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漫长的告白(八)

其实我一直都有很明显的狗血倾向的对吧?

所以......总之,看完这章千万别打我就行!

 

 ------------------------------------------

 

吃完冰箱里凌远之前冻好的一包饺子,李熏然打算继续前两天没完成的工作——整理录音笔里的资料。话说这小玩意儿真的很容易丢,李熏然搜了好几处地方,才在餐桌上的水壶后找到了它,估计是撞上凌远他哥的那天收拾得太匆忙,不小心就给甩过去了。

找是找到了,开机时才发现电池已经耗光,李熏然只得把笔里存着的资料都导到自己的笔记本上。

听完印象中的最后一段,李熏然惊讶地发现播放器上居然显示后面还有一段,他不假思索地选择继续听了下去。

前面几分钟都是些无意义的生活杂音,直到里面传来一声凌远不太清晰的“可以吃饭了”的呼喝之后才有实质内容。

 

一阵碗碟碰桌面的声音中,李熏然听到一个不是凌远、估计是凌阳的声音说:“只有我们两个人的份吗?你朋友回来怎么办?”

凌远说:“他不会来的。”

几秒钟后,凌阳又问:“其实你们现在是同居关系吧?”

一阵沉默。

凌阳轻笑了几声:“你眼光不错啊,那孩子挺漂亮的,对了,他是做什么的?”

“学生。”凌远飞快又低声地吐出两个字。

听到这,李熏然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不明白凌远为何要撒谎。

“噢,也是你们学校的?”

凌远又不吭声了,李熏然不知这沉默是代表默认还是别的什么意思。然而不管怎么推导,他觉得都该是前者的可能性比较大——大概是由于撒谎心虚,所以凌远不想出声正面回答吧!

几下很轻的碗筷撞击声后,凌阳再度打破了沉默:“对了,之前说好的毕业拿到学位就回国的计划现在还算数吗?咱爹可还等着你回去继承他的理想呢!”

“嗯!算。”凌远回答得相当肯定。

“那你的小男朋友呢?你们要一起回去吗?我说你可得想清楚了,国内现在同性婚姻还不合法呢!还有,到时候在咱爹面前你也得悠着点,别出现我今天这种情况,千万别吓着他,他老人家心脏不大好!”

“不会。”

“唔,我给你的建议是尽量拖,能拖多久是多久,国内不比这边,尤其是那里还有许多亲戚朋友,不是只防住一两双眼睛就可以的,所以同居嘛......”

凌远突然打断了他:“我们不会一起回去,我跟他追求的东西完全不一样,他会留在这里。”

“那你们还真是洒脱啊!”凌阳的笑声里颇有几分赞叹的意味。

 

这一刻,李熏然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一把巨大的铁锤砸裂了,又痛又乱。的确,他从来没有与凌远正式商讨过有关将来去留的问题,这是因为他从初识就知道凌远要回国的打算,而他自己也是只要期满就随时可以回国的状态,所以他从没把这当成个需要探讨的问题。再说以他们现在的关系,即使凌远将来打算留在美国发展,他也绝对会心甘情愿地留下来陪他——李熏然始终认定,对于相爱的人来说,只要两个人能在一起,无论美国中国,甚至非洲南极都是可以接受的——然而直到这一刻,他才猝不及防地发现原来这种决心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对方根本就从未有过要舍命陪君子的打算。

如果凌远从没打算要跟自己有将来,那为什么还要拉着自己同居?生理需要这种东西用约炮来解决不是更简单方便吗?

 

录音里,凌阳替他把这个问题问出来了:“我看你们都住在一起了,还以为是很认真的关系呢,我想不到你居然也会谈这种明知没有结果的恋爱,从小到大你可一向都是最不愿意浪费自己时间的人啊。”

“没想到吧?”静默数秒后,凌远居然也低低笑了两声,然后用一种李熏然从未听过的轻佻语调道:“机会在眼前,不玩白不玩嘛!你也说他长得不错啦,这样好的条件我不弄回家别人迟早要下手的,我可不愿意跟人共享......”

 

后面凌远还说了什么刺耳的话李熏然已经听不进去了,他看着一滴滴落到手背上的眼泪,只觉有一簇簇箭矢猛地插进了心里,疼痛难当。他完全不明白自己当初怎么会那么傻、怎么会蠢到把凌远的口是心非当成是对自己爱的表现?居然还真以为他会无条件地支持自己、并矢志不渝地做什么马大侠的“艺术赞助人”......呵!其实凌远他打从心底里就从没瞧上过自己这种不走正经上进路线的货色吧?

想到这,李熏然忍不住用力狂锤面前的餐桌。毋庸置疑,如果此刻凌远出现在这间屋子里,他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用这双拳头揍翻他,甚至于打死他再偿命都可以。

不可以!

理智忽然在脑中大声警告他:你只是被一个人渣欺骗了感情,犯不着再为他搭上自己的整个人生,同归于尽不值得,是蠢上加蠢的行为!现在发现还不晚,一切还没到无法挽回的地步,就算是为了家里的父母,也必须咬牙过这一关!

李熏然,你要冷静!

 

几天后,凌远回到家里,一进门就看到茶几最醒目位置放着一支录音笔和一封短信。

信是这么写的:

你想知道的,录音笔里的东西会告诉你。

人不能自己看轻自己,因此不管你心里如何看待我们之间的关系,我都不会认为自己这些日子是被人包起来玩了。老地方里有我该付给你的房租、伙食以及辛苦费,虽然你将来会是高薪精英,但我想那些应该也够了。

 

不明所以的凌远怔怔打开录音笔。里面的对话一出,他瞬间如遭雷击,下一秒拔腿便往卧室里奔,果然,马洛的衣服已经全没有了。说全没了也不确切,因为那件被他缝补过的皮夹克还留在床上,看得出不是大意忘了,而是原主人刻意没带走的。

呆立半晌,他猛地反应过来,快步出去拿自己的手机打电话——马洛的电话当然已经无法接通了。

他难以置信地又读了一遍信,随即按照信里的指示,游魂般挪到厨房打开冰箱。

冷冻室里,一叠一叠花花绿绿的纸钞填满了食物间隙。袅袅冷雾中,富兰克林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起来满是嘲弄与不屑,似乎是在代付款人蔑视他。

“小马!”凌远情不自禁地高喊出声。

当然不会有回应。

这之后,在这个国家里,他再也没能找到他的小马。


评论 ( 40 )
热度 ( 17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