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漫长的告白(九)

不小心话痨写多了,看来重逢戏一章打不住啊,先发一半吧!

另外,前面说了,这个故事是我向《漫长的告别》的致敬作品,遵从基本的创作原则,我不至于写得让没看过那本书的同志看不懂这个独立的故事,不过还是要向有时间的同志热烈安利这本书,因为本文有些细节梗都是从那书里来的。我不敢说配合食用味道更佳这种话(毕竟脸没大到敢把自己的拙作跟那种世界级的神作相提并论嘛!),只能说,看过《漫长的告别》后会更能体味我给凌李两人安排的人设是怎么来的,嗯!

最后不能忘了卖安利的基本步骤:

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那啥,不过就《漫长的告别》这书的理解,我很赞成村上春树写在序言里的说法:不要把他当成典型的侦探推理小说来看,这是一个类似于杰茨费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那样的故事,是经得起时间推敲的灵魂交流又幻灭的故事(大意)

 

------------------------

“喂喂,你有没有看到市里这次公示的青年敬业楷模名单啊?”

“当然看到啦,咱们院长就在里面,昨天晚上医院的朋友圈都快刷爆了,想看不到也难啊!”

早上快九点的住院部,两个正在为上午查房做准备的护士忙里偷闲聊起了这两天全市最热的消息。

“啊!你就只看到了院长吗?”年轻些的短发护士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可我们的关注点全在另一张照片上啊!”

“当然不止院长啦!我知道你们在关注谁,那个穿着制服比明星还帅的警察哥哥嘛!”看起来更资深些的盘发护士笑着挑起眉:“可我这种已婚妇女总不能像你们那么奔放呀!想流口水也只得一个人偷偷躲起来流。”

短发护士大笑:“说真的,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回看到大家疯狂转载市政府的工作通报,果然一切都要靠颜值啊!唉!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单身,昨晚大家都在忙着舔屏,就没见扒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来。”

“几个月前还是,现在有没有主就不知道了,毕竟这种正牌高富帅很抢手,一下子没看住就被人掐走了。”

短发护士再度吃惊地瞪大眼:“高富帅?他不是警察吗?还有,你怎么知道他前几个月是单身啊?”

“谁规定警察就不能是高富帅啦?”资深护士声音高八度地反问,很快又压低音量解释道:“其实我很早以前就知道这个李队长了,我一个表弟就是刑警队的,简直就是他的脑残粉,经常在家把他吹上天。没看到照片时我以为是我表弟在吹牛,现在看到了才知道原来他描述的一点都不夸张......”

“真的啊?”短发护士一脸惊叹地拉拉对方的袖子:“赶紧八一八吧,嗯,先说高富帅是怎么来的?”

“告诉你,他爸是潼市公安局长,他舅是咱这数一数二的大老板,生意做得大,好像现在连银行都开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他怎么这么年轻就当上刑警队长了呢!”崇尚公平的短发护士不无遗憾地轻叹一口气,心情在正义与花痴之间纠结。

资深护士会意地一笑:“你别急着难过,人家背景虽然硬,人也是有真本事的。不但脑子好,身手也好......据说以前为了舍己救人,身上还中了好几枪,是真立过大功的。我表弟说他现在出任务也总是冲在最前面、干最危险的事......反正你想吧,如果仅仅是一个靠关系爬上去的废物,怎么可能让下属那么崇拜嘛?”

“说的也是啊!”短发护士连连点头,眼睛里的向往之光又亮回来了。

她们聊得热火朝天,谁也没发现近处还有个大领导在旁听。 

独自伫立在墙角的凌院长很长时间都没有迈步。按他以往的工作习惯,撞上这种上班时间闲聊八卦的,虽不至于当场严厉批评,但肯定也不会闲到要躲在一旁听墙角。

能让他停下脚步的原因很简单——八卦主角是他多年来苦苦寻觅而不得的重要人物,而八卦内容也是他亟待了解的关键信息。

跟医院里大部分同事一样,凌远亦是直到昨天晚上才知道原来江州的刑警队长是个年轻有为的大帅哥。当然,被照片惊艳到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他点开照片放大看了无数遍也找不出一点不像马洛的地方——除非是克隆或者整容,否则即便是双胞胎,分开长到这么大,两个人也不可能在发型和衣饰完全不同的情况下达到如此高度的相似。

除了脸,名字也是帮助凌远确认对方身份的重要线索——李熏然!凌远没有忘记,当初小马是怎么一脸期待地问自己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的。

仅有脸或者名字一项还可勉强算是巧合,现在两项都对上了,凌远相当确信——李熏然一定就是马洛,不可能有错!

得出这一结论的瞬间,他无法自控地冲出门,连夜驱车赶往市公安局去找人。然而开到门口才发现,跟派出所不一样,不管是不是上班时间,市局办公楼都不是可以让外人随便闯的地方。

接着,理智逐渐回笼的人又发现想学电影里在门口蹲守堵人的想法也不现实,因为刑警的上班时间根本就是不固定的。

他只能先回家去熬脑汁。

感谢政府感谢团,凌远终于想到,由于那份评奖的存在,自己即使是贸然找人打听李队长的私人联系方式好像也不是太说不过去的行为。

 

李熏然看着手机上那个没有显示姓名但也并不陌生的号码,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三秒后才强自镇定地接通电话:“喂,你好!”

电话那头久久无声,李熏然故作不知地又喂了一声。随着一声重重的吸气声,对方终于开口了:“请问,是......李熏然吗?”

“对,是我!”不知不觉间,李熏然的声音也沉了下去。

“我是凌远。”

“哦!”李熏然听上去并不太惊讶地应道,顿了顿,他问:“请问凌院长有何贵干?”

“我......”凌远沉吟片刻后问:“我们能见个面吗?”

“电话里不能说?”

“我希望能面谈......可以吗?”

“什么时间?”

“今天你有空吗?”

“下班后应该可以。”

“你几点下班?我去接你?”

“不用,六点在望江楼旁边的滨江栈道见吧,我晚上还约了人吃饭,谈话时间不能太久。”

虽说无论时间还是地点凌远都想提出异议,但这毕竟是两人多年后的第一次会面,他想了想还是答应下来:“好,那不见不散!”

对方没有回答,而是迅速挂断了电话。


评论 ( 28 )
热度 ( 17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