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漫长的告白(十一)

江州这城市说大也挺大,大到过去的两年时间里,尽管凌远和李熏然都生活在其中,却愣是连一个照面都没打过;江州这城市说小也挺小,小到重逢后不过一周多一点的时间,凌远又见到了李熏然。

这次见面,凌远无需按李熏然上回临走时要求的那样假装不认识。因为李熏然全程都没有睁开过眼——他是被救护车从事发现场拉到医院里的,早在被抬上推床前就已经丧失了意识。

 

一听到刚刚被送进来的危重伤员是警察,凌远的心便不由自主地停跳了一拍。

“伤者叫什么名字?”他问。

“现在还不知道,场面太混乱了没来得及登记资料那些,现在能看到的是枪伤和穿刺伤,据说现场还发生了高处跌落,所以不清楚是否还有其他......”

话说到这里,两人已经走到了手术室外。凌远听到不远处围在一块说话的人嘴里叫了几声队长,于是他凝神等了几秒,却没听见有人答应。他一边暗暗祈祷一边往那堆人看去,仔仔细细扫了一圈,没有发现李熏然的身影。

也许他们根本就不是刑警队的。凌远试图自我安慰。

然而等他走进手术准备室,一看到那张已经毫无血色的脸,便不得不接受自己心底最不祥的预感已成了真这一事实。

凌远想赶紧过去帮着查看伤势,却发现自己已经挪不动步。他只能站在原地使劲呼吸,同时告诫自己必须尽快镇静下来,否则这样的状态是没法上手术台的,而如果自己不去做这台手术,一旦中间出了任何技术问题,他将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幸好手术是超出预想的成功。

 

在ICU里躺着的那几天,清醒过来的李队长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婴儿时期,因为他每天都能隔着玻璃看到自己的老爸老妈。一直到他终于能冲人挤出点微笑,他老妈的眼泪才算是止住了。

这跟上次受伤的体验很不一样,那回他基本都是以无意识的状态度过了整个加重看护阶段,而这一次,李熏然清醒的时间比昏迷多。

不待不知道,住了几天后李警官发现:除了各种医疗设备唬人了些、突发情况多了些,其实ICU里的工作气氛跟外面公司的格子间好像没什么本质区别,医护人员工作之余也是用各种闲聊来打发时间的。

李熏然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圆圆脸的护士。刚醒来时,她看自己的眼神让他以为这是自己在医院的某位仰慕者,后来旁听的多了,才发现其实该说她是凌远的迷妹更合适。

这几天时间里,李熏然前前后后听到她跟人聊起自家院长是如何魄力十足地铁腕打击号贩子、如何痛骂前来行贿的奸商,以及他狠抓工作效率的方方面面——总而言之,就算让凌远自己来做个自我表彰报告,材料大概也不会比这位姑娘说的更详尽了。

虽然有洗脑营销之嫌,可一遍一遍听下来,这些故事终于还是洗刷了李熏然印象中凌远回国后流传在坊间的那些负面传闻。

除此之外,在重症洗脑室待久了的人渐渐觉得清醒也有清醒的坏处,比如现在每当他觉得伤口疼痛难忍时就会不由自主地暗骂凌远——太绝情了,明明就在他们医院,他也不利用职务之便进来看看自己。虽说上次是自己要求以后两人要当陌路人,可他就不知道灵活变通一下吗?

 

这答案直到几天后他被转入普通病房,才由他老妈在病床边揭晓了:“这回多亏了凌院长医术高明啊,都说要是没有他的技术,你这么严重的伤怕是......”老人家嫌后面的话不吉利直接打住了,又道:“我听说啊,他还是带病给你做的手术,你这边手术一完,他自己也被抬到病床上去了,现在这样的医生真是难得呀!”

李熏然瞪圆了眼睛:“嗯?什么病啊?”

“不太清楚,好像说是胃不大好吧!”

说话间,李局长拎着个保温桶进来了。看到病床上的儿子今天气色明显有好转,他也露出久违的笑意:“这么热闹,聊什么呢?”

“我们刚聊到凌院长,你知道他得的什么病吗?”李妈妈问。

李局长一下子也被问住了,想了想道:“这还真不大清楚,不过应该不严重吧,前两天我们去感谢他时,他看起来就没什么事,已经在正常工作了。”

“你们还去感谢他了?”李熏然语气相当惊讶。

“当然要去感谢了,这可是救命之恩,哪有不去的道理?”李局长挑起眉头教育道:“手术台上要不是人家凌院长一直坚持不放弃,你今天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现在你是行动不方便,所以我们先去了,将来你好全了自己也要亲自去谢一趟的,这是基本礼貌,知道吗?”

已经有许多年没被亲爹这么教育的李熏然非常受教地挺起肩膀点点头:“是,遵命!”

看到李熏然这样,李局长忽觉心里一沉,短短几年时间里,两次看到自己儿子命悬一线,就是再刚强的心也有些承受不住了。轻叹口气,李局长坐到病床边道:“熏然啊,这些年你在警队很努力,我一直都看在眼里,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很骄傲的。所以有的事你现在要是还想做我不会再拦你了。”

李熏然有些做贼心虚地看着自己老爹:“爸,你在说什么呢?什么事啊?”

“你以前不是想做那个什么私人侦探吗?我现在也想通了,只要你愿意好好干,做什么工作都一样,毕竟人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才是最开心的。”

李熏然暗暗松了一口气,笑道:“唔,谢谢爸,不过我现在觉得做警察挺好的,我不打算换了。”

听他这么说,李熏然妈妈也叹了口气:“你是个倔脾气,从来都是这样,想干的事我们怎么劝都没有用,那天你舅舅也说现在想让你不干警察已经不可能了,唉!”

眼瞅着谈话正在往沉重的深渊滑落,李熏然赶紧笑呵呵地转移话题:“对了,舅舅最近在忙什么呢?我好久没见他了。”

“那是他来的时候你都吃完药睡下了所以没见着,你舅舅可没少关心你,”李局长解释道:“那天我们去感谢凌院长的时候他也去了,还说这样的大恩只口头感谢肯定是不够的。”

“嘿,我舅不会还给人拎了一箱钱去吧?”

“那不至于,不过也有点类似。”

“啊?”李熏然眼睛再度瞪大:“送卡吗?那也是违规的吧!”

“你想到哪去了!你舅能那么不懂事吗?”李局长横了儿子一眼:“不是给凌院长个人的,是给医院的。他们医院要开分院,资金上有些困难,之前凌院长跟你舅舅也有过接洽,你舅一直没拿定主意,可现在人家救了你的命,那情况自然就不同了,于情于理都要支持的嘛!”

听上去这的确是好看又合理的报恩方式,然而听完父亲的解释,李熏然的眼睛却不由自主地黯了下去。虽说做人应该公私分明、有恩必报,虽说他也愿意相信凌远作为一个医生这样拼命地救治自己肯定不仅仅是为了得到什么额外的报答,可他还是不理智地希望凌远能够拒绝舅舅的资金。因为在不知道这件事之前,他对凌远的看法真的已经改观了很多,可惜就在刚才那一瞬,之前那种充盈在心胸间暖意好像忽然就降温了,他觉得有些事自己依然无法释怀。


评论 ( 45 )
热度 ( 179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