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五十五)

55


刚走出屋门,明镜便问:“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单独回来吗?”

明诚先是点了点头,然后觉得不妥,又摇了摇头。

明镜双眉一挑,好气又好笑地瞪他一眼,哼道:“因为我觉得你比明楼老实,不会当面扯谎来骗我!”

明诚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愈发不知说什么才好了。

明镜一边信步往前走,一边指着草坪中的椅子叹道:“那天你和小珉在那里……我们全家都看到了,当时只以为你们马上就要和好了,没想到现在竟是这么个情况!”

“大姐…….”明诚低低唤了一声,后面的话依然难以启齿。

“今天叫你回来,我主要是想搞清楚几个问题,你能老实回答吗?”

明诚点点头:“您问,我一定实话实说。”

“首先…….”明镜转过脸来直视明诚:“你究竟有没有欺骗过小珉?她真的不是因为这件事才一直不肯带小海回来的?”

明诚摇摇头:“我没有骗过她,她也没有生过我的气,我们的关系一直友好……还有,她明年可能就会回来了。”

明镜直勾勾盯了明诚近五秒钟,见他始终一脸坦然,终于笑了笑:“好,没骗就好,我不管外面怎么样,但咱们家的人不能做那些伤天害理的缺德事!只要这一条不犯,其他事咱们还有的商量。”

明诚有些哭笑不得地挠挠后脑勺:“不会不会,大姐您从小教导我们要堂堂正正做人,我怎么可能干那种骗婚的事呢?”

明镜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嗔道:“不要油嘴滑舌!这么说小珉一直知道你们的事?”

“从前不知道,她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明镜恨恨地哼了一声:“你和明楼倒还真会演,这么多年,在这么多亲近的人面前居然一点破绽都没露出来!”

“大姐!”明诚心里几番斟酌,吞吞吐吐地说:“其实我跟大哥不是您想的那样,我们俩的关系很短,而且好多年前就结束了,现在我们也没有…….总之,如果您实在不能接受,我们……”

“你们怎么样?”明镜追问:“你们就能各自去给我找个弟妹回来过安生日子?”

明诚低头不语。

明镜又叹了口气:“那天我也看出来了,你不想跟我坦白,倒是明楼的决心比较坚定。”

明诚咬着嘴唇,继续不吭声。

“所以如果我实在不能接受,你们顶多也就是继续演戏哄我,绝不会像我希望的那样正常成家!”

“不会的!”明诚蓦然抬头看着大姐:“我是说我们不会再演戏,我想好了,如果您不能接受,我们一定断掉,就像过去那样。”

“你以为我希望的只是你们断掉就够了?”

明诚一脸歉疚地抿紧嘴唇,好半天才嗫嚅道:“大姐的意思我明白,可我肯定是不会再结婚的了。”

“那明楼呢?”

“大哥他…….”明诚迟疑着,心里暗暗矛盾能不能在这当头火上浇油地提一下汪曼春什么的。

孰料明镜看着他的脸色,忽然问道:“阿诚你是心甘情愿的吗?”

“嗯?”

明镜蹙眉叹了口气:“明楼的脑子太精明、嘴太会哄人,我了解他,他要是存心下套给谁钻,很少有人能逃得过。你对他,真有那份心思吗?还是说,你是被他缠得没办法才答应的?”

明诚被问愣了。

这话该怎么说呢?要说缠,明楼这几个月的确是缠人得紧,搞得自己没处躲没处藏,只能跟他过起了形式上的同居生活;可要完全认可大姐的说法似乎也不对,毕竟这一切的开端并不是明楼先起了什么不轨的念头嘛!

明镜见他愁眉不语,愈发担心自己的猜测是真,忙问:“阿诚你不要有顾虑,如果真是明楼拿着恩义那些鬼话来压你,你告诉我,姐姐会替你做主。”

“嗯?”这一次,明诚是惊讶于自家大姐的脑洞之大了——她怎么会把自己的亲弟弟想得那么不堪呢?

不曾想,他的哭笑不得落在大姐眼里却完全是另外一种含义了。

“唉!你这孩子啊,从小就心思重,可再怎么想报答,这种事能违心答应吗?”明诚尚来不及措辞解释,明镜已连珠炮般抢白道:“那个混帐东西,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他!”

眼瞅明镜越说越火冒三丈,明诚赶紧抓着她的肩膀解释:“大姐您别着急,听我说,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其实这心思还是我先起的,好多年了,我一直不敢说,没想到还是被大哥发现了。那时候他对我根本就没想法,不过是见我害相思病可怜,他自己的感情又得不到您的认可,索性就违心成全了我。”

“嗯?”明镜像是在听天方夜谭:“他觉得你可怜?违心成全你?你们就是这么搞到一起去的?”

明诚一脸真挚地点点头:“是,所以大哥没有对我施压,我也不是为了报恩。我们在一起,纯属意外!”

明镜瞠目结舌,良久,她皱眉道:“可这不是明楼的作风。”

“什么?”

明镜露出看呆子的表情望着明诚,说:“明楼不是你说的那种人,这点我还是了解的。虽然他从小就特别疼爱、关心你,但你说他仅仅是为了这个就跟你在一起我是不信的。如果他当真一点想法都没有,绝不可能为了可怜你就违心勉强自己去成全你!你一定是搞错了!哼!你这傻孩子,真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明诚怔了怔,不由得讷声分辩道:“可那时不还有汪曼春嘛!大哥他……”觑了觑大姐的脸色,见没什么变化,明诚才放心接着道:“大哥他真心想在一起的人没指望,所以他就破罐子破摔来将就我了。”

听到这话,明镜直接被气笑了:“行,你要钻牛角尖就钻吧!反正你们的事我也管不了,随便你们自己吧!”

随我们自己?

明诚心念一动,张大眼睛看着明镜:“大姐,您的意思是……不反对了?”

“事到如今,我反对还有什么意义?”明镜咬着牙恨恨道:“你们骗了我这么久,现在还想让我背个强拆的锅?”

明诚百感交集,千言万语都汇成了一句:“谢谢大姐!”

“不用忙着谢我!”明镜忍不住戳了戳他的额角:“你们还是多想想以后该怎么办吧!你对将来有什么打算?”

明诚歪歪头:“没有,您不点头,我不太敢想将来的事。”

“现在我点头了,你们打算怎么办?要公开吗?然后一起跑到国外去双宿双栖?”

明诚用力摇摇头:“我不想公开,也不想出国,我喜欢家里跟以前一样。”

明镜点点头:“那万一瞒不住了呢?”

“我不怕!”说完这话,明诚又迟疑地看了一眼明镜,轻声说:“实在不行,出国也是一个选择。”

明镜会意:“你们不怕,但是担心我受不住,是么?”

明诚不吭声,明显是默认的意思。

明镜叹了口长气:“最艰难的是你们,我只希望你们自己能扛得住、少遭些罪。”

明诚动容地拉住明镜的手:“大姐!”

明镜低头想了想,说:“不管怎么样,明台还是要告诉的吧?”

明诚微微一笑:“这个自然。”

明镜又问:“还有小海呢?现在她小不懂事,等她长大了怎么办?你觉得她能接受吗?”

明诚沉吟片刻,不得不选择和盘托出:“我相信小海不会有什么意见,毕竟她从小跟着两个妈妈一起长大,那边这种情况是可以结婚、正大光明在一起的,她早就习惯了。”

“两个妈妈?”明镜想了一想才回过味来,大吃一惊:“你是说小珉她也是?”

明诚点点头。

“结婚前你就知道?”

明诚又点点头。

“你们瞒我瞒得好苦呀!”明镜柳眉高竖,生气之余又放下了心——这样看来,明诚跟程珉的确是两不相欠了!

想到这,明镜甩手往屋里走去,同时甩下一句话:“去把明楼叫回来,今天晚上全家一起在家吃饭,一个都不许缺席!”

明诚站在原地思索片刻,决定亲自去学校把那一大一小接回来。


也不知是基于什么考虑,两个哥哥在回家路上竟一点提示也没给小弟。

这就导致明台在饭桌上听到大姐宣布新家规时,不仅意外而且惶恐。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明镜放下酒杯,板着脸,威严感十足地扫了一圈桌边坐着的人,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我们家里没有法西斯,所以今后不许再搞任何地下活动,凡事都要及时通报。听到没有?”

两个大的心知肚明,自然是唯唯诺诺。

明小少爷虽然嘴里答应着,但顶着满头的问号总觉得过不去,终于忍不住问道:“大姐,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明镜眼风扫过明楼,问:“是你们自己说还是我来说?”

明楼与明诚对视一眼,脸皮比较薄的后者用眼神表示:反正我不说!

明楼若无其事地将目光转向明台,微微一笑:“是这样,我和阿诚今后会一直在一起生活了。”

小少爷反应十分机敏,不仅很快听懂了大哥话中深意,还特别迅速地合上自己由于瞬间过载而大张的下颌骨,笑嘻嘻地表示:“肥水不流外人田,挺好的呀!”

本来事情到了这里,全家人一起愉快地喝喝酒吃吃饭也就过去了。

可惜明小少爷也不知是最近误读了什么不良文章还是酒喝多了影响大脑,居然冷不丁冒出这么个问题:“那你们以后是算大哥大嫂还是二哥二嫂啊?”

大姐听不懂,转头问:“什么大嫂二嫂的?”

几乎是秒懂的两个人则不约而同地朝明台射出眼刀,刀锋里还带着弹幕:“死小子,关你什么事啊?!”

反应过来的明台后悔不已,既无法回答姐姐的追问,也不敢面对兄长的怒火,只得忙忙找个借口离开饭桌逃命去。

剩下的两人四目相对,瞬间对好台词,一起向大姐装傻:“不知道小家伙在说什么,现在年青人的语言我们是理解不了了,嘿嘿嘿!”


最后说一句,那之后,阿诚哥用三个月的零花钱让明台懂得了一个重要道理——言多必失!





评论 ( 36 )
热度 ( 13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