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漫长的告白(三)

第二次遇见凌远时,李熏然的处境实在有些狼狈。那天,他饿着肚子盯了一下午的梢。末了,一无所获的编外探子还不得不捂着个造反的胃艰难地独自返家。不料才走出一条街,就为躲避一辆疾驰而过的车而崴了脚。

“Fuck!”他狠狠吐出一个来美国后说得最溜的单词,赶紧就近找了截楼梯坐下修整——可惜人只有两只手,管得了脚就顾不了胃,他只能看哪个疼得多就先按哪个了。

“马洛?”

李熏然抬头一看,只觉面前那个一脸关切看着自己的路人十分眼熟,然而疼痛影响了他的记忆调取功能,他眯眼细看对方好几秒,还是没想起来他是谁。

“我是凌远,还记得吗?”面对他的相见不相识,对方十分大度地再次自我介绍:“前几天我们在酒吧见过的,江州的那个。”

“噢!”李熏然拉长音调应了一声:“是你啊!我想起来了......真巧啊,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你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已经疼得连站立都困难的人没有演技再强装没事,只得苦笑着点点头:“嗯!不小心崴了脚。”

“啊!严重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李熏然赶紧摆摆手:“不用不用,您可千万别叫救护车,拜托!”这边的救护车费用奇高,而这个月我还不想喝西北风呢,他在心里暗暗补充道。

凌远仿佛看出他心中所想,微笑着点点头:“天挺凉的,你这么坐在路边也不是办法,不如去我家坐坐,我帮你看一下好了......对了,我是学医的。”

“你家?”

凌远点点头,指指李熏然身后道:“我就住在这楼上。”

既然这么凑巧的事都发生了,李熏然也不大好意思再推辞:“那就麻烦老乡多多关照了!”

看到李熏然龇牙咧嘴地勉强站立,凌远道:“干脆我背你上去吧!现在也不知你脚是什么情况,别走两步再恶化了。”

这条医生建议相当有理,听话的伤员点头答应一声,正想等凌远弯腰下来好往他背上蹿,谁料下一秒自己已被他整个打横抱起来了。

一辈子没享受过这种待遇的年轻人当场就震惊了。

念及对方应该只是好心,最震惊的几秒过去后,心中已开始万马奔腾的李熏然尽可能不显矫情地给对方讲道理:“我说医生大哥,你这么个背法,不但特别费力气,待会儿进门进电梯什么的应该也挺不方便的吧?”

凌远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处理的确不太科学,于是又讪笑着将人放下:“不好意思啊!我太着急了,考虑不周、考虑不周......”

 

换成二师兄最擅长的姿势后,救护员终于顺利将人一路背回了自己家。

“没什么大碍,不用做特别处理,只休养两天应该就会好了。”检查完毕,凌医生小心地将李熏然的伤脚轻轻放在沙发上,起身道:“你先别动,我去拿个冰袋帮你冰敷一下。”

等他拿着冰袋回来,却发现伤员正双眉紧锁地捂着自己的肚子。这疼痛转移的路径可有点神奇啊,凌远想着,赶紧问道:“怎么了?胃不舒服吗?”

其实李熏然心里万分不愿坦陈自己是饿得胃疼了,但转念一想,既然已经给人家添了这么多麻烦,再多讨点吃的貌似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那个......我忙了一天,一直没空吃饭,所以......”他看着凌远,艰难地启齿讨饭:“你家里有什么吃的能给我垫垫吗?”

凌远忍俊不禁:“有的是,不过饿这么久了最好吃点容易消化的,我给你下碗面条吧?”

“是中国面条吗?”李熏然的眼睛瞬间就被点亮了。

凌远点点头,忍住笑道:“你要想吃意面也有。”

“中国的,绝对优先选中国的!”

“行,那你等我一下,很快就好。”凌远把冰袋给他裹好后便转身去了厨房,没多久,他又端了个杯子过来:“来,先喝点热水暖暖胃吧!”

“谢谢!”

大半杯热水灌下去,胃终于舒服了点,李熏然方有余裕打量自己身处的地方——这是个收拾得很整洁的客厅兼餐厅,他脚正对着的方向有一扇门,估计是卧室,就眼前看得到的线索,他只能推测凌远应该没有合租人,考虑到还有很多看不到的线索,所以凌远究竟有没有同居人就不得而知了。

 

吞下第一口面条的李熏然瞬间露出副非常满足的神情:“真是太好吃了,就冲你这手艺,我也一定要交你这个朋友!”

凌远又乐了:“虽说我做饭的手艺是不错,但一碗连浇头都没有的面条完全不足以表现啊,我看你是饿太久了。”

李熏然一口气又吞下半碗面条才摇摇头道:“一滴水可以反映太阳的光辉,一碗面也足以展现你的厨艺了,真的很好吃,比外面那些半吊子的中餐馆强多啦!”

“被你这么一夸,我感觉自己不找机会给你做顿大餐都不好意思啊!”

“嗯嗯!一言为定啊!”李熏然瞪着眼睛使劲点头,咽下嘴里的面条后又道:“自从我来这就没吃过几顿像样的饭,话说美国人民生活得也太水深火热了,你看他们成天都在吃些什么啊!”

凌远闻言,本想跟他推荐几个自己觉得还不错的中餐馆,出口前忽又想到,也许对方不是不知道而是吃不起呢?于是他转而问道:“你现在是一边打零工一边在等演出机会吗?”

已经把面汤全都喝光了的李熏然一怔,然后很轻地应了一声:“嗯!”

斟酌片刻,凌远忍不住劝道:“亚裔在好莱坞想混出头很难的,许多在国内成名了的来这边都只能当摆设,你可要好好想清楚啊!”

李熏然不以为意:“没事,我会功夫,说不定哪天就碰到好机会成为李小龙第二了呢?”

“其实现在国内的发展机会也很多,你这么好的条件,干嘛非来这挤独木桥呢?”

李熏然眨眨眼,话已经说到这了,再解释说自己之前都是在骗人云云,他实在说不出口,于是只好硬着头皮继续瞎扯:“这里是梦工厂嘛!水平不一样,我要追求高起点!”

凌远抿嘴一笑,终于不再劝说,接过李熏然手里的空碗:“吃饱了吗?还要不要再来点?”

“饱了,谢谢!”

“你今晚就住这吧!”凌远说:“你的脚需要静养,起码今天不要再走动了。”

“这太给你添麻烦了吧!”一想到自己住的那破地方连电梯都没有,李熏然的拒绝便有些底气不足了。

“没什么麻烦的,我去换床单,待会儿你洗个澡就可以休息了。”

“不用不用,我睡沙发就好,已经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还抢你的床也太说不过去了!”

李熏然坚持再三,最终还是被凌远的专业意见说服了:“睡沙发很危险,一不小心会加重你脚上的伤情的!”

 

这之后,李熏然蜷在凌远给铺好的被窝里暗想:“凌远这哥们人真不错,回头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答他......唔,他看上去衣食无忧条件不错,也不知还缺什么可以让自己用来表示感谢的呢?”


评论 ( 43 )
热度 ( 18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