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漫长的告白(七)

“你怎么来了?”抬头看到吧台上坐着的凌远时,李熏然下意识在脑中确认了一下——今天不是周三。再说自从他俩住到一块儿,其实并不怎么爱泡吧的凌远就很少光顾这里了。

“来接你下班呀!”

“现在才九点,离我下班还有两个小时呢!”

凌远不以为意地笑笑:“没关系,反正也很久没来了,今天多坐坐就当补课了。”

李熏然非常仔细地研究了一下他的神色,没看出什么特别的异常来,只得问道:“喝什么?还是琴蕾?”

凌远点点头:“双份的。”

今天酒吧生意不错,忙得脚不沾地的酒保一直没顾得上招呼自己的男朋友,等到他点第二杯双份琴蕾时,李熏然终于耐不住了:“喝这么多?明天不怕被老板骂啊?”

凌远还是笑:“明天我不用去学校,对了,刚刚忘记告诉你了,后天我要去东部出差,大概要一周。”

李熏然哦了一声,这里人多嘴杂,此时他也不好细问昨晚凌远跟自己哥哥究竟说了些什么,只能暗暗盼着赶紧到下班时间。

好不容易熬到11点,李熏然忽然又不知该怎么开口了。他不提,凌远也不说,于是两人就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一直聊到家楼下,最后李熏然终究还是鼓起勇气问道:“你跟你哥谈得怎么样?”

“挺好的呀!”凌远转头给了他一个很平和的微笑:“我说了没事,你别瞎想啊!”

尽管已经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但当事人不承认,李熏然此刻亦只好陪着粉饰太平:“嗯,没事就好,昨天他突然进门那一下真把我吓懵了,我还以为是入室抢劫的呢!哈哈!”

凌远也笑:“吓着了?那很好,谁让你总是忘记在家也要把门反锁的,这回尝到教训了吧!”

“是是是,以后再也不敢忘了!”进了电梯后,李熏然继续之前的话题:“不过话说你哥跟你虽然长得不怎么像,但有些调调还是挺一致的,所以后来我很快就反应过来啦!”

凌远沉默片刻,回头看着他道:“长得不像是必然的,其实他不是我亲哥......我是被收养的孩子!”

李熏然一怔,直怔到电梯门叮地一声打开,他才搭着凌远的肩边走边说:“其实血缘关系也没什么要紧啦,很多家庭都不是亲生胜似亲生嘛!一家人只要感情好,别的都是浮云......我看你哥就挺关心你的,绝对不比亲哥差!”

此时凌远已经掏钥匙打开家门,也许是喝多了有些上头,他一进屋就直接瘫坐在了沙发上,闭着眼睛道:“是啊!我哥对我不错,其实小时候我们关系更要好,后来也不知是怎么了......可能人长大了有些东西就守不住了吧?”

李熏然端了一杯水过来给他,笑道:“你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你哥有什么想法呢!”

凌远半睁开眼睛,笑眯眯地看着他:“哦,原来你是这么理解的呀?那好吧,你要希望我有,那我就有吧!”

“别别别,这锅我不背!”李熏然没好气地把水杯塞进他手里,在沙发另一头坐下了。

凌远喝完水放下杯子就往他身边蹭去:“话都是你说的,你不背谁背?再说我到底对谁有想法你还不知道吗?”

李熏然被蹭得很痒,一边躲一边笑:“行行行,是我说错了!”

“认个错就完事了?”凌远一边解他的皮带扣一边表示:“口头教育往往效果不佳,咱们得身体力行!”

接下来李熏然只能徒劳地挥了挥手,什么反驳也说不出来——因为他的嘴已经被有效地封缄住了。

 

再后来的贤者模式时间里,李熏然问凌远:“你觉得李熏然这名字怎么样?”

“啊?”虽说这个模式下人的思维会比较通透,凌远还是无法理解对方这没头没脑的神来一笔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熏然咬着嘴唇纠结三秒后解释道:“我打算给自己起个笔名,将来小说投稿时用,你觉得叫李熏然怎么样?”

“怎么写?”

“木子李,熏陶的熏,然后的然。”

凌远凝神一想,继而吃吃笑了起来。

“喂!你笑什么?”李熏然使劲胡噜他的头发,追问:“有意见说话啊!别光笑......听见没......赶紧说话!”

好一会儿凌远才止住笑,还故作认真地咳了两声:“我记得你说过你想写的是那种硬汉侦探小说吧?”

“对啊!”

“李熏然、李熏然......”凌远翻来覆去念了几遍,又露出乐不可支的表情,低头笑了几声后道:“你不觉得这种笔名就跟什么琼瑶啊......”他思索片刻,发现自己已经举不出第二个例子来,只得直接说结论:“反正就是更适合拿来写言情小说,你想写的那种,笔名应该取得更硬气点,比如李猛然、李壮然之类!”

话音未落,他已被气得不行的人用枕头蒙住头,接着就迎来了一阵暴锤。

“好了,好了!”凌远非常识时务地举手投降:“是我品味低劣,欣赏不了您的取名艺术,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这一回吧!不然把我打坏了以后谁给你做饭啊?”

“滚!”李熏然余怒未消地踹了他一脚:“谁要吃你做的饭?”

“对对对,不是你要吃的,是我得了怪病,就喜欢看你吃我做的饭,所以天天强逼着你吃,变着花样喂,少看一天都不行!”凌远来回蹭着李熏然的脖子,特别真诚地嬉皮笑脸:“全是我的错,请马大侠海涵!”

李熏然没撑住,终于噗嗤一声笑了,反应过来又觉得这样不对,随即翻身转头,一骨碌滚到了远离凌远的床边。

“小心掉下去!”凌远不依不饶地跟过去将李熏然的肩膀紧紧揽住,笑呵呵地说:“你说你喜欢干的为什么都是些不靠谱的工作呢,幸亏我将来从事的会是高薪职业,不然真怕你会流落街头挨饿受冻啊!”

“怎么着,我是不是还得感谢凌大国手包养有功啊?”李熏然咬了他一口,恶狠狠地表示:“明天我就把房租伙食都算给你!”

“别别别,是我话没说好让您误会了,我想说的是,其实我也特别景仰艺术家,所以能有机会这样间接地为艺术献身我觉得非常荣幸,三生有幸,在此由衷感谢马大师能给我这个机会,真的!”

见李熏然还是抿紧嘴唇板着脸,凌远贴过去吻了吻他道:“对了,明天我们去唐人街买菜吧!”

李熏然惊奇地看着他:“为什么要特意去那买?上个月不是才去过吗?”

“有些调料没有了,还有,我明天得多做些吃的存在冰箱里,免得我出差你没饭吃。”

李熏然终于露出一丝笑意:“你这是打算给我预做好一个礼拜的饭?难道是怕我这么个大活人会饿死自己吗?”

凌远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是啊!你现在的胃口可比从前刁多了,外面那些你肯定吃两顿就受不了了,不给你做好,你到时又饱一顿饿一顿的,再闹胃疼怎么办?”

听完这堪比老妈子的唠叨,李熏然着实被这份体贴感动到了,定定看了他好一会儿,蓦地展颜微笑起来:“好吧!言之有理,那就这样吧!”

“嗻!”

“喂喂,你干嘛?”李熏然忽然发现自己身上有只手开始不规矩起来。

吻住他之前,凌远非常体贴地解释道:“作为一个有责任心的人,我得在出差前全方位喂饱自己另一半呀!”


评论 ( 38 )
热度 ( 17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