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漫长的告白(五)

为庆祝我家空调修好了,我要吐血双更


----------------------------------

周三晚上是一周中酒吧生意最清淡的时候,凌远逐渐养成了在这天到吧台小酌一杯琴蕾并跟李熏然聊聊天的习惯。

“我哥前两天从国内探亲回来,分给我一些吃的,周六你要不要来我家吃饭?”凌远问。

虽然这段时间常常被邀去凌远家打牙祭,李熏然的眼睛还是瞬间就亮了起来:“真的吗?这么说我能有家乡菜吃了?”

凌远点点头:“分量不多,咱俩吃一顿应该还是够的。”

“太好了,我一定去!”李熏然欣然答应:“对了,你哥也在美国吗?”

“嗯!他住在帕萨迪纳,但我们一年到头能见面的次数也不多,他偶尔来我们学校出差的时候会住我家里。”

李熏然附和道:“那太可惜了,人多一起吃饭更热闹的!”

凌远很空泛地笑笑:“不算太可惜,他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大家坐在一起他也不会多开口的。”

“那你们骨子里还挺像的嘛!”

凌远挑挑眉,看起来似乎不太赞同这个结论,但他也没有开口反驳,只是默默啜了一口酒。

 

“真倒霉!”进门刚脱下外套准备来厨房打下手的李熏然突然咕哝了一声。

“怎么了?”

“衣服不知怎么开了一条口子,”李熏然把手里的皮夹克展示给凌远看,原来是内衬破开了。“这可是我过冬最靠谱的一件衣服了,很不便宜呢!”

看着那张快要皱起来的丧脸,凌远笑了:“没多大事,待会儿我帮你补补就行。”

“你连这个都会吗?”李熏然一脸不可思议。

“会啊!缝衣服跟缝伤口也没什么本质差别嘛!”

“哇塞,凌医生你这么贤惠能干的大牛谁要是能娶回家那一定是上辈子积大德了!”

凌远还来不及就娶这个字眼提出抗议,李熏然又道:“像你这样才貌双全、能文能武的人居然还是单身,这实在很不科学啊!”

凌远懒得再纠正他的用词,抄起一个面盆问他:“会和面吗?会的话就赶紧洗手来帮忙!”

李熏然迅速摇摇头:“不会,再说和面干什么?”

“包饺子啊!”凌远说:“今天是小年,吃点饺子应节!”

“你居然可以一个人包饺子?”李熏然的崇拜之情简直溢于言表。

“不然怎么办?你又不会!”

“凌大厨,你要是个女生,我一定把你娶回家!”李熏然信誓旦旦,说完后又觉得这样犹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景仰之意,又道:“只要你愿意,男人我也娶!”

凌远一愣,随即若无其事地转身去拿已经拌好的馅料,只当没听到李熏然刚刚的话。

 

“要不要喝点?”菜全都上桌后凌远问。

“要!”李熏然一点也不客气地答应了,心想这么多好吃的,不整几杯简直对不住满桌的佳肴啊!

“只有红酒了,行吗?”凌远翻翻橱柜后问道。

“没问题,有喝的就行。”

 

其实算起来他们已经在一起喝过不少顿酒了,那一晚的酒精作用为什么会那么特别,事后谁也没搞清楚。凌远只记得自己当时注视着李熏然亮晶晶的双眸和微微泛红的脸颊,忽然就无法自控地想干一些出格的事,然后他就真的干了。

第一个吻只持续了不到两秒的时间,几乎是双唇刚刚挨上的瞬间凌远就被推开了。

李熏然目光闪闪地看着他,眼神里有震惊、有不知所措、还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好在没有怒意。

尽管如此,凌远还是觉得空气已经凝固了。

“你干嘛?”李熏然蓦地开口。

凝固被打破,凌远也终于有了发声的能力,他紧张万分地试图解释:“对不起,我......我以为......”结结巴巴的,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等一下,”李熏然打断了凌远,仿佛醉意突然上了头,下一刻他毫无预警地凑上前吻住了凌远。

“好像感觉还行,”过后,李熏然舔舔自己的嘴唇,眼神迷蒙地看着凌远:“你觉得呢?”

“我也得再确认一下!”不知是不是被对方气息染醉了的凌远一面笑一面也回敬了李熏然一个吻。

这之后,两人就这么没完没了地互相确认了无数轮亲吻,最后一次结束时,李熏然按按自己近乎肿胀的上唇,用有些失控的大舌音问凌远:“喂!我累了,咱能干点别的吗?”

凌远笑了,开心得连鼻头都皱了起来:“可以呀,那我们去卧室好不好?”

 

随后卧室里的情况简直可以用狼狈不堪来描述,两个人在这方面都没有太多可靠的经验,加之酒精对临场学习的负面作用,最后一顿乱搞下来,就连算不算一夜风流成功都不知道——因为除了床单上的粘稠,他们别的都没感觉到。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一晚他们接吻、拥抱乃至在一张床上过夜总是既成事实,所以第二天谁都不能否认彼此间的关系已经出现了质的转变。

“小马?”凌远轻抚着李熏然的脊背,一遍又一遍地轻声唤他,这煽情意味十足的举动让李熏然的装死图谋彻底破了产。

“什么?”

“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李熏然心想你可千万别是问我觉得你技术怎么样这种蠢问题,先别说我已经不太记得了,就算记得,我也坚决不会当面做任何评价的。

“昨晚怎么样?”

“不知道!”李熏然悻悻地轻哼道。

凌远像是早已料到他会这么回答,毫不在意地笑了起来:“那你觉得我们就这么在一起怎么样?”

“我不知道,”话一出口李熏然马上便感到后悔,心说这种答案也太怂了,自己绝不能这么没担当呀,于是他又强行找补:“我的意思是说在一起没问题,但我不知道就这么在一起是指的什么。”

“你搬过来吧!这样我们就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在一起了......我可以常常给你做饭,你也可以减少一点工作时间,然后更专心地做你真正想做的事,比如写剧本那些。”

李熏然心想,同居的确能省不少花销,可这样不就相当于是自己傍上了凌远吗?按他老爹的标准,在美国给自己找个金主饭票肯定不能算是独立生存了的,所以这种钱完全不能省啊!可是......但是,李熏然又想到凌远的手艺,觉得那么好吃的饭菜,哪怕让他拿自己来付伙食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怎么样?”凌远低头吻了吻李熏然,用极富煽动力的声音引诱他:“过去时间太少,我还有很多拿手菜没给你做过呢!另外,今后我要是想你了肯定会忍不住去你家找你,又碰上那些人怎么办?你总不可能次次都及时赶到吧?”

李熏然觉得凌远例举的理由条条都甚有道理,所以没纠结多久便打定了主意——实质重于形式嘛,只要自己依然保持自食其力,努力工作赚来的钱就算没花出去也不能说自己就丧失了独立性,把钱当没有了那样存起来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行,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回去收拾搬家!”

“不用着急,”凌远将人压回床上,躲进被子里埋头接吻,“你刚刚说不知道昨晚怎么样,干脆我们再复习一遍吧!”


评论 ( 29 )
热度 ( 18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