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十四)

密闭车厢里,明诚再度闻到了竹水的味道。

似乎程珉只有在休息日才使用这款香水,明诚对原因颇有些好奇,然而考虑到两人还没熟到可以随便问这种问题的程度,他只好化身为饭托来打破沉默:“听说那家店的招牌面特别好吃,希望咱们今天够运气能赶上。”

程珉狐疑地望向他:“怎么?你没吃过吗?”

明诚有些难为情地笑了:“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去的都不够早,所以……”沉吟片刻他又道:“不过它家的烤串特别像小桥的味道,即使我们今天又赶不上,至少还可以在那吃一顿追忆校园饭。”

程珉蹙眉一想,问:“那家店是不是在余杭路附近?”

“对呀!你也吃过吗?”

程珉露出一个没奈何的笑容:“那家店你这个点去是肯定吃不到招牌面的,两个小时前应该就吃不着了,赶也是白赶。”

明诚转头,眼巴巴地望向她:“那可如何是好?备选的烤串能打动你吗?”

程珉有些忍俊不禁:“你真那么想吃?”

明诚非常诚恳地点点头:“没准我们今天运气特别好呢?”

“唔,你运气是不错,”程珉笑着拿起手机,一边翻通讯录一边头也不抬地说:“看在你这么有心的份上,今天我怎么也得成全吃货一次。”

明诚正想发问,却见她电话已经接通,又听她对电话那头说:“惠姨,我是小珉,招牌面还有吗?我带个朋友过来吃,嗯,对,20分钟左右到。”

放下电话,看着目瞪口呆的明诚,程珉嫣然一笑:“好了,今天你肯定能吃到招牌面了。”

“你可别告诉我那店是你家开的?”

程珉耸耸肩:“算是一个远房表姨吧,以前去的很勤,所以就走熟了……对了,关系再好,白吃也不行,待会儿账还是要照付的哦。”


不多时,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店里,老板娘一见程珉便迎上前亲热招呼道:“哎呀小珉,你可好久没来了啊!”

“是啊惠姨,最近工作太忙,都是在公司里吃外卖。”

“现在年轻人真是辛苦啊!”老板娘一边引他们往里间去一边又道:“琪琪也是好久没来了,她今天也不休息吗?”

“她出国去了,这几年应该都不会回来了。”

“啊?怎么突然出国去了,去哪里了呀?”

程珉还没来得及回答,一行人已来到了阁楼上一张小桌旁,惠姨看到一路跟过来的明诚,拿手一拍额头:“哎呀呀,光顾着跟你说话,倒把客人给忘了,不好意思啊!”

明诚赶紧含笑上来问了一声阿姨好。

惠姨笑眯眯地上下打量他好几个来回,冲程珉挤眉弄眼:“你朋友啊?蛮不错呀,一表人才……”

程珉面色尴尬:“不是呀,他只是我客户,我听说他想吃招牌面一直吃不到才带他过来的。”

惠姨又看了一眼明诚,越看越觉得这男子风度翩翩招人喜欢,本想说两句玩笑话帮着撮合撮合,然而一看程珉的脸色,又怕说错话真会影响她工作,于是只得作罢,笑笑道:“喜欢吃我家的面那以后就常来吧,阿姨这个位置专给你们留的,外面人进都进不来。”


等惠姨一出去,明诚笑看程珉:“只说客户是不是太见外了,怎么说还有邻居和校友两层关系在呢!”

不知为何,程珉的情绪明显低落了下去:“可我的确只因为你是重要客户才特别优待你的,那两层关系对我来说纯属可有可无。”

明诚轻点一下头,自我解嘲:“那好吧!我会尽量做一个好客户的。”

程珉似乎有些意外:“你不介意吗?”

“介意什么?”

“我利用你在上司面前博好感。”

明诚不以为意地歪歪头:“我看起来像是很容易被套话的那种人吗?”

程珉一怔,体味出言外之意后竟也没生气,反而还咧嘴一笑:“也是,像我这种段位的小角色想要套路你是有些不自量力,你的确没必要对我设防。”

“利用价值也是价值,”明诚笑眯眯地说:“这年头交朋友要是还死守着所谓不以利聚的君子之道未免太不现实了,无论如何,一个人有价值总好过没价值,能对朋友有价值并不是什么值得生气的事。”

“我们是朋友?”

“来这之前我还不能肯定是不是要交你这个朋友,但现在我很确定了。”

“就为了以后能吃到招牌面?”

“看,你这么聪明又有利用价值,没道理让我不想结交吧?”

程珉一时失语,转头望着窗外,几秒后笑看明诚:“好吧!朋友你是哪个专业哪级的啊?”

“化学系,06级。”

程珉脸上忽然绽开了一朵花:“哎呀呀,我是经管05级的,所以我是你师姐呀!以后记得要更尊重姐姐一些哦!”

明诚抱手靠向椅背,笑得大有深意:“我能冒昧问一声师姐的年纪吗?”

程珉非常爽快地报了个数。

明诚甩甩头,笑道:“真不好意思,在下脑子迟钝,上学晚,不小心比你大了一岁,所以这个姐姐你是当不上了。”说着,他摊摊手,又堵住了对方后面想说的话:“咱们又不是一个专业的,没有同门之谊,师姐这个称呼也不太恰当,还是互相叫名字吧!”

“锱铢必较啊!”程珉冲他眨眨眼。

明诚面露得色:“该说寸土不让才对!”


吃完面,明诚看看已经西沉的落日,建议:“吃得有点撑,要不要附近走走再回去?”

程珉欣然答应。

两人维持着半人宽的间距并排信步,有一搭没一搭地议论周边那些老建筑,十来分钟后,明诚指着一座十分破旧的老楼道:“据说这里是宋庆龄小时候住过的地方,他父亲在这一块布过道。”

程珉闻言,抬头仔细看了看那杂乱破落的老楼,有些难以相信:“宋家不是很有钱吗?怎么会住这么破的房子?”

“具体我也没研究过,也许当时住的房子不是这样的吧!”明诚微微一笑:“不过老话说英雄不问出处,即便小时候住的真是这样的破房子,也不耽误她日后成为国母嘛!”

程珉停住脚步,望着那破楼出了好一会儿神,蓦地叹口气:“你说,如果当初宋庆龄嫁的那个人不只是比她年长许多,还有别的更难为世人接受的问题,她父亲会怎么样呢?能接受吗?”

明诚只当她这是偶然兴起的一问,略想了想后道:“开始难免会有些情绪,可如果是真心希望孩子幸福的父亲,最终应该还是会接受的。”

听他这么说,程珉嘴角浮现出一抹奇异的笑。“咱们回去吧!”她轻声说:“我走得有点累了。”






评论 ( 18 )
热度 ( 21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