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五十三)

食不知味地吃完早饭,明诚又机械地收拾起碗碟。

明楼想帮忙,被阻止了:“不用了,你不是一晚没睡吗,再去歇会儿吧!”

明楼嘴上不坚持,脚还是跟着去了厨房:“好,那我待会去沙发上躺会儿,你今天打算做什么?”

明诚看着窗外阴雨绵绵的天气,轻叹一口气:“不做什么,没有突发情况就在家休息吧!”

“前些日子你不在的时候,我经常在那张长沙发上睡觉。”明楼忽然没头没脑地说出这么句话。

明诚哦了一声,继续一派专注地洗碗。

“等你洗好了,过来坐会儿,我告诉你为什么。”

“嗯?”明诚蹙眉看向明楼。其实他并不觉得喜欢在沙发上睡觉是什么值得深究的问题,更不好奇背后的缘故,所以对明楼这话深感莫名其妙。

明楼也不解释,微笑转身而去。


少时,明诚洗好碗,在厨房中踌躇片刻,终于还是不得不往沙发而去。

明楼没有躺在那张他号称个人最喜欢的沙发上,而是坐在最靠近的一角。见明诚过来,他微笑迎接,用眼神示意来人坐到那张沙发上去。

明诚照办了。

“躺下吧!”明楼说。

明诚想了想,依言躺下,说出今天第一句玩笑:“怎么?你想催眠我吗?”

明楼笑容愈发愉快:“那你闭上眼,我试试。”

“不行。”明诚说。

“为何不行?”

“我会想到大姐。”明诚的语气又沉重起来。

明楼闻言,将手覆上他的额头。明诚原本想推开,但那厚实手掌中的温暖着实让人很舒服,他有些贪恋这触感。

“放心吧!”明楼说:“最多一周就会有结果的,我相信会是好结果。”

“你就一点也不担心?”

“开口之前有点,现在已经不担心了。”

明诚硬起心肠扒下那只手,斜斜横他一眼:“你至少该跟我打声招呼的!”

“哦?你会同意吗?”

明诚不说话了。

明楼低低一笑:“反正是免不了的事,早说晚说都一样。”

“能一样吗?”明诚继续瞪他:“你一点心理准备都不给,还不知现在大姐会气成什么样呢!”

“放心吧!如果真气狠了,小家伙一定会来找我们打听情况的。现在风平浪静,就说明大姐至少看起来没什么不对劲。”

明诚:“……”

明楼按住他的手,笑着哄道:“赶紧睡吧!睡一觉醒来什么都会好的。”

“睡?说喜欢睡沙发的好像是你不是我吧!”

明楼干脆挪了个位置,坐到明诚腰边。明诚来不及阻挡,只好往里让了让,留出足够的位置给人坐。

明楼笑眯眯地俯视他:“现在我告诉你我为什么喜欢睡沙发吧!”

明诚没好气地转脸闭眼:“不用麻烦了,我不好奇。”

明楼还是说了:“你有没有这种感觉?太寂寞的时候,一个人躺在床上很难睡着,反而沙发没那么容易引发孤独感,心情一松,稀里糊涂就睡着了。”

明诚凝神想了好一会儿,选择不回答明楼的问题:“我没法睡着,周一我得去总部开会……”

“需要我护驾送过去吗?”

“你还嫌不够乱?”

“哪里乱了?”明楼弹弹他的鼻子,笑道:“我就没见过比咱们还洁身自好的人!”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那你举出反证来!”明楼点点他的额头:“举不出来就是诽谤!”

明诚没好气地挡开他的手,转过身,彻底不理了。

明楼轻轻叹口气,又唤了一声“阿诚!”

“干嘛!”

明楼没说要干嘛,反而起身走了。

听脚步声是往卧室而去,明诚正纳闷这牛皮糖今天怎么这么容易就被打发了,那脚步声又回来了。

“盖好,别着凉了!”

原来明楼刚才是去拿被子了。

这张沙发长宽跟一张小号单人床差不多,拿来睡觉也没什么不可以。

甚至于,挤下两个人一起睡也可以——只要睡姿调整好了。

当感觉到明楼贴过来时,明诚立马就想起身。

明楼当然会紧紧搂住不让。

“别闹了!”明楼的口吻像在哄孩子:“好好休息,不然全世界都要知道咱们家里出事了!”


嘿!到底是谁在挑事闹腾啊?

听到明楼的话,明诚气得差点要去咬他横在自己胸前的胳膊。却听明楼又道:“睡不着我可以给你讲故事,你想听什么?”

明诚只觉心仿佛漏跳了一拍,毫无理由就消了气,既不想咬也不想走了。

这天,他们第一次分享了个十分香甜的回笼觉。有了这么个古怪的小灶,明诚对即将到来的周一大考也就没那么焦虑了。




评论 ( 23 )
热度 ( 14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