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十)​

酒店后山的清幽树林,明诚信步走在人迹罕至山道上,气定神闲地享受一场负离子盛宴。

走了约摸十来分钟后,山势陡然一转,沿着山壁开出的窄路仅剩右手上方还有些树木,少了遮挡的视野顿时一片开阔,于是明诚马上便看见了前方不远处有一小片像公路暂停休息区一样的外凸空地,以及空地上直直伫立着的一个人。

由于那人是背向而立,明诚看不见脸,仅能凭发型和身条推测那应该是个女人。

说不清是不是由于忽然而来的山风吹乱对方头发引起的联想,原本只想悄无声息路过这片空地的明诚心念一动,蓦地停下脚步,站在了那人身后——缕缕随风飘动的秀发令明诚想起了伤心死亡前一刻的吉赛尔——说来那是他至今为止唯一看过的一部芭蕾舞剧,大四那年,在巴黎跟明楼一起看的。其实当时他并不太欣赏那种痴情到痴狂的浪漫,然而时隔多年,在这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身后,他突然就顿悟般领略到了那种如梦似幻的悲剧之美。

是的,悲剧美!

向来直感灵验的明诚几乎可以百分百确定,对方是有纵身一跃打算的——因为这几分钟来,她一直动也不动地在望着下方的谷底发怔,用绝不是正常观景的那种望法。

虽说这只是一座小山,从平台到谷底的落差远远称不上万丈深渊,但跌断人脖子还是绰绰有余的。退一步说,即使她中途被树枝什么的挂住,在这样远离人群的环境里,获救生还的可能性也相当低。

谁都有一念之差的时候,见死不救是万万不能的。

可这情形下,强行拖拽说不定会适得其反,该如何是好呢?

明诚想了想,几分钟功夫竟真叫他想出了一个大概可行的方案。

只见他往后退一步,用自己最吊儿郎当的口吻喊道:“喂!你遗书写好了吗?”

果然,那人惊得立刻回头来看他。

一见那张脸,明诚立马也愣住了,原来这个意欲轻生的女子竟是程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明明上次偶遇时还觉得她是个非常有活力的人呢!

明诚吃惊不已。

无论如何,眼下毕竟不是细究这些的时候。

明诚定定神,赶紧在脑海中将计划再过一遍,急中生智,竟又让他想出个更有把握的行动方案来了。

于是他冲程珉歪头一笑,继续道:“不管做人做鬼都要有起码的公德心,我先不跟你算压坏花花草草的账,单说说自杀不留遗书这件事的坏处吧!首先,现在的警力资源非常紧张,咱们国家又要求命案必破,回头你是一了百了了,知道会给负责这块的警察叔叔添多少麻烦么?还有,这里没有监控,但酒店过来的路上是有的,今天这山里除了我们两个就没别人来,你要是出了事,我肯定是头号嫌疑犯,一不小心被破案压力过大的叔叔们给屈打成招了怎么办?所以于情于理,你都得把遗书留好再跳!大家都说今生积德来世报,你这样攒人品,下辈子说不定可以投胎成个世界小姐,唔,连中几次福彩也有可能啊......”

程珉怔怔听着,后来听他越扯越不像话,不由得怒道:“谁说我要自杀了?”

“你不想自杀你站在这干嘛?”

“你不也站在这吗?难道你也要自杀?”

“看吧,你说了也字,这说明你潜意识里就是想自杀的......跟你说,自杀一定要留遗书说明前因后果,不然的话会浪费很多珍贵的社会资源,咱们国家......”

眼瞅明诚有变成复读机的趋势,程珉再度怒喝一声:“闭嘴!”

明诚依然满脸欠揍的笑容望着她,道:“闭嘴没问题,但我拜托你,千万别说什么本来不想跳的,结果被我唠叨烦了就跳了之类的话,你要那么说,无辜路过的我还是罪魁祸首......跟你说,我家上有老下有小,全靠我养活,我可绝不能吃牢饭!对了,你有钱吗?不如干脆把遗产都给我怎么样?你这长相一看就是慈眉善目那种,平时应该挺爱热心捐助的吧?咱们也算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程珉又好气又好笑地望着这个无赖,想骂,又不知要怎么才能骂痛这种看起来没脸没皮的家伙,越想越怒,于是她猛地转过身冲明诚跺脚:“看见没,我根本没想自杀,你赶紧滚蛋!”

见此情状,明诚收敛住笑意,一边伸手一边往前跨了一步,正色道:“你好,我是明诚!”

程珉先是目瞪口呆,接着极力做出不屑一顾的样子:“你是什么名人吗?”

“难道你只跟名人握手?”

“反正我不想跟你这种人握手!”

“我们这么有缘,不握一握太可惜了!”

“我觉得一条路上偶遇这种程度的缘分根本犯不上!”

“那我要是再举出两条有缘的理由来你是不是就愿意了?”

程珉刚想再怼两句,明诚却没给机会地自顾自说了下去:“第二条,咱俩在酒店住隔壁房间,你住807,我住808。”

程珉一愣,只听明诚又道:“最重要的第三条,你叫程珉我叫明诚,咱俩的姓名正好是反着的,你就算遇到一万个路人......”

后面的话明诚没有再说,瞅准程珉彻底失神的那一瞬,他忽然一把拉住她,将她拽离了危险区域。

然后,不可避免的,他抱住了她。

极短暂的一个意外拥抱,但足以令明诚闻到那股熟悉的竹水香味。这个发现实在太出乎意料,于是他也愣住了。

愣住的后果就是他忘记要撒开抱住人家的手。

于是乎,先愣住的人先回过神来。

数秒后,彻底回过神来的程珉面色大变地用力推开明诚,并朝他小腿狠狠踹下一脚,怒吼:“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要是敢再跟着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歇斯底里地吼完这稍嫌过重的威胁,程珉转身,急冲冲顺着来路往山下而去。

明诚则龇牙咧嘴地在原地揉着自己的痛处。他

没有再追,是不能,也是不想——既然已经有所发泄,至少在短时间内,他相信程珉应该不会再有轻生举动了。

至于将来?

“好良言难劝该死鬼,大慈悲不度自绝人。”

这世上本就没有哪个人能永远拯救另一个人,只要事情不出在自己眼前,就没什么好过意不去的,明诚最后想——哪怕她也用竹水呢!


评论 ( 42 )
热度 ( 22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