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漫长的告白(十五)

“你走以后凌远一直在没间断地找你,拿到学位后也没回国,而是留在美国边工作边找你。我没有劝阻过,当时以为他顶多折腾一两年,时间久了,感情和耐心都消磨光了他自然就会乖乖回国去做他该做的事。”说到这,凌阳喝了一口茶,发现水已经凉了,便起身去拿水壶过来添热水,然后才接着道:“他用的方法很原始,我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具体细节的。一开始我只知道他下班就会拿着你的打印照片在路边问人,还经常去各个医院认尸。”凌阳耸耸肩,笑容无奈:“只要听说有不明身份的亚裔被送进去了,不管多远多忙,他都会亲自跑一趟去确认。反正他平时的工作也是在医疗中心里,跟医院打交道、没完没了看尸体这些只能算辛苦,不算特别难以接受的事;请私人侦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最严重也不过是被人骗些钱而已,可他那种到处乱问的方式实在很危险......”凌阳看着李熏然,意味深长地笑笑:“由于你给他的虚假身份信息,他去的都是些贫民聚居区......我知道后觉得这样太危险,便跑去提醒他。当时我说......”他顿了顿,有点抱歉地看了李熏然一眼才道:“我跟他说:‘那个小马的情况我已经了解过了,他能被你养自然也能被其他人养,他不是想做演员吗?听说他那种漂亮亚洲男孩的长相很和某些人的胃口,我觉得你还是该多去比佛利山庄那边打听打听才对!’”

眼见李熏然只是皱了皱眉,没有开口,凌阳摸着自己的左下颌轻笑一声:“说完这话我就被揍了,凌远直接一拳挥在我脸上,非常狠非常重的一拳......呵呵,忍了这么长时间后,他那天终于爆发了。”

凌远脸上的伤难道是这么来的?

可是,兄弟间打架打得再狠应该也不至于会下那么狠的手吧?

想到这,李熏然转口问他:“然后你们打起来了?”

凌阳摇摇头:“怎么说事情也是由我而起,我自然不好意思还手,而见我摔倒在地,凌远也没有再接着打,他只是指着我吼。”凌阳吸了一口气,尽可能一字不漏地学给李熏然听:“‘他如果愿意做那种人,他就根本不会走!你知不知道他走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什么?是钱,5万多刀的现金就塞在我冰箱里,他说那是给我的房租、伙食还有辛苦费!呵,你知不知道他一小时才赚多少钱?那应该就是他的全部财产了!你知不知道那些钱他攒得有多辛苦?他平时连受伤了都舍不得去医院!现在他为了替自己争一口气把钱全给了我,我都不敢想象他走出我家门之后的日子要怎么过!他住哪里?吃什么?生病了怎么办?人要不是伤心愤怒到了极点,怎么可能做出这么不计后果的事?他要真是你说的那种人,又怎么会因为几句话就被气得连钱都不要了?你有意见为什么不能直接冲我来?搞那种小动作不觉得太卑鄙了吗?’”说完这堆话,凌阳一口气喝光了杯中的茶,才接着道:“当时吼完他就摔门出去了。几天后,他给我发来一封邮件,邮件里说:我能理解你偷偷录音的初衷是什么,话是我自己说的,现在把责任全推给你也不对。考虑到今后你们会有成为一家人的可能,有些误会我必须先帮小马向你澄清:他不是你以为的那种没志气的人.他一直在为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努力。我们住在一起的时候,我的确是包了他的全部食宿,但那也是在我极力坚持之下。他一直强调说要靠自己的本事生存下去,就算接受别人的好意也不能彻底依赖这份好意,所以他从没有停止打工,更没有向我索讨过什么,你所以为的那些统统只是偏见而已。我敢保证,小马的品行绝无问题。不管你能不能接受,我都认定这个人了。另外,等我找到他,我会自己去向爸妈说明情况,在那之前,希望你不要再‘帮忙’了。”

李熏然咬住下唇默默听着,这是多年来第一次,他觉得自己当初的隐瞒可能是个错误——凌远所以为的那个励志青年其实根本就不存在,那笔钱不是自己含辛茹苦挣的,马洛并没他想得那么高尚......所以,某种程度上,自己算不算是也欺骗了凌远的感情呢?

“邮件我还保存着呢!”见李熏然神色犹疑,凌阳起身去拿自己的电脑:“你要不信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找给你看,你想拿去做技术鉴定也没问题的。”

李熏然拦住了他:“不用,你还是先告诉我他脸上的伤究竟是怎么来的吧!”

凌阳坐回沙发,直直看了李熏然好几秒后叹道:“夜路走多了总会撞到鬼的,你也在那边待过,该知道有些地方一般人是去不得的,一次两次不出事是运气好,但运气迟早是要被花光的。”

李熏然闭上眼点点头,类似场面他曾亲眼见过,不用想象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在那种情况下,凌远能保住性命已然算是运气不错了。

 

 

 

55555,我被海关深深伤害了,今天就短点吧!


评论 ( 40 )
热度 ( 17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