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十一)​

(十一)

休完假,明诚带着骄人的成绩和勉强可算是平复的情绪回上海接受了新的任命。

只可惜,日夜苦干经营出的业绩虽是实打实的存在,然而那看似怡然的心情却是毫无根基的空中楼阁,随便听到或想到点什么便能在顷刻间荡然无存。

所以这天,收到第一份从大洋彼岸寄来的邮件时,明诚心中一点愉快之意也没生出来。

偌大一个厚信封,里面只放了一张明信片,上面内容亦属平常,不过是明楼诚恳手书的几句祝贺之语。

心中存疑的人不管见到什么都忍不住要多心。

也不知是不是为了给受黄梅天荼毒的人带来一丝凉爽,明楼选择的明信片图案是一个圆滚滚的大雪人。

明诚看着雪人面上那一点红彤彤的胡萝卜鼻子,情不自禁地就联想到某个类似的配色——明楼雪白衬衫上的嫣红唇印。

一想到那晚的种种,他顿觉阵阵心烦意乱,不由得黑脸皱眉将明信片往茶几上一甩,转身便去洗澡更衣。

之后,经过冷热水劈头盖脸一顿强浇,他胸中那股无名业火总算堪堪退下。

待到神清气爽从浴室出来,明诚抬头扫一眼挂钟,八点刚过,算算时差,明楼那边应该是大清早。

算了,反正那人也没有早起的习惯,没必要特意去回说自己已收到卡片这样的废话——明诚强行给自己找了个不回复理由,顺势躺倒在沙发上,开始闭目养神。

养了不到半分钟,他终究耐不住,伸手又拿起那张明信片。没想到角度一变、背光一照,又暴露出这明信片原来还另有玄机——明诚发现写字那一面竟然印了很多心形暗纹。

看到那密密麻麻的一堆心,明诚先是一惊,继而为自己的“纯属多心”感到好笑。绝对是自己穿凿附会想多了,明楼小学毕业都多少年了?怎么可能还会用这种幼稚的手法来示爱?这事最合理的解释应该是寄明信片的人由始至终压根没发现有这些暗纹的存在才对。

明诚用卡片敲敲自己的眉心,不无嘲弄地一笑,同时暗暗自省——自作多情这种事做一次就够了,可别再傻乎乎地重蹈覆辙了,太烦太累,累人累己!

 

说来也巧,尽管脑中警告之声犹在回荡,然这样近距离贴着卡片却又使他意外察觉到了另一重玄机。

这卡片的味道......

明诚疑惑地将卡片贴住鼻子,使劲嗅了两秒后得以确定——是竹水的味道。

这肯定不是错觉。

虽然是极速到达的航空件,但如果仅仅是从寄件人身上沾染到的一点余味,绝对禁不住漂洋过海的时空稀释,肯定早就消散殆尽。香味能一直保存至今,必须得大量洒在卡片上才行。

难道这才是真正的暗示?

那人真会有这般脉脉婉转的心思吗?

明诚幽幽吐出一口气,他无法确知这熟悉味道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的结果。明楼的心思实在太难参透了。退一万步说,即便真是他故意用竹水浸染了明信片又怎样呢?比借香传情更甜蜜百倍的事他也不是没做过,结果呢?还不是镜花水月虚妄一场!

思及此,明诚弯起食指中节使劲叩了叩自己的眉心,再度警醒自己,一切都过去了,不管多难以自拔的感情都必须连根拔掉。从今往后,自己能且只能当他是兄长,别的一概不能再想。

 

 

 

 

 

后记:

感觉楼总消失太久了,勉强在中间给他加点戏,回头还是要回到诚哥的结婚始末啦!


评论 ( 24 )
热度 ( 21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