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五十二)

天亮了,明楼躺在床上,忽听门外传来脚步声响,他立刻起身,掀被下床,果然在外间浴室里找到了正在洗漱的明诚。

满嘴牙膏泡的人回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于是明楼倚在门框上问:“起这么早?要出门吗?”

明诚摇摇头,端起漱口杯大喝几口,把牙膏都吐干净了才说话:“没有,就想去外面吃个早饭。你也起来了?要不要我给你带点什么回来?”

紧张稍退,明楼望着他,含笑道:“那你等我一下,我收拾收拾,跟你一块去吃。”

听他这么说,明诚忽又改了主意:“算了,懒得走,不如点个外卖在家吃方便!”

明楼还是笑:“也好,那就省得换衣服了。”

“我去煮咖啡。”明诚面无表情地从他身前走过。

 

过后,两人餐桌旁对坐,百无聊赖地捧着咖啡等早饭。

明楼看着他眼下的乌青,斟酌片刻后问:“昨晚是不是没睡好?”

明诚心说这不是废话吗?你昨晚突然整出那么大动静,当时在场的人,从大姐到我,心得有多大才能睡得着觉呢?

但他只在心里默念,嘴上依然什么也不说,只轻轻点头嗯了一声。

“其实我也一晚上都没睡着,一直在等你。”

明诚双眉一皱:“等我?等我什么?”

“等你来找我啊!”

明诚眉头皱得更紧了:“我记得我好像没有跟你约定过。”

明楼笑吟吟地表示:“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去找过你,你自然也该来找我才是。”

明诚没好气地白他一眼,很快又垂眸沉默。

明楼接着笑道:“昨晚你欠我的这笔帐我得记一辈子!”

明诚发出一声长叹,抬起头,一脸认真地看向明楼:“放弃不行吗?趁现在还能收拾,咱们把事了了,以后能少很多麻烦!”

极短暂的愣神后,本该着急上火的人不怒反笑,尽量将话说得举重若轻:“那怎么行?最艰难的时候我都熬过来了,现在放弃多不经济?我不能砸自己的招牌!”说到这里,明楼终是敛起笑容,换用同样认真的眼神注视明诚:“我一定不会放弃!上一次会错你的意,不小心放了手,导致我们浪费这么多年。所以我绝不会再重蹈覆辙!我们就是应该长长久久在一起——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坚持这个选择,你不能再用那些根本不会发生的假想情况来甩掉我!”

不知是不是失眠导致的狂躁,听了这话,明诚不仅没受感动,反而瞪明楼:“你就不能不折腾我吗?”

“不能!”

“你!”明诚气结。好在这火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没两句话,他又只是干皱眉而已了。

明楼试图去拉他的手,被躲开,于是他只好强笑道:“我觉得被我折腾时你比较开怀,就算发火,至少总比把事情都憋在心里好。”

明诚无言以对。

明楼也只凝视他不说话。

沉默良久,明楼牵牵嘴角,终于再度开口。

“阿诚!”他唤道。

明诚垂着头,继续闷声不响。

“我不是不能放手。”明楼说完这句就顿住了。

明诚耐心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下文,只好抬头,用眼神询问。

明楼极浅淡地冲他笑笑:“如果你能找到一个人,男人女人都行,如果你能跟那个人心无牵挂、快快乐乐地在一起生活,那么不管有多不舍得,我都可以放手成全。可你能做到吗?这么多年,你放下过我们的过去吗?既然放不下,为什么还要白受煎熬呢?”

明诚被问得哑口无言,只能怔怔看着明楼。半晌,他嗫嚅道:“我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专情,从前有段时间,我真的喜欢过小珉。如果不是因为宋琪的突然出现,我们很可能会成为真正的恩爱夫妻。我对她……并不全是装的。只是当时我以为她并不爱我,所以才……”

“我知道。”

明诚有些吃惊:“你怎么会知道?”

“那天你在我办公室楼下呆坐,我一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了。那样的神情,从前我也见过的。”

明诚这才想起当年的那段小插曲,然后又回忆起更早之前的那次心碎过程,顿时目光又黯淡下去。


“我要谢谢小珉和明台!”明楼说。

“嗯?”

“如果不是因为小珉走了,如果不是因为明台灌醉你,我大概永远都看不到你真正伤心的样子。”瞅准时机,明楼终于拉住明诚的手,感慨万千:“当年,你急急忙忙跑去杭州,我以为你只是因为生气,所以不想看见我。直到那天晚上,我在床边守着喝醉的你,一寸一寸近距离观察那些憔悴,我才突然明白——你走,其实只是不愿叫人发觉你的痛苦,因此只能躲去没有熟人的地方独自疗伤。你一直就是这种倔脾气,是我过于失察!想通这些,我真是后悔得不得了——那时候,假如我没走,而是去找你,然后像现在这样横下心缠住你不放,一切都会不一样的。你说我们能够多享多少幸福啊?”

明诚闻言只觉眼眶一热,正想起身避往厨房以免当场哭出来,门铃声及时响起。

“外卖到了,我去拿。”明诚逃也似的往大门而去。

掌心忽然一空,明楼来不及也没理由阻止明诚的逃离,只能伸手去拿桌上的纸巾。

明诚的眼泪含在眼眶里打转,但明楼的,早在说话时就已急急淌下来了。





评论 ( 26 )
热度 ( 14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