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五十八)

明楼关上电视,将弄乱的抱枕一一归位,很快便发现已没什么可收拾的。

百无聊赖的他给自己倒了杯酒,喝完后,浴室里的水声还没有停。

明楼思前想后考虑了约五秒钟,决定再去试一试。

他到卧室脱掉身上的衣服,在退堂鼓被锤响前,一丝不挂闯进了浴室。

浴帘拉开那一瞬,明诚看起来受惊不小,他瞪大眼睛,甚至下意识往墙角躲了躲。

其实明楼的难为情也没比他少多少,即便是梦里,他也从未在这样明亮的灯光下与人裸裎相对过。但无论如何,这一步既已跨出,便没有再回头的道理。于是明楼强压下那点不好意思的感觉,尽可能一脸轻松地冲明诚笑笑。然而始终没有往下扫过的视线还是在某种程度上出卖了他的紧张。好在此刻面前的人比他还要惊慌失措,所以完全无暇分析他的肢体语言。

“我帮你擦擦背吧!”明楼说。

明诚如梦方醒,拦下明楼伸过来的手,说:“不用了,我正好已经洗完,你来接着洗吧!”

话音未落,他已掀帘而出,完全没给对方留一点挽留的机会。

这当口,明楼也不大好意思再光着身子跑出去追人,只好站到花洒下真的洗起了澡。

越洗他的决心越坚定——就在今晚,就在这里,他不能让明诚再逃避下去了!


客厅的昏黄灯光里,明诚坐在沙发一隅,看起来特别认真投入地在喝一瓶水,听见明楼过来的声响也没抬头看一眼。

明楼走到他旁边坐下:“能告诉我究竟为什么吗?”

明诚停止喝水,却没回答问题,只直直盯着对面墙上漆黑一片的电视屏幕发愣。

明楼耐心等他开口,没有催促和打扰。

良久,明诚终于叹了口气说:“我不想进展太快,以免重蹈覆辙。”

明楼扳过他的脸,盯着他眼睛问:“我觉得这不是阻拦我们的最终理由,因为你现在想要的根本不是放慢速度,而是彻底裹足不前。”

明诚轻轻拉下他的手,淡淡一笑:“也许你说的没错,我只想能有一个喜欢的人互相陪伴终老,没有激情也不要紧,我不想破坏现在的和谐。”

“原因呢?”明楼追问:“为什么激情一定会破坏和谐?”

明诚垂眸沉思片刻,说:“那天下午,小珉告诉我,当年,如果不是我让她走,她本不想跟我离婚的。她说她那时候更喜欢的人其实是我,由于以为我只把她当作好朋友,所以放弃了。”

明楼不出声,默默等他继续说下去。

“我之前告诉过你的,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也是真心喜欢上她了。我曾经卖力表现,用心争取,就是希望能跟她像普通夫妻一样长长久久下去。没想到,却是事到临头功亏一篑。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让她走吗?”明诚苦笑道:“有一次我们在酒店里,试图像真正夫妻一样,结果她笑了场,我便没有办法再继续。我想,如果没有体会到那种尴尬,我们大概就不会误会彼此了。还有更早之前的我和你,你说你当时已经爱上我了,可我们为什么也没有办法享受那种亲密关系呢?如果真是两情相悦,你为什么感觉会像是在受刑?”

明楼无言以对。

明诚叹息着说:“有时候我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受到了什么诅咒,要永远跟心仪的人之间有道无法逾越的隔膜,使得真心也看起来像假意。”

明楼拉住他的手,沉声说:“我们是不是把简单的事搞复杂了?这种事一开始不顺利本就是人之常情,我们不用给它赋予太多的指向性意义,只要努力享受就好!”

“那如果享受不了呢?”明诚脸上浮现出一种苍白茫然的微笑:“假如你还是不喜欢,这次我们又能坚持多久?我没有信心,更害怕验证出我不愿接受的答案!”

明楼静静看着他,情难自已地贴上去亲了亲他才说:“其实我也很害怕,天天怕得要命!”

“怕什么?”

“我怕来不及,怕没有办法挽回你……最怕的是,你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爱我了!”

明诚神情萧瑟地叹口气:“我自己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像从前那样爱你,毕竟,那样无所顾忌的状态我现在是真的回不去了。”

听到这话,明楼忽然起身跨坐到了明诚腿上。

明诚尚来不及反应,已被捧住脸,吻了个结结实实。

吻毕,明楼抵着他的额头,低喘着说:“有件事,我一直想做,你别担心,我在梦里已经演习过很多次,绝不会出问题的!”




后记:

唔~~~反正肉渣是肯定发不出来滴,干脆就睡一觉再写吧!嘿嘿嘿!





评论 ( 28 )
热度 ( 13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