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三)​

连续几天阴雨后,上海终于出现了一个大晴天。

车子驶出地下车库的那一瞬,看着头顶倾泻而下的和煦阳光,之前已在楼上与合作伙伴相谈甚欢的明董事长顿觉心情更愉快了。

“哎呀!好久没来这边了,感觉北外滩真是一天一个样啊!”感叹完,她问明诚:“你待会儿没什么要紧安排吧?时间也不早了,不如我们在附近吃完饭再回公司?”

明诚会意地点点头:“您想吃什么?前面江边有一个法国菜挺不错的,离滨江绿地也近,今天天气这么好,吃完饭咱们可以去走一走的。”

明镜含笑应道:“好,那就听你安排了。”

 

一走进店门,素来眼神很好的明诚暗暗叫了声糟糕——大厅另一头的临窗桌上正坐着个他无比熟悉的人——明楼。

当然,偶遇明楼不算什么糟糕的事,眼下真正糟糕的是与明楼同桌的人。那是一个女人,一个他和大姐都很面熟的女人——汪曼春,明楼大学时代的女朋友。虽说现实里大部分校园恋情都是以分手告终,但那两人经历过的却不仅仅是一段普通的青涩恋情而已,那是过程美好、却迫于家族仇怨不得不黯然收场的情殇。

明诚很清楚,那段过去不仅是明楼心里的隐痛,同时还是他与自己亲姐姐间唯一的芥蒂,轻易不可触碰。

真是......怎么会鬼使神差带着大姐来这里吃饭呢?

还有,汪曼春不是一直在美国吗?怎么突然跑回来了?明楼为什么会和她成双结对地坐在这?

 

“阿诚,你看,那人是汪曼春吗?”

听到大姐的声音,明诚猛然回过神来,同时反应迅速地一把拽住已变了脸色打算冲过去的明镜,低声劝道:“大姐,这里有很多外人,咱们得当心,有话换个地方说。现在手机这么方便,待会儿要是被人拍到什么还传到网上就不好看了。”

幸好,明镜怒归怒,理智犹在,静立两秒后,她朝毫无察觉的明楼狠狠剜了一眼,随即二话不说地转身走出餐厅大门。

明诚当然只能跟出去。

几步后,他们一前一后走上条四下无人的树荫小径。

“马上给明楼打电话,让他给我滚出来!”明镜怒喝道

明诚强令自己不要去多想临走时看到的那一幕代表了什么,当下赶紧先找借口把已濒临爆发的火山给安抚住才是第一要务。

“大姐!”他若无其事地上前挽住明镜:“这旁边有几家基金办公室,大哥有好几位关系不错的同学都在里面,刚刚您也看到了,那么大一张桌子,应该不只两个人吃饭,所以他们可能只是碰巧遇到或者校友相聚而已,您不要多想。”

“碰巧也该当不认识,跟汪家人有什么好聚的?你不要帮他狡辩了,赶紧打电话!”

明诚微微一笑,压低声音道:“其实最近我听到一个好消息,但还没有确切证实,之前怕事情有变会害人空欢喜一场,所以一直没跟您说。”

明镜瞟他一眼:“你不要想办法转移话题哦!现在有什么事能比家里出了不肖子孙还重要的?”

“是有关汪芙蕖的事。”

见大姐满脸狐疑,明诚赶紧低声解释:“我听说他进去了,而且事情还不小,很可能是要牢底坐穿的。”

明镜又惊又喜:“真的?你这是哪里得来的消息?”

“我有同学就在汪芙蕖单位,说他好几天没出现了,内部都在传他已被带到杭州隔离审查......今天大哥说不定也是来打探消息的,您知道,那些做投资的消息最灵通了。”

此推测甚有道理,明镜只觉气稍稍平了些,片刻后她眉头一皱:“打探消息就打探消息,还带上那个女人做什么?他到底是打算帮谁?”

明诚笑着歪歪头:“当事人近亲属应该也是消息来源之一呀!利用这个机会一起打探不是很好吗?”

明镜默想数秒后道:“好,现在我不问他了,待会儿你通知他今天必须回家,我会在家等他的解释。”

“欸,知道啦!”

 

将怒气冲冲的大姐送回家,明诚到公司时已过了两点。

独自一人的时候,之前那些被明诚刻意忽略的线索一下子全在他脑海中翻腾起来了。

 

怎么说也是曾经倾心爱过的初恋,因此即使明楼那对注视着汪曼春的眸子里温柔多了些、情意浓了点应该也没什么吧?

明诚试图说服自己——反正明楼一直有点目带桃花,一眼两眼的不能说明问题。

真的可以这样解释吗?

不然要怎么解释?

 

明诚看看表,估摸着明楼那边怎么也该吃完了——假如那真的只是个饭局的话。

拿着手机思忖良久,他发出一条信息

-现在方便电话吗?

一小时后,明诚接到了明楼打来的电话。

“找我有事?”应该是心理作用,明诚总觉得电话里的声音听着有几分心虚意味。鬼使神差的,他故意用暧昧的口吻问道:“几天没见了,你不想我吗?”

尽管打的不是视频电话,明诚还是能想象出明楼的错愕表情。

愣了好几秒,明楼轻笑道:“如果你希望这样的话,没问题。”

真奇怪,以前明诚从来不觉得明楼用这种句式说话有什么别扭的,现在一听,他总忍不住要怀疑对方是不是在故意回避问题核心。于是他故意问得更露骨了些:“已经到春天了,有些功课咱们是不是该复习一下了?”

明楼又愣住了,半晌后才道:“如果你需要的话,没问题。”

明诚使劲抿住嘴唇,以阻止自己开口问他:怎么全是我?你的希望和需要呢?

用力咬了咬下唇,他总算将语气调整成正常状态:“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其实是大姐让我通知你今天务必要回家。”

“有什么事吗?”

明诚干笑两声,尽量显得云淡风轻:“中午我和大姐去了北外滩,本想吃顿法式大餐,结果......”

明楼轻轻叹息:“她看到我们了?”

我们?

说服自己不要去抠字眼后,明诚又嘿嘿一笑:“是啊!不过我给你想了个好借口。”

“什么?”

“汪芙蕖好像出事了。”

“你也听说了?”明楼很是吃惊。

“是,要不是这几天大家忙得没空见面,我应该上周就跟你说了。”

明楼又叹了口气:“曼春就是为这个特意回来的,她想帮着活动一下,但我估计意义不大。”

“多行不义必自毙!”

“嗯!”明楼轻声应道:“迟到的正义总算是到了。”

“如果确实了,那你今天在大姐那一定很好过关。”

明楼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倦:“是啊!”

“大哥!”

“嗯?”

明诚深吸一口气,硬生生吞下了已到嘴边的问题,若无其事地告别:“没什么,那就回头家里见吧!”

“好。”


评论 ( 24 )
热度 ( 22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