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五十六)

交底的团圆大餐吃完后,两人没有在老宅留宿。走之前,尽管明诚私下里给了好几个眼色,明楼却只做看不懂,硬是坚持与他一道走了。

车里,明诚正色看着他:“我觉得你该在家住两天,大姐也许有话要跟你说。”

“我相信会有,”明楼微微一笑:“但不是今天或者明天。”

明诚无语,只能踩下油门,往另一个家而去。


进屋后,明楼笑吟吟地拉住明诚:“好了,现在大姐已经点头了,你是不是可以搬回来啦?”

明诚眉头微蹙,不假思索地拒绝道:“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就这么住着吧!”

明楼嘴张了又张,劝说的话终究一句也没说出口,只是整个人的状态明显低落下去了:“那好吧!听你的,你觉得好就好。”

见他如此,明诚心头无可避免地掠过丝丝不忍,但他没有妥协,转身道:“时间不早了,赶紧休息吧!我累了一天,只想马上睡觉。”


洗澡的时间里,明诚仔细回忆了今天一系列事情的全过程——大姐的头的确算是点了,现在家里该知情的人已全部知晓,再想撇清与明楼的关系基本可算是不可能了,那么,继续坚持与他保持距离是否还有意义呢?

然不保持距离又要如何?

万一又不成怎么办?

这进退两难的纠结折磨着明诚,导致他在床上躺了几个小时都没睡着。

到最后,按捺不住想将心里话一吐为快的冲动让他学起了上周的明楼。

明诚起床,窸窸窣窣一路摸进自己从前的卧室。

打开门那一瞬,他有些犹疑,忽听床上传来声音说:“快过来,别站在风口,小心着凉。”

明诚无法,依言钻进了全是明楼体温的被子。

明楼抱住他,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欢喜之意:“做噩梦了吗?”

“去!”明诚立马否认:“你以为我还小吗?还会一做噩梦就来找你?”

明楼低笑:“我知道你人和胆子都不小了,是我刚刚问错了,该问你是不是想我了才对。”

明诚没好气地再度否认:“跟想不想无关,我只是来还账的。”

明楼迅速想了自己上回那句“我找你一回,你也该找我一回,否则要记账一辈子”的戏言,大乐:“等了这么多天才来,我得收利息才行!”

“我可以待得比你久一点。”

“一点哪够?你得一直待着才行!以后不许去睡客房了!”

明诚不置可否,伸手揽住明楼的背,低声在他耳边说:“我想我们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了。”

明楼偏头,吻了吻他才笑道:“自然不会再像从前,我们要比从前好得多才对!”

无需细想所谓好得多究竟指的是什么,明诚一把按住那只意图伸进自己衣摆里的手,态度坚决:“别乱动!”

“嗯?”这次,明楼终于探到了嘴唇的准确位置,正想贴上去,却被明诚躲开了。于是他不满地蹭了蹭明诚的肩膀:“你不难受吗?”

“什么?”

“这些年,我经常会忍不住想你……我不信你从来没想过我!”

听明白话中深意的明诚瞬时连耳根都红了。

“还好,”他说:“大概是从前在一起时想得太多了,所以后来反而不怎么想了,或者,也可能是年纪越大越冷淡的缘故吧?”

“胡说!你现在才多大?”明楼不赞同地轻轻咬了一口肩头,很快涌上一阵内疚和感伤:“从前是我不好,所以现在你得给我机会补偿,不然我会一直亏欠你的。”

明诚摇摇头:“不需要,你的确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但在这件事上你无需补偿我什么,这种事本来就该是你情我愿,从前你不喜欢,不想是应该的,谈不上亏欠不亏欠”

明楼低低一笑:“好,那就不说补偿,只说现在。”说着他抬头去吻明诚的下巴,同时手不安分地朝裤腰下方进发。

明诚攥住他的手,安抚性的回吻一记:“别急,慢慢来吧,我有些事还没考虑清楚,咱们等以后再说好不好?”

明楼点点头,顺势跟他接了一个漫长而湿润的吻。

尽管心里有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祥预感,明楼还是若无其事地笑道:“好,你慢慢考虑,只希望别让我们等太久。”


沉默了好一阵,明诚轻声吐出两个字:“睡吧!”



评论 ( 25 )
热度 ( 13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