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十八)

一周后,程珉在自己手机上看到这样一条新闻标题《竞争对手秒变合作伙伴,竟全靠内鬼铺线架桥》,配图里有两家公司招牌,有一个正是明宇。

熟悉的人,好奇的事,本就时时都在关注财经板块的她自然要点进去详看。

才看到一半,她收到了新闻当事人发来的信息

-下午我要去你们公司开会,要不要一块在附近吃顿晚饭?

程珉想了想,横竖这几天也没有加班的热情,与其在办公室低效工作,不如去蹭顿大餐换换心情,于是回道

-行,回头你开完会叫我一声就是。

 

程珉原以为明诚会在附近找个口碑不错的饭店吃喝一番,不料却被他带上了一艘游艇。

“明总,您这是打算上演哪部偶像剧桥段吗?”程珉环视一圈后揶揄道:“我丑话说在前头,这可是严重超出我权限的招待花费,就算能开发票我也报销不了的,所以今晚我绝不负责买单。”

明诚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明白,我也一样,今晚我也没打算付钱。”

“你的意思是这是一顿霸王餐?”程珉配合地做恍然大悟状:“所以吃完后,我们是不是得跳船跑单?”说着,她露出很苦恼的表情:“虽然咱们学校是要求会游泳才能毕业,但我从没在泳池之外的地方游过,没有信心能跑单成功啊!”

“别担心,我在旁边安排了接应的小船,咱们绝对淹不死!”

听到这话,程珉终于绷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笑罢,她敲敲桌面道:“哎,说真的,你这架势真的很吓人,我会误会的......如果你真有那意思,信不信我现在就跳船给你看!”

明诚耸耸肩:“彼此彼此,难道你上周不是这么吓我的?”

“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如此睚眦必报呢?”程珉摇摇头:“而且还用这么浪费的方式!”

明诚笑嘻嘻地摆手:“以牙还牙我承认,但浪费可真没有,今天我们在这吃饭是不用花钱的。”

“为什么?”

“明天公司有个签约仪式在这里举行,今天他们要提前来做准备,租金已经付出去了,我们来不来都一样。”

“不对吧!”程珉忽然想到:“多吃一顿饭的油钱饭钱也包了?哪家公司这样做生意的?不怕赔本?”

明诚抬眼看向天花板:“说的也是呀......唔,所以,吃饭费用我是这样解决的。”说完,他变戏法般飞快从桌下拿出一个纸袋。

居然是汉堡王的外卖!

程珉瞠目片刻,最后抿嘴一笑:“好吧!今天是你赢了,计划周密,毫无疏漏。”

“能得到您的肯定真是莫大的荣幸。”

程珉接过他递来的汽水,慢悠悠喝下一口道:“太谦虚了,你值得肯定的事可不止这一桩,我上午看到新闻了,这次的半渡而击使得实在妙,没想到被废标后最大份的利润还是被明宇拿走了。”

明诚不以为意地耸耸肩:“中标方的营运能力本来就不足以吃下那个项目,如果不是他们使阴招在先,我也不会去抢断市面上的存货,不过说真的,能拿回那么大份额我事前也没想到,很不可思议。”

“因为他们自己的库存太少?”

明诚点点头:“他们流动性不足,储备的库存连头期的供给都不够,而违约金定得又那么高,所以宁可被我吃大头也不敢不合作。”说着,他一脸愉快地环视舱房,又道:“这里的费用将全部由他们承担,也算是咱们胜利果实的一部分吧!理应大家一起来享用的。”

“跟我有关系吗?”

“当然,那天晚上如果不是你敲醒了我,我恐怕会一直坐在那窝火,众所周知,一个只顾生闷气的脑子可是想不出这么好的主意来的。”

“这么说我是大功臣了?”

“货真价实!”

“唉!”程珉看着面前的汉堡,摇头笑道:“如此说来,你这个犒赏好像有点寒酸呀!”

“如果您有需要,现在立马去请个五星大厨应该也还来得及!”

“咱们能不能来点有建设性的奖励,别把目光都放在吃上呀!”

明诚注视着她,沉思数秒后道:“今天下午我跟你们梁总在一起喝茶。”

“知道,你每次过来开会都要跟他私聊一阵的嘛!”

“监管政策出了重大转变,所以今后你们公司的主打产品必须转型,精算部将会非常缺人,尤其是研发处,听说连处长都缺。”

程珉不无嘲讽地笑笑:“难道梁总也给你画饼了?”

“算是在探我口风吧!”

程珉一怔,“什么?”虽然明诚脑子十分好使,可专业是不是差得太多了?隔行如隔山,这工作可不是能随便跨界的。再说了,如果明诚来,要给个什么位置才能算不低就呢?

明诚会意地笑起来:“他跟我说到了你。”

“噢?怎么说?”

“他说这个岗位外聘有风险,内部提拔的话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程珉摸摸自己的头发,叹道:“可惜啊,我觉得他近期并没有提拔我的打算。”

明诚点头表示同意:“他也对我说了他的顾虑。”喝下一大口汽水后明诚接着解释道:“阻碍你升上去的主要是两点,第一点是从前突然离职的影响。有些处理,他不能不做个样子给人看,但从你坐了这么久冷板凳还没离开,他个人也愿意相信你对公司是有忠诚度的,所以他最担心的是第二点。”

“第二点是什么?”

“他不知道你今后对工作的投入度和稳定性是不是还能保持现在的状态。”

“嗯?”

“说白了就是你现在未婚未育,但年龄又很危险,说不准哪天突然结婚生孩子,然后一切以家庭为重心,占着位置出工不出力,公司会很难办。另外,如今生完孩子就跳槽的现象十分普遍,他很担心自己的栽培最后是替他人做了嫁衣。”

程珉冷笑:“梁总多虑了,一个小处长而已,还没到公司离开我就转不了的地步。”

“是有夸张的成分,但某种意义上我也能理解,坐在他那个位置,自己一手提拔的人如果转投别处,打脸的意味太重,毕竟,谁都不愿意别人说自己御下无方的嘛!”

程珉捏着汽水杯,半晌没有再开口。

明诚等了一会儿,笑问:“其实我个人也有些好奇,都说跳槽才是最快捷的上升途径,新闻里时不时就在说精算人才稀缺,我相信以你的能力,换份工作绝不是难事,为什么一直不走?”

程珉转头,望着对面江岸上陆家嘴的璀璨灯火出神数秒,随后苦笑:“其实精算圈的选择并没有人们以为的那么多,各项因素综合考量下来,我真正能去的地方也没几个,而其中大部分都不在上海,跳槽后涨出来的那部分待遇未必能弥补我其他隐形的损失,我只能选择做生不如做熟。”

明诚赞同点头:“是,很有道理,有时候一动不如一静,何况现在的公司也不是完全没机会。”

“还有,”程珉的望向另一边岸上,指着自己公司所在的那栋楼道:“我有一点不甘心,总想着在哪里跌倒的就要在哪里站起来,不能轻易逃跑。如果在目标没达成之前走了,感觉就像是做逃兵一样。”

明诚若有所悟,“这是你的第一份工作吧?”

“对!”程珉看向他:“有什么说法吗?”

“没什么,工作就像恋爱,总是第一个最不舍最难忘,让人历尽苦难痴心不改!”

程珉又不说话了。

两人默默欣赏了很久的江景后,程珉才再度打破沉默:“梁总跟你说那些,不会只为倾吐自己工作上的难处吧?”

“唔,你很了解自己上司的脾性嘛!”明诚笑着冲她眨眨眼:“虽然没有明说,但我想他的意思是希望我能为你的升职提供某种人情担保,甚至是风险补偿。”

“具体呢?”

“在聊到你之前,我们正在谈论明年的渠道返点,梁总的理想方案是明宇能在今年的基础上降五个点。”

程珉失笑:“我想我没有那么值钱吧!”

明诚歪头一笑,给她递了碗说教鸡汤:“人的价值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程珉无语地撇撇嘴:“请用人话描述你当时的答复。”

“没有答复,做生意都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现在距明年的协议达成还早得很,谁也不会把一份口头承诺当真。”明诚合掌抵住自己的下颌笑道:“完全的公私分明很难做到,但有件事师姐可以放心,在没有得到你的明确授权之前,我绝不会对你的工作施加任何影响,哪怕你升职对我也有好处!”

程珉不解:“对你有好处?什么好处?”

“身处的位置不同,掌握的信息分量也不同,通常来说,越高越有价值。”

程珉面色微变:“所以,你是打算给我派跟梁总一样的任务?”

“信息都是互相传递的,但怎么使用是各人自己的事,任务也无所谓好坏,全看各人自己的标准而已。”明诚圆滑地承认了。

程珉冷冷一笑:“没想到我一下子入了两位老板的法眼……你就不担心我成为两边得利的双面间谍?”

“怎么会需要担心?这本就是对个人而言最聪明的选择!”

“因此互相利用才是交朋友的基础?”

程珉话说得尖刻,但明诚面不改色地轻点一下头:“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利用本来就是互相的,按我个人的看法,利益和使用皆是中性词,综合它们的涵义,我更愿意把你说的互相利用称之为互通有无的共赢。”

程珉听得一愣,半晌后终于微笑起来:“是,你说的很有道理,也许是我太书生意气了,但无论如何,每个人的处世之道不同,我只能说,我会尊重你的交友方针。”

“师姐,你的条条框框会不会太多了?”明诚笑嘻嘻地靠到椅背上,语气里有一点莫可名状的委屈之意:“上次吃饭,你暗示我交朋友不应牵扯风月,今天,你又嫌恶我过分现实,唉!做你的朋友真不容易啊!”

程珉禁不住也笑起来:“嗯!你说的对,是我做人太矫情了。”

“该说狷介之人,砭清激浊才是。”

“不敢当,”程珉举起汽水,言辞恳切:“我道歉,并保证今后不再对你指手画脚!”

明诚笑着与她碰杯:“言重了……其实把话说开也没什么不好,撇开那些不谈,我们还是好校友好邻居嘛,今后愉快相处的方式必定有的是,再说我是真的很想继续向你学习敲锣打鼓技术的。”

“敲锣打鼓?”程珉忍俊不禁:“就凭你这说法,估计想进步很难了。”

“假如老师有时间多开开小灶,学生还是可以进步显著的。”

程珉没有接话,托腮盯着江面上的霓虹倒影,好一会儿才笑道:“看来还是直钩钓鱼投入小回报大啊!”

明诚会意地咧嘴笑起来,自我解嘲道:“倘若你愿意做我的姜太公,明宇一定会有相称的位置给你!”

程珉愈发觉得好笑:“多谢明总赏识!”

“不客气!”

这一页就此翻过。



评论 ( 28 )
热度 ( 20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