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五十七)

元旦假期,虽然大姐没有明说,但明诚还是敏锐捕捉到了一些潜台词,于是跟明楼规规矩矩地在家里住了三天。

期间,据说大姐还跟大哥私下里说过这样的话:“反正现在我和明台都知道了,你们也不用偷偷摸摸演戏了,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吧!”

非常擅于领会言外之意的明教授稍做思忖,觉得可以这样理解姐姐的话——既然你们已经对家里出柜了,就不用楼上楼下分开了,住到一个房间里去吧!

他把自己的理解传达给了另一位当事人,结果遭来一记大白眼和拒绝三连:“不好,别闹,没必要!”

“为什么?”其实明楼自己也觉得在家里没必要那么亲热,但由于这段时间同明诚在某些事情上一直无法取得共识,所以他忍不住要向对方抬抬杠:“我觉得大姐说的很有道理,我们的确没必要在家里辛苦演戏。”

“我不觉得这是在演戏。”明诚淡淡一笑:“我觉得挺自在的。”

明楼脸一沉,因为他最不满的其实就是明诚享受这种自在,但当时他强压下心头的不满,直到春节后才寻了个机会向人讨口舌账。


那天,他们俩一同在家里看了部关于大熊猫的纪录片。看完后明诚长长伸了个懒腰,抬眼一瞧墙上的挂钟,不由得吓了一跳:“快十一点了!怎么时间过得这么快?感觉才刚吃过晚饭而已。”

明楼笑:“两个人在一起时间是会过得比较快。”

明诚不以为然地挑挑眉:“这跟人数有什么关系?该说节目精彩,让人忘记了时间才对吧!”

“噢?要是没有我在这陪你,你会怎么打发时间?能看到这么精彩的节目吗?”

明诚居然歪头认真想了想:“应该能吧!比如我可以养只猫,下班回来就抱着它看看电视,这样就不会错过什么精彩节目了。”

“猫?”明楼简直大跌眼镜:“你喜欢猫?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还有这种癖好?”

“因为我前妻喜欢,所以我就爱屋及乌了。”

明楼闻言,无语扶额。

明诚又笑嘻嘻地冲他眨眨眼:“如果你愿意每天对我学几声猫叫,我保证会更加爱你的!”

此言一出,认为学猫叫有损人格的那位立即毫不客气地将巴掌呼了过去。

明诚反应迅速,敏捷躲过。

一掌不成又来一掌,看架势,明老大今天是打定主意要好好整肃家风了。

明诚一边大笑一边躲闪,直退到沙发尽头无处可躲,他起身欲逃,却被扑过来的明楼一把压在了上回小憩过的长沙发上。

见情人用那样灼热的眼神居高临下俯视着自己,没法装作看不懂的明诚渐渐笑不出来了。他还是想跑,可明楼正跪坐在他腰腹间,令他根本没有一丝一毫挣脱的机会。

片刻后,明楼盯着他的眼睛,缓缓俯身来吻他。

这是一次相当温柔的唇舌交缠,明诚闭上眼,一边享受温存一边暗想——不用跑了,这样的吻,就算接一辈子也没什么不好。

然而明楼想分享的,又岂止是吻呢?

很快,他们都感觉到了对方正常的生理反应。

明楼满意地笑起来。

“阿诚!”明楼低声唤着,同时换了个地方坐下,以便他能伸手帮身下人一点小忙。

不料他才刚刚接触到那半勃的器官,本来还在意乱情迷的明诚忽然就触电般弹了起来。

“怎么了?”明楼被他吓了一跳,气氛陡然一变,同时硬起来的东西又不约而同地软了下去。

明诚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先是手足无措站在那,很快便转身要走。

明楼赶紧一把拉住他的手,违心道歉:“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

明诚轻轻叹息一声:“再给我一点时间吧!”

明楼答应着,把人拽回沙发坐好,然后跪在他身后紧紧抱住他说:“如果你真是冷淡到没有感觉,那么我们一直这样过下去也没关系,我只要每天醒来能看见你,能跟你分享生活就可以满足了。但你明明是有感觉的,为什么还要拒绝我?”

明诚只是听着,垂头不语,半晌,他拍拍明楼的胳膊:“今天太晚了,咱们赶紧洗洗睡吧!”说完,他已站起身:“今天你来收拾客厅吧,我先去洗澡了。”



评论 ( 18 )
热度 ( 13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