全球化了,什么东西国内买不着,谁出门还费劲带手信这么老土啊?”

明台撇撇嘴:“没诚意就没诚意嘛,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手信被你赖掉算了,但是毕业礼物你可不能赖啊!”

明诚笑得更狡黠了:“你都要继续留在学校读研了,毕哪门子业啊?”

明台狠狠翻了个白眼:“小气鬼,强词夺理!早知道就不帮你了。”

“哦?在下什么时候承蒙明小少爷关照了,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呢?”

明台先是没好气地瞪他一眼,然后又笑了起来:“既然这样,那我就去告诉大哥,说你已经另觅新欢了。”

明诚不置可否地呷了一口茶,没有吭声。

明台皱眉看向他:“不会是被我说中了吧?你真的......那你可太不地道了,我大哥怎么办?”

明诚放下茶杯,定定看着明台,似是没听懂他的话。

瞬间冷静下来的明小少爷不大好意思地冲他笑了笑:“好吧!我这话说得是没道理,当初大哥他就没答应,所以你们其实没什么关系,不能说你是移情别恋始乱终弃什么的......我只是觉得太可惜了,毕竟他现在已经对你有感觉了。”

明诚若有所思地敲了敲杯壁,少顷,他叹了口气:“我没有另觅新欢,但你也不要胡思乱想,大哥......他也许并没有什么的。”

“怎么会?公共邮箱安全不靠谱,所以有些事我没有跟你细说过。但是照片的事我告诉过你的吧!你觉得以大哥的作风,如果他心里没你会收下那张照片吗?他可是从来不做多余事的那种人啊!还有......”接着,小少爷又一笔不落地向对方讲述了自己两年来观察到的那些情况。“怎么样?这些全串在一起应该够有说服力了吧?”

明诚苦笑着点点头,沉默良久才道:“即便如此也还是什么都改变不了。”

“为什么?”

明诚转头看着窗外,半晌,他幽幽说了一句:“因为我们在一起不会有将来。”

“阿诚哥你不是吧!”明台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望着他:“你怎么突然受困于这种问题了?当初你豪情万丈地跑去跟大哥告白,又坚持要追他......我一点也没觉得你有纠结过这种事啊!”

明诚眉头蹙得更紧了:“那是因为我从没想过他会接受我,当初你也是这个意见,还记得吗?事情变成现在这样完全不在我的计划范畴内,我并不想要这个结果。”

见明台还是一脸惊诧地瞪着自己,明诚叹道:“我只是想体验追他的感觉,并不是真的希望追到他......”

明台的神情慢慢由吃惊变成了气愤:“明诚你这种行为叫玩弄他人感情你知道吗?你怎么能这么做?而且还是对自己家里人......你太过分了!”

明诚无奈地点点头,眼神里是真挚的懊悔:“我承认这事主要责任在我,可是......如果当初我知道这件事有成功的可能性,哪怕只有百分之一,我也不会去做的。无论如何,我最不愿意的就是伤害到大哥,所以我一直有注意分寸,走之前我不但确认过他的意思,也明确表示过我已经彻底放弃了......唉!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改变心意,这两年我们一共就通了几封邮件而已,我真的连一点暧昧的意思都没有表达过......我实在不明白......”

明台接受了他的解释,又飞快地想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好吧好吧!已经过去的事再说也没有用了,我们还是把力气花在解决现在的问题上吧!现在最重要的是,你究竟对大哥还有没有感觉?”

明诚垂眸看着自己茶杯,不说话了。

明台等了一会儿,索性自己替他说了:“我觉得有!”

明诚抬眼看他,没有否认。

明台拊掌一笑:“那这就好办了,既然两个人都有感觉,在一起就行啦!”

明诚摇摇头:“不行。”

“为什么?”

“原因我已经说过了,我们在一起不会有将来。”

看起来一脸无语的明台同学还是努力想说服对方:“怎么就不会有将来呢?同性恋在一起又不违法,从古至今这种事多了,公众人物都一大堆呢!以后你们想公开也行,不想公开跟家里交代一声也行。是,家里可能会有点动静,但大哥大姐他们都是讲道理的人,用不了一个月保证就没事了。至于外面那些不相干的人,本来就用不着给他们交代,更也无需在意他们的看法......还有,你觉得什么才叫有将来呢?想结婚可以去国外,想生孩子可以找代孕,根本不存在解决不了的问题嘛!”

明诚听到后面居然咧嘴笑了起来,他摇摇头,满脸被打败的神情:“是是是,我承认你说的这些都很有道理,但对我不适用啊!”

“为什么?”

“因为我担心的根本就不是这些问题呀!”

“那你担心的是什么问题?”

明诚喝干自己杯中的茶水,笑着讨饶:“行啦!感情问题只能靠当事人自己解决,如果有必要,我会跟大哥好好说清楚的。可如果没有到那个地步,我们也不必把话说得太透,毕竟是亲人,有些事点到即止就可以了,不然将来见面多尴尬啊!大哥是聪明人,这两年一直没捅破窗户纸估计也是考虑到了这个原因,我相信他心里已经有决断了,你呢就不要再乱点鸳鸯谱啦!”

明台嘴张了又张,最终也不得不承认明诚的话有道理:“好吧!反正你们俩都比我有阅历会打算,我能想得到的你们肯定也都能想到,本少爷就不在这班门弄斧了。”

明诚笑眯眯地替他斟满茶水:“还是要多谢小少爷关心,毕业礼物请您自选,喜欢什么买什么,在下绝无二话!”


评论 ( 25 )
热度 ( 16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