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漫长的告白(十三)

重伤归队的李队长在单位被当玻璃人似的关照了近半个月后终于接到了一个重要工作。唔,说它重要主要是由于领导高度重视,至于难度和危险性什么的嘛,基本为零。

布置任务时局长是这么跟李熏然说的:“江州大学最近来了一位海归教授,听说在犯罪心理学方面相当有建树,省厅准备聘他为顾问,这回先请他给咱们一线的刑警讲次课,好帮大家开拓视野......为了表现我们局里的重视,明天你亲自去接他吧!”

李熏然接过局长递来的写着姓名和联系电话的纸条,一看就愣住了:“这个......凌教授怎么会想到来江州的?江州大学好像在这方面也没有什么特别优势吧?”

局长点点头:“对啊,正是因为没有,所以才特别需要一个能干的人来做学科带头人啊!国内其他大学也向他发了邀请,但听说他是江州人,家人都还在这里,加上他父亲身体不好想就近照顾,所以最终还是选择了江州大学。”

凌阳、江州人、美国回来的海归学者,综合这三条,李熏然基本可以确定对方是谁了——这世界有时候还真是小得没法说啊!

局长看他表情怪异,以为他有什么想法,便道:“听说他还是有真才实学的,这回省厅想聘他做顾问据说也是由于薄教授的推荐,你不是跟薄教授也挺熟吗?正好趁这个机会跟他走近一点,以后对咱们办案也有好处嘛!”

李熏然从恍惚中回神,赶紧笑着答应下来。走出办公室时他在心里暗想:从当年那破事来看,就算我想跟他搞好关系,恐怕人家也未必乐意吧!

也不知是由于当着外人不想透露隐私,还是凌阳根本就忘了这个数年前仅有一面之缘的故人,第二天的见面完全是公事公办型的。上车前,除了引见了一下自己那位颜值颇高的女助理,凌阳什么多余的寒暄也没说。

高知人士大多偏高冷,也不大搭理普通人,不过这样反倒更好相处,李熏然不无轻松地想到。

话虽如此,其实这位凌教授比那位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薄教授要通人情多了。这不,讲课结束后,在回程的车里他居然还兴致勃勃地跟李熏然玩起了竞猜游戏。

“李队长,你看到那个广告牌上的黑色大字了吗?”

李熏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瞄过去:“您是说何首乌那三个字?”

凌阳点点头:“如果把那个何字拆开来就是人和可,你能用这两个字组个成语吗?”

“人尽可夫!”李熏然脱口而出,随即被自己的答案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能这么快报出答案,更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选这么个词。

后座上的助理惊愕数秒后笑着问道:“李队长平时是不是挺爱看娱乐新闻呀?我以为只有我们女生才会关注那些八卦呢!”

其实完全不关注那些无聊热点的李队长一时无话可说,只好干巴巴地尬笑两声。

三个人都静默十秒后,凌阳问:“李队长,其实那个词应该不在你的常用词汇里吧?”

对这个说法很是赞同的李熏然笑着点点头,不无感激地表示:“对,的确不在。”

“我们得向你道歉,李队长。”

李熏然被凌阳这神来一笔说楞了:“嗯?您说什么?”

“我和我的学生在未经你许可的情况下,将你作为实验对象给设计了。”

“呃......您能解释得再清楚一点吗?”

助理将自己的左手伸到李熏然旁边晃了晃,笑嘻嘻地说:“其实这块表不是我的,是教授从师母那借来的实验道具。”

李熏然心念一动,但还没有完全整理清思路,想了想,他问凌阳:“凌教授,能请您将全部过程都解释一遍吗?”

凌阳点点头:“这个实验从我们一见面就已经开始了。你是一个刑警,观察力肯定远超一般人,所以我们故意戴上了情侣款的对表,又通过一些细微的小动作给你留下了我们关系不一般的印象。其后,在整个讲课过程里,小梁都坐在你前方跟人聊微信。就算是再不愿窥探他人私隐的人,也能在有意无意间看到她的聊天背景是跟好几个不同男生的双人合照,如果你有足够的职业敏感度,应该还会本能地观察到她在里面都是用一些相当亲密的称谓在称呼对方......这些看似偶然的暗示层层叠加,最终就会在我特意安排的契机下引出一个我想要的结果。当然,就科学实验来说,这个设计还很粗糙,只能用来向我的学生们展示一下心理诱导的基本过程。由于像您这样受过专业训练又经验丰富的实验对象实在太难得了,所以我们忍不住就自行其是了一把,冒犯之处请多多海涵!”

对方话说到这个份上,被冒犯的人不得不大度地笑道:“没事没事,我今天也算是涨了见识了,您的学生有您这样循循善诱的老师真是幸运啊!今后有机会我还要向您多多请教,这种心理诱导技术看上去很有用呢。”

“其实这种技术的基本原理并不复杂,主要难度在于实际操作层面的分寸掌握。”凌阳不知是在趁机教导自己的学生还是故意说给李熏然听的:“对诱导对象越熟悉,诱导成功的可能性就会越高,影响不是凭空而来的,它需要有关系做辅助,越近越有优势,比如你诱导一个跟自己有共同成长背景的兄弟姐妹就比诱导一个马路上随便遇到的陌生人要容易的多......”

忽然一脚急刹,在助理的惊呼声中,李熏然终于回过神来:“对不起,刚刚听得太入迷了,差点开过,咱们到了。梁小姐你没事儿吧?”

“没事没事,我们女汉子突然被吓到了也会惨叫的,没吓到您吧?”身为外貌协会资深会员,梁同学对大帅哥的失误向来是持宽容态度的。

“小梁你看,这就叫现世报,所以我们即使是打着科研的旗号也要顾及基本的伦理道德,以后不能随便拿人做实验了啊!”

“哪里哪里,凌教授您这话说的我太不好意思了,好像专门搞打击报复似的,刚刚真是意外。”

“哈哈,相请不如偶遇,如果李队长不忙的话,不如上我的办公室一块喝杯茶吧!”凌阳笑看李熏然,话说得相当意味深长:“我那里还有一个实验结果想跟你分享一下,也许对你今后会有用处的。”

李熏然神情复杂地注视着他,三秒后点点头:“好。”

 

 

 

后记:

老规矩哈,专业问题还是我在信口瞎扯,为了替院长甩锅,我豁出去了。心理专业的同学请表打我,嗯!


评论 ( 37 )
热度 ( 17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