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前言·楔子)

(✿◡‿◡)这次打算彻底整一次前女友、修罗场梗。



公平起见,两人都得有感觉非同一般的前任才行。大哥和汪处不用介绍了,基于各种因素考量,阿诚哥那边不打算用苏珊这个名字了,所以会是个彻彻底底的私设。



嗯,这文的私设会有很多很多(其实绝对数也不算特别多啦,但是占出场人物总数的比例高呀。)

最后,想看娃的同志这次表面上可以得到满足了。



为什么说是表面呢?

因为这是个普通世界设定的文,所以娃必然没法是楼诚两人的结晶呀!


 

PS.接下来一段时间应该会忙成狗,所以更新这种事就随缘吧!



我其实不介意读者催更啥的啦,就是担心你们白费力气后会郁闷,因此在这提前打好预防针,让大家有个心理准备哈。



 

 

 

为爱牺牲一切,服从你的心。

朋友、亲戚、时日、名誉、财产、计划、信誉与灵感,什么都能放弃,为爱离弃一切。

然而,你听我说:

你需要保留今天、明天、你整个的未来,让它们绝对自由,不要被你的爱人占领。

如果你心爱的姑娘另有所欢,你还她自由。

你应该知道,半人半神走了,神就来了。

                  ——爱默生

 

 

 

 

                              楔子

明楼站在书房窗边,尽管隔着一段不算短的距离,他还是能清楚看见庭院中间那两个紧紧相拥的人。

他们维持这样的姿势有多久了?

明楼不知道。

几秒前,在他从书桌踱到窗边来放松的时候,这一幕就已经开始了。

也不知怔怔看了多久,明楼暗暗叹口气,打算转身离开这个最佳围观点——虽说都不是外人,草坪上那两人的亲密度离有碍观瞻也还相去甚远,但礼貌、以及礼貌之外那点不可言说的小小情绪都在催促他赶紧非礼勿视。

 

刚转身,书房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明楼说。

门打开了,一个不足半人高的小女孩睡眼惺忪站在门口,算时间,应是刚从午睡中醒来。

“伯伯!”她奶声奶气地唤了一声,蹦跳着往明楼而来。

明楼望着这个像她父亲一样眼睛里有星星的孩子,微笑应了一声。与此同时,他本能地想阻止对方的来势,这是为了防止她看到窗外那有些少儿不宜的画面。但下一秒他又觉得这纯属多此一举——现在早已不复三十年前的保守风气了,即使是个才五岁的小姑娘,看过的、懂得的可能比从前的小学高年级生要多得多,哪里还需要做这种防护呢?

于是明楼继续站在窗前等小女孩,只听她语带不安地说:“楼上一个人也没有了,爸爸妈妈他们全都不见了,还有姑姑也不在。”

明楼笑着摸摸她睡得蓬乱的顶发:“害怕了?”

“没有!”小女孩故作神气地扬了扬脖子以示坚强,片刻后,她的视线也被窗外的景象吸引住了:“那是爸爸妈妈吗?他们在干什么?”

明楼飞快往窗外扫了一眼,瞬间放下心来——还好,那两人只是原姿势继续抱在一起而已,没有什么过激举动。

“是的,”明楼蹲下身,平视小女孩,先是极力展现自己最和蔼的微笑,随后用一种过于成人的语言回答了小侄女的问题:“爸爸妈妈很快就要破镜重圆了,开心吗?”

果然,小女孩一脸懵懂地望着伯父,试图重复他刚刚使用的成语却失败了:“破......圆?是什么?”

小孩子纯真的问号脸太逗人,这下明楼的眼底忍不住也现出了笑意:“是破——镜——重——圆,”他拉长音调教道,然后换了一个确信对方能听懂的词汇来解释:“破镜重圆的意思就是说爸爸妈妈要结婚了。”

“结婚?!”听到这话,小女孩的眼睛顿时瞪到极限大,也不知是不能理解还是无法接受伯父的解释。

“是呀!”明楼笑着点点她的额头:“就像白雪公主和白马王子那样,以后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

小女孩使劲眨了眨眼,还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评论 ( 25 )
热度 ( 22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