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AU】关于如何明示钟情(下·六)

55555,为了不让“渣诚”形象在群众脑海中过夜,我居然在例会上摸鱼码字以实现双更,希望表被老板发现,不然失业了拿什么安身立命啊?

 

22.

这天晚上,明台在操场上跑了十圈后还是决定要将之前谈话的内容告诉自己大哥。

诚然,没有谁拜托过他这种做居间工作,但作为这段秘密状态的唯一知情者,他觉得自己有责任去帮着传递一些关键信息。

长痛不如短痛,明台想,如果大哥知道了当初阿诚哥追求的真相和现在的态度,按他一贯的做事风格,应该会干脆利落地断掉这份念想。到时候不管大哥是隐忍不发还是揍阿诚哥一顿出气都好过像从前那样明明心存期待却强装没事要好——在明台看来,他觉得没有什么比无望的煎熬更能折磨人的了。

唔,考虑到这个无辜被撩的受害者还是自家大哥,明台愈发认定自己应当要站在他的角度多多帮忙才对。除此之外,明诚也没要求自己将谈话内容保密啊,那么即使说了也不能算违背承诺什么的,所以,于情于理,自己都得告诉大哥。

想通这道理,明台同学迅速跑离了操场,一路直奔教工生活区而去。

 

23.

明楼静静听完了明台的讲述,许久都没有开口。

明台等了又等,终于忍不住问他:“大哥,你是不是已经气得无话可说了?”顿了顿,明台小心翼翼地觑着他的脸色,接着劝道:“阿诚哥这事的确做得不厚道,我已经帮你狠狠骂过他了......不过他也是一时冲动,谁让你连吵架都那么有魅力,让他无法招架呢!”说到这,明台嘿嘿干笑两声,见大哥只是挑挑眉毛,依然不开口,他只得继续硬着头皮安慰:“好在你从来就没答应过他,算起来损失也不大......嗯,如果你实在生气的话,我可以帮你去揍他一顿出气,以后你就把这事彻底忘了吧?”

听到这话,明楼似笑非笑地瞟他一眼:“你去揍他?确定?你从小到大打架有赢过他吗?”

“呃......”明台摸摸后脑勺,想了想道:“可他已经承认自己有错理亏了,所以打起来一定会手软......而我师出有名,就是代表正义惩罚他,所谓正义必胜嘛!”

明楼不由得失笑:“你少在这拉大旗作虎皮!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你就老老实实管好你自己,不要再拿这件事去找阿诚麻烦!”

明台目瞪口呆,半天回不过神来,良久,终于嗫嚅道:“大哥你是不是气糊涂了?我可是在帮你呀!”

明楼摇摇头,继而露出个相当和蔼的微笑:“嗯!心意我领了,但真的不需要,因为我没生气。”

明台一脸茫然地点点头,这下完全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明楼想了想,又道:“说起来我可能还真有件事需要你帮我。”

“什么事?”明台笑得很谄媚:“只要我能办得到,保证完成任务!”

“很简单,周五帮我把阿诚约到这来,我要跟他谈谈。”

“就这样?你为什么不自己约呢?”

“我约没有你约顺利,”明楼大有深意地笑了笑:“理由随你找,只要人能来、能留下就行。”

“......”

尽管明台万分不解,最终还是领命而去了。

 

24.

“喂,阿诚哥,周五晚上有拜仁对皇马的比赛,我们一起看球吧!”

明诚有些莫名其妙:“看球?为什么找我?我对足球没什么兴趣啊!”

“哎呀呀,你在南美呆了这么久,说自己不喜欢足球不怕被打吗?”

明诚正想反驳对方这完全没有逻辑的说法,又听他在电话里道:“这就是我想要的毕业礼物!”

“......好吧!几点?去哪?”

“球赛凌晨1点开始,我们先一块吃晚饭,然后去大哥家里等着开场。”

明诚这才明白对方是在给自己下套,但又想不通是为什么,明明上次已经说得那么清楚了,他为何又要来这么一出呢?“看球的话不应该找个酒吧吗?去大哥那干嘛?”

“哎呀!酒吧太吵了,还有安全隐患......大哥的珍藏酒可不比酒吧的差,又不用花钱,多好啊!”

明诚沉默片刻,问:“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大哥的意思?”

“我的啊!不过大哥同意了,有什么问题吗?”

明诚没吭声,于是明台又祭出了新的法宝:“哎哎,阿诚哥上回可是你自己说的以后要跟大哥恢复跟从前一样的亲友关系,我这是在帮你,不走出这一步,你们总会有点别扭的,难不成还打算老死不相往来吗?”

明诚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好吧!那就这样吧!”

 

25.

周五这天的明诚实在很没有精神,因为他前天晚上一共才睡了2个小时不到。失眠的原因一方面是有件临时加急的工作要完成,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心情忐忑——他大概猜到了明楼安排的用意,却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

 

明台颇有些心塞地看着同桌吃饭的两个人——大哥表面看起来是一派平静无波的样子,可自打三人碰面以来他除了打招呼就没怎么开口说过话;阿诚哥更惨,沉默寡言不说,脸色还特别难看——于是整个过程里,明台同学都在使尽浑身解数地找话题暖气氛,脸都快笑疼的他觉得自己现在宁可去饭店后厨洗碗也不想再坐在这桌上绞杀脑细胞了。

可惜啊!他没有健康证,压根就不具备去后厨干体力活的资格,于是在静默半分钟后,他不得不继续硬着头皮没话找话:“阿诚哥你知道吗?你们系今年出了个奇人,毕业后没有找任何工作,居然直接回老家养猪去了!”

明诚勉强露出一丝微笑:“是吗?这可真是挺少见的。”

“哈哈哈,少见吧?我觉得你应该去采访一下这个师弟,好好搞清楚他为何会做出这么奇葩的选择,说不定会有轰动效应呢!”

明诚还没回答,明楼居然幽幽地开口了:“有些工作总是要有人去做的!”

心里有“鬼”的明诚闻言一怔,下意识抬眼去看明楼,发现对方也正在看着自己,心虚得赶紧又若无其事地端起茶杯喝水以便挡住眼神的交会。

旁边明台也是一愣,随即夸张地惊叹:“哇塞!大哥你不去播新闻联播真是太可惜啦!这点小事都能被你拔得这么高,到时候新闻标题是不是要起什么‘高材生艰苦奋斗为国养猪’之类的呀!”

此言一出,只听“噗”的一声,明诚把嘴里的茶全给喷了出来。好在这时还没上菜,光光的桌面只要把水擦干就好,而除了肇事者本人的衣服,其他人也没受到波及。塞翁失马,很快,明台便觉得这是一个堪称救苦救难的好意外,因为这之后,桌上的气氛明显缓和不少,大家总算可以正常聊天了。


评论 ( 32 )
热度 ( 16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