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十二)

电梯从地下车库升到一楼时停了下来,不是写字楼出入高峰时段,门开后,只有一个人上了电梯。

那人抬眼看到电梯里的明诚,瞬时怔住。

原来进电梯的竟是程珉。

一想到之前在杭州酒店里那前台说过的话,明诚对在这栋楼里碰见程珉也就不感到惊奇了。

话虽如此,程珉脸上那惊诧与茫然交错的复杂神情还是令明诚不由得楞了片刻,他一时无法确定对方这反应究竟是想装出素昧平生的样子却演过了头,还是真没想起来到底是在哪见过自己这张脸,于是他只好礼貌微笑一下,算是给这个同梯“陌生人”的礼貌致意。

程珉目光一错,这才发现明诚身边还有另一张极度熟稔的面孔,瞬时换上完全事务性的微笑,招呼道:“梁总。”

虽然方才两人目光的交会只是电光火石一瞬间,但精于世故的梁仲春怎么可能会觉察不到其中的异样,不过老江湖就是这点好,不管发现什么端倪都不会贸然当场点破。于是梁总也只是依样点头微笑,别无多话。

这之后,此电梯再无别人上下,很快便一路升到了程珉要去的楼层。她出电梯的时候,明诚脑中忽然冒出一点小遗憾:她今天没有用竹水......

明诚的嗅觉较一般人灵敏,因此向来最怕在电梯里遇到用香过度的人。不过嘛,虽说今天程珉没有用那款于他而言十分特别的香水,但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茉莉淡香却让明诚在遗憾之余又新生了几分欣赏之意。

他喜欢气味得体的人,哪怕今天程珉的服饰发型像足了老电影里的刻板女教师,令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至少大了10岁,明诚也觉得蛮好。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合眼缘吧?


话说缘分这东西真是玄妙莫测,莫说是看谁谁顺眼这种程度的莫名好感,时候一到,就连在茫茫人海中随便找条路便可迎面撞上的小概率事件也是时有发生的。

上面那话的意思并不是说明诚的车又与程珉的发生了追尾事故。

这一次,明诚看到程珉时,她的车已经趴窝了。

好在晚高峰时段已过,这条双向三车道的大路并未受程珉停车的影响,依然畅通。

明诚的记忆力就跟他的嗅觉一样好,驶近到能看清那辆打着双闪的mini车牌时,他脑中一闪,飞快想起了这辆眼熟的车是谁的座驾。

于是他在前面几米处也找了个不挡事的位置将车停好,下车去看看是否有可帮之处。

原来是右后轮胎爆了。

“我能搭把手吗?”明诚问得像是自己在请求别人的帮助。

程珉背对他来的方向,正扶着车身与脚下的扳手较劲,听到这话,她回过头,一脸错愕地望向明诚,两秒后,她总算想起了这人是谁,脸瞬时一冷,道:“谢谢,不过应该不用麻烦你了,我以前换过,知道该怎么弄。”

明诚不以为意地笑笑:“看你这架势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换,但两双手总比一双手要快些,这里毕竟是马路上,能快还是快些好,不然怕有万一啊!”

程珉皱皱眉头,终于还是理智战胜了情绪,退让了:“有一颗螺丝好像卡住了,要不你来试试?”

明诚闻言脱下外套,刚想递给程珉,却发现对方手上已有不少油污,只得顿住。程珉会意地侧过身,将车门让了出来:“先放车里吧!”

放好衣服,明诚弯腰仔细察看那颗据说已经卡住的螺丝,很快便有了解决之法,头也不抬地问:“有锤子吗?”

“有,等一下。”几秒后,程珉从后备箱里拿了一把递给他。

只见明诚乒里乓啷一阵敲,然后用扳手将那颗螺丝给拧松了。

“好了,再把千斤顶拿过来吧!”

已经心服口服的人二话不说地给明诚打起了下手。

十分钟后,备胎被顺利安好。

程珉从车里拿出湿巾给明诚擦手,也不知是受什么触动,她猛地想起了一些事,于是开始仔细打量他。

明诚略带疑惑地冲她微笑:“怎么?我脸也脏了”?

程珉神情恍惚地摇了摇头,用十分不确定的语气问道:“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

这下明诚更觉好笑了,点点头:“是见过,最近的一次是在贵公司的电梯里,大概一周前吧!”

“上上次是在北高峰后山?”程珉脸上浮现出一种说不出是悲是喜的古怪表情,许是不愿多提那天的缘故吧。

明诚挑挑眉,抿嘴微笑,算是默认了。

“我想问的是,这两次之外我们是不是还在类似的地方也见过?”程珉盯住他的脸:“不好意思,我这人不太能记住陌生人的长相,我只觉得眼下这情景似乎很眼熟。”

明诚一脸愉快地咧着嘴点头:“我也觉得很不好意思,上回在延安高架上撞坏你车灯罩的那个冒失鬼就是我。”

听到这话,程珉仿佛松了一口气,喃喃道:“噢,原来这就是你知道我名字的原因啊!”

“嗯!对,”明诚拱手作了个揖:“在下以车牌担保,我绝不是一个偷窥癖、跟踪狂!”

听到这话,程珉总算弯起唇角笑了:“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所以……上回你在山上说的那些全是瞎扯吧?”

明诚见她已经能坦然说起那天的事,彻底放下心来,接着有些不好意思地歪歪头:“呃…….我对这种表述好像没法有什么意见。”

程珉低头看一眼手表,“按说我至少该请顿饭表示感谢才是,可今天已经不早了,不如我们各回各家,改天你来公司时我再表示?”

明诚点点头,也不计较她还是有些明显的防备态度,躬身拿出自己的外套,爽快告别了。


十几分钟后,明诚开始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头,因为这段路程里,他和程珉的车一直都在同路往一个方向开,即使间或有几辆车夹到他们中间,可他们总会在某个红绿灯口发现对方又回到了视野里。

到最后,当他们一前一后开进了自家小区车库那条通道时,明诚不得不接受了最有可能的那个解释——他和程珉好像又做邻居了!

于是乎,车位离电梯间较近的明诚下车后没有即刻上楼,而是站在门口等着,直到看见把车停在另一片区域的程珉越走越近,他才笑着挥挥手:“你不要告诉我你也住这栋?”

程珉也在笑,只是笑容看起来要多几分无奈和尴尬:“除了这个答案,我好像也没别的可说了。”

“你住多久了?”明诚饶有兴味地问道:“怎么从来也没见过你呢?”

“上个礼拜刚搬来,”程珉耸耸肩:“所以没见过也正常。”

“你住几楼?”

“9楼。”不好意思彻底把天聊死的程珉静默几秒后,终于不得不开口问道:“你呢?”

此时电梯门正好开了,明诚但笑不语,跟着她走进电梯,先摁下9,再摁下26,“如你所见,我住26楼。”


再度互相道别后,独自站在电梯里的明诚微蹙起眉头,少了那阵茉莉香气的遮盖,手上残余的油污气味瞬间明显起来,他觉得有些反胃。








后记:

我觉得自己真是宅得可以,想让谁跟谁在一起,就打发他们先住到一起,这简直就是我在现实里的某些写照嘛——不管金钱还是爱情,都不能吸引我长途跋涉,我只喜欢在家门口活动,嗯!







评论 ( 27 )
热度 ( 21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