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十三)

畅销新书柜台,一本小说腰封上写着这样两行字:“重要的是交到真正的朋友,一个灵魂伴侣,一个永远都不会抛弃你的人,这比爱情重要的多。

信步走到这里的明诚瞅见,停下脚步,又将那话细细读了一遍,然后,向来不怎么爱跟风读流行小说的他一反常态地拿起那本书,顾不上看背面的内容简介,径直走向收银台付了款。


从收银台后的玻璃帷幕望出去,外面炎炎烈日依旧令人目眩。明诚遂打消了去江边走走的念头,就近去书店附设的茶座打发这顿午饭。

办公区周边的用餐地中午大多是人满为患的,哪怕在这个并不以餐饮为主业的书店也不例外。经过服务生的指引,明诚总算在窗边找到了个看起来像是临时加出来的小桌。

刚就座,便听见身后卡座里一个中气十足的女声道:“莉莉说让我们再点两个主厨沙拉,她和程姐马上就下来加入。”

负责点餐的女孩应了一声,不多时,又听她道:“听说这次的调动名单里又没有程姐,看来她还得窝在那跑数据,真惨!”

“是啊!”大嗓门饭友跟着应道:“也不知道程姐那会儿怎么想的,明明马上就要升职了却辞了职,结果没几天又回来,本来说让代一段就升的,没想到倒霉碰上这么大的人事变动,最挺她的黄总一走,她就被发配冷板凳了。真是一招错满盘输啊!”

“不至于吧,我看梁总对她态度也还不错呀!没准下次有好机会就给了呢?”

“光有口惠而已,要真想给机会这两次就该给了,程姐除了离职那事,这么多年在公司一直兢兢业业,专业又强…….”

说到这,同桌姑娘忽然冲外间招了招手:“这边。”

大嗓门那个听了也就赶紧闭口不再继续往下说。

明诚眼皮一抬,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外面来的两人中有一个是程珉。他抬起头,笑吟吟地冲已走到自己桌旁的程珉点点头:“嗨!真巧啊!”

程珉很是吃了一惊,停下脚步:“是啊,真巧,你怎么会到这来吃饭?”

“我来这边办事,看到有家新开的书店就进来逛了逛。”顿了顿,明诚又笑着补充道:“下午要去楼上开个会,中间这点时间就来这打发了。”

程珉微微一笑,问:“是去20楼开会?”

明诚点点头:“对!”

程珉瞥了一眼邻桌的同事们,礼貌告退:“真不好意思我今天已经有安排了,下次你要是再过来,方便的话提前说一声,我好谢谢你上次的帮忙。”


结果,这个约定不明的答谢饭局最终还是在别处完成的。


那个周六的下午,两人偶遇在小区快递柜前。

仅拿着一个信封的明诚试图接过程珉手上的大纸箱,却被婉拒:“只是体积大,并不重,不用麻烦了。”

于是明诚只好讪笑道:“我们上下班出门时间应该差不多,居然一次都没在电梯里遇到,说来也是很难得!”

“要是知道缘故就不算难得了,”程珉在纸箱后冲他挑挑眉:“因为我都是爬楼梯上下的。”

“啊?”明诚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没办法,抽不出那么多空去专门锻炼身体,只好充分利用这些碎片时间了。”

“真有毅力,值得学习!”

“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嘛!”

说话间,两人已来到单元门口,明诚替她拉住门,笑道:“好熟悉的口号,咱俩不会是校友吧?”

程珉没有立刻回答,在电梯前等了几秒后,她仿佛下定某种决心般扬脸冲明诚一笑:“应该是,梁总是这么告诉我的。”

明诚闻言,略带惊诧地望着她,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

只见程珉又道:“我们公司周边有几个环境一流的餐厅,下次你再来开会我们可以去吃一吃,不用担心吃穷我,因为请你吃饭梁总会给我报销的。”

商场由来如战场,即便是合作伙伴,互相搞搞情报战也不是什么稀罕事。终于彻底会意的明诚极浅淡地抿嘴一笑:“明宇只是个小公司,梁总太高看我了。”

程珉不无嘲弄的弯弯嘴角:“可你姓明,明氏集团可不是什么小公司了。”

“我以为研发部门的人不会太掺和这些事。”

“梁总说了,公司是一个整体,大家要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程珉越说脸上的嘲讽之意越深。

话说到这,电梯终于到了,两人一路无言地各回各家。


到家后,明诚拆开信封,里面果然又是明楼寄来的明信片。

“偶然在博物馆看到这张,觉得上面印着的算盘跟你小时候用过的那个特别像,难得有这样的机缘,就想着给你寄一张一同欣赏留念。”

看到这话,明诚当然无法避免地被勾起了年少时被某个很有数学天分的人手把手教珠算的场景,然后,莫名的,他忽又想起了楼下的程珉,作为精算部门的一员,她是不是也同样精通这个呢?


怎么好端端的突然想起那个刺猬来了?明诚很是吃惊。

随后他仔细比较了一番,觉得除去专业上的重合,程珉跟明楼还是没多少相似之处的。譬如说刚刚发生的那事吧,如果换做是明楼,即便对上司安排的任务不齿,顶多不过是置之不理,绝不会耿直得对人自揭老底!

想到这里,他放心地对自己赞了她一句——虽然冷脸不大好看,可这样直来直往的性子亦是相当难能可贵的!

完全不像某人!

思及此,心念一动的明诚将明信片凑近鼻子闻了闻,果不其然,跟上张一样,这张也有淡淡的竹水香气。

明楼不可能连续两次不小心碰翻香水瓶,所以这一定是有意为之了。

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话不是早已说的很清楚了吗?

如果他真想努力挽留两人的关系,为什么又要跑到美国去呆着?

世界那么大,为什么非要去汪曼春也在的那个地方?

他说的做的这些究竟是为了示情还是致歉?

怎么想都应该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些吧?


十分不耐烦明楼这做派的明诚忽然把心一横,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


“你喜欢吃面条吗?”

电话那头的程珉十分不解:“什么?”

“我知道有个地方的面条十分好吃,每天限量供应的,离家也不远,开车二十分钟就到,要不要去试试?”

“你想让我请你吃面?”

“唔,那小店估计开不出发票来,报销有点困难,所以咱们AA也行。”

电话里传来程珉的低笑声,片刻后才止住:“好吧,你想什么时候去?”

“十分钟后车库见怎么样?”

“行!”










后记:

引用的话来自:贝内迪克特·韦尔斯《直到孤独尽头》



评论 ( 15 )
热度 ( 209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