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四)​

跟原剧比,我把汪处的人设美化了一下。主要是考虑到如果她依然是原剧那种扭曲的三观,已经完全成熟的明楼还摇摆不定就太令人难以接受了。地球上还有几十亿人呢,干嘛非要把那种脑子不清白的渣男塞给诚哥呢,对吧?

 


明诚不知道明楼回家是怎么跟大姐解释的。不过从晚餐桌上那片安宁祥和的气氛来看,大姐应该是被安抚妥帖了。

既然没架可劝,不想明天陷入早高峰车海的明诚便不打算留在家里过夜了。

跟大姐打招呼告别之前,他坐在沙发上,望着书房门纠结了十几分钟——绝对不是多心,今天明楼很明显就是在回避自己——可明诚也记得,那人明天早上应该是排了课的。

所以,要不要去叫他一声?

把十指关节都逐一捏透两遍后,明诚终于下定决心,起身去打开了那扇门。

 

“有事?”明楼问。

明诚微微一笑,只当没察觉对方眼里刚刚一闪而逝的慌乱,以及——他下意识想用手掌盖住的那支笔。

“我打算回五角场,你要不要一起?”

明楼怔了怔,好不容易挂上脸的笑意不知不觉又褪了下去,几秒后,他再度扬扬唇角:“我今晚还是留在家里陪陪大姐吧!”

明诚点了一下头,也不去戳穿他这么一个人躲在书房里是没法陪到大姐的事实,若无其事地笑道:“好,那我先走了。”

“嗯,开车当心。”

结果满口答应的人却没有做到。

重重心事影响了明诚的判断力,以至于在追尾发生的那一刻他都没能即时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待到从恍惚中惊过神来,明诚看到对方车司机已经急冲冲去检查撞击部位了,他只好也赶紧下车去赔礼道歉。

好在车速不快,两辆车的受损情况皆很轻微。

懒得等交警的明诚正想提出赔钱私了,不料对方却道:“刚刚前面的车突然减速,所以我才刹车的,大家都有责任,我现在有急事,等不及交警和保险,咱们就各修各的车怎么样?”

看到明诚一脸茫然,她又建议:“这样吧,如果你不放心,咱们互相把驾照拍下来,再留个电话,回头如果检查出车有什么大问题,再联系商量赔偿的事如何?”

作为追尾的主责方,面对这样的私了条件,拒绝简直就是不知好歹了嘛!

明诚绝不是那种拎不清的二货。

于是不到十分钟,这场事故就被妥善处理完毕了。

 

这之后,明诚再也不敢分心,高度紧张地将车开回了家。

烦心事加紧张情绪,这一晚,他生生睁眼到天亮。

失眠时的思维总是很活跃的,明诚躺在床上,情不自禁地将这一年多来与明楼的点点滴滴都捋了一遍。脑海中,许多从前不曾或是不愿深究的冰山一下子全都浮上了水面,暗流成了明障,那艘本就行驶得不甚平稳的小船很快便触了礁。

明诚不敢闭眼,因为只要一闭上,脑子里就全是中午那惊鸿一瞥的眼神——明楼的眼神,他在言谈间望向旧情人的眼神。

自己绝没有看错那其中蕴含的眷恋之意!

明楼从未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别人,包括明诚。

左脑提醒明诚:人跟人,一段感情跟一段感情之间都是无法量化比较的。

在此之前,明诚从未想过要去计量这些,他一直觉得,试图用当下覆盖情人的过去纯属庸人自扰,过去的已经过去,能施加影响的将来才是真正重要的。


可明楼他是否也是这么想的呢?

他的过去真的已经过去了吗?

阔别多年,他再看到初恋情人还能露出这样的眼神真的一点也不代表什么吗?

亲眼目睹此情此景的明诚无法说服自己相信这种说法。

如果有代表什么,那自己和明楼两人现在、甚而过去的那一年多又该算什么呢?

忽然间,明诚不太敢再深想下去。

从这一串问题可以想见,不管左脑如何提醒,他已不由自主地在将所知所感的一切都拿出来做了仔细对比。

有比较才会有鉴别,假如不是亲眼见到,他可能永远也想不到某些事情的深意究竟在哪里。

可惜想到了也未必是好事。

明诚愈发纠结起来——接下来该怎么办?

是假装不察还是正面求证?

倘若真的开了口,这段关系可能会被证实为彻头彻尾的虚假。

可以当什么也没看见吗?

明诚觉得自己做不到,因为自尊心压根不允许他做一只鸵鸟。真也罢假也罢,他必须要一个答案。只有求证之后,他才能心安理得地继续这段关系。

 

 

汪芙蕖被抓的确凿消息是跟他的死讯一块被证实的。调查时间过短,有些罪名还未搜集到足够的证据,但无论如何,以死拒查、包庇同伙的帽子肯定是摘不掉了。

 

办公室里,汪曼春红着眼睛死死盯着明楼,用力吸了一口气才哽咽道:“师哥,我知道,这个时候我最不该找的人就是你,如果我不出现在这,你大概是要赶回家去庆祝的吧?”

明楼叹了口气,将桌上的纸巾递过去:“别这么说,曼春,不管什么时候,你难过,来找我诉一诉总是可以的。”

听到这话,本就快撑不住的汪曼春呜咽一声扑了过去,紧紧抱住明楼哭道:“我知道,他做了很多不好的事......那时候,我也暗暗希望过如果他不是我叔叔就好了......”

明楼犹豫再三,终于抬起手,将哭得撕心裂肺的人拥住,怜惜地拍了拍她的背以示安慰。

只听汪曼春又咽声道:“可他毕竟是我的亲叔叔,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他出事,我不可能不帮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昨天都已经找到愿意帮忙的人了,如果他能忍一忍,说不定......”

明楼不忍心说破背后的隐情,别的话也不好多说,于是只能更加用力地抱紧她。

静默良久,汪曼春忽然低低叹道:“师哥,幸好还有你......现在我也只有你了!”

明楼闻言一惊,但见她伤心成这个样子,也不好马上解释自己的初衷其实仅仅只是想安慰她而已。更何况,此时此刻,自己心里是不是真的一点余情也没有了他压根无法肯定。

念及此,明楼忽然就失掉了力气,这疑惑一起,他原本想找个理由打电话好结束拥抱的打算便无论如何也无法付诸行动了。


评论 ( 18 )
热度 ( 22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