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五十四)

54


周一的例会,明董事长并未出席,她甚至都没来公司——公开消息说是去北边视察工作去了。

明诚坐在长条桌的一角,由于心情忐忑,话便特别少。

于是散会时,受托主持会议的蔡总过来拍他的肩膀,很是关切地问:“今天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看你脸色不大好。”

明诚尽量不显敷衍地朝对方笑笑:“没什么,可能要感冒了,这几天嗓子不舒服。”

“噢,最近寒潮来了降温厉害,流感也多,还是抽空去看看医生吧!”

明诚点点头,向这位老资格前辈兼上司礼貌告退。


回到自己办公室,明诚翻来覆去摆弄着手机,怎么也鼓不起勇气去主动联系大姐。

临近午休时分,明楼发信息来问情况

-会开得怎么样?

-大姐没来。

明楼发了个带卡通表情的“哦”。

明诚有点牙痒痒地质问始作俑者

-就这样?你就不能有点建设性的表态?

-别担心,给大姐一点时间就好。

完全淡定不下来的人忽然心头火起,气得差点摔手机。

明楼仿佛感觉到了他的怒意,又发道

-不然我晚上回家去找大姐负荆请罪?

不用开视频,明诚都能看到明楼是用怎样的嬉皮笑脸打出这行字的,愈发气结,干脆不理他了。

过了一会儿,明楼问

-好吃吗?

明诚莫名其妙

-吃什么?

-没什么,我问你午饭吃得怎么样?

明诚觉得对方实在有些无聊,又懒得理他了。

不多时,小朱敲门进来,递给老板一个包裹:“诚总,您的快递。”

明诚道了谢,一边找裁纸刀来开箱一边奇怪——最近好像没网购,这是谁寄来的什么东西呢?

谜底很快揭晓。

原来箱子里竟是一盒手工曲奇,附有一张纸条,上头用他非常熟悉的笔迹写道:“他们说这个饼干很好吃,我觉得应该合你胃口。”

明诚不觉有些好笑,掀开盒盖尝了一块,黄油味道浓郁,的确是他喜欢的口味。

吃完后,他拿起手机给送礼者发信息

-你真老土!

-?!

-你不知道这招在各大写字楼里已经被用烂了么?幸好外包装看不出来,不然我就要被同事嘲笑了!

明楼发过来一个气鼓鼓的表情,说

-真不知好歹!

-你就不会带回家给我吃?非得浪费快递跑一趟?

发出去后,明诚猛然想到,寄这盒饼干时明楼肯定还不知道今天开会的情况,暗戳戳来这么一出惊喜,难道是想表达一下安慰或鼓舞?

然而,明楼不回答前面的问题,只问

-味道怎么样?

-还不错。

-我同事说这个吃完会让人有种幸福感,你感觉到了么?

明诚抿紧嘴唇,半晌才回道

-我感觉到了饱腹感。

-……..煮鹤焚琴!


夜夜难眠,成天掰着指头数日子,数到周五中午,明诚终于收到了来自大姐的信息

-下午有空的话单独回家来一趟。

相当简单冷淡的一句话,看不出怒气冲冲,也没有丝毫温情。

明诚怔怔盯着屏幕好一阵子,偏悲观地将其解读为暴风雨的前奏了。

但不管前方的风雨雷电有多猛,此时他已没了转身逃避的余地,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回答

-好的,知道了,我两点到可以吗?

-好。

思前想后老半天,明诚决定暂时不把这个消息告诉明楼。


下午,刚把车开进院子,明诚便听到了一阵叮叮咚咚的钢琴声——声音是从自己家里传出来的。

明诚吃了一惊——难道明台也在家?

他还以为大姐让他单独回来就是不想让更多人知道的意思呢!

 明台今天回来是巧合还是安排呢?

明诚有些搞不懂,心里的不安也随之升到顶点。

这不安影响了他的判断力,于是直到家门口他才听出来,屋里弹琴人的琴技太生涩了,以明台的水平,就算没乐谱,也不至于将一首《致爱丽丝》弹得如此磕磕巴巴的。

难道家里还有外人在?

这个猜想阻拦了明诚的开门动作,踌躇半晌,他终究还是觉得无路可逃,只能先进去再说。


弹琴的竟是大姐!


听到开门响动,琴声戛然而止。

坐在琴凳上的明镜转头看向来人。

惊讶加紧张,明诚都说不出一句“我回来了”,只是直挺挺站在那发怔。

明镜淡淡一笑。

这勉强苦笑般的表情像鞭子抽在明诚身上,使他愈发不敢开口了。

明镜也不跟他打招呼,转回头又伸手去滑琴键,来回滑了好几遍后她幽幽叹口气:“多少年没碰过琴了,小时候老师说我手指长,适合弹琴,爸爸妈妈也愿意我多往这方面发展……后来……这些那些,各种事太忙啦!”又是一声叹息,明镜没有再接着讲述有关钢琴的往事,转道:“你傻站在那干什么?进屋都不会了?”

明诚讷讷答应着,走到钢琴边,垂首站好,一副诚心接受批评的乖巧模样。

大姐看了他一眼,叹道:“这些年我对你们的关心是太少了,在我眼皮底下发生这么大的事我居然一点都没看出来。”

“大姐……”明诚欲言又止。

明镜摆摆手,起身道:“我们去院子里走走吧!”


评论 ( 18 )
热度 ( 13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