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二十)

饶是见惯大阵仗,明诚还是被程珉这突然迸发的滔天怒火给惊到了,少顷,他慢慢起身,一脸严肃地望着她,话说得特别真心实意:“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所以我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或者道歉。我只能告诉你,我刚才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没有半点轻佻或愚弄的意思。有些东西一旦错过了时机,后面的努力就要事倍功半,也许是我门缝里看人,我以为你是想要通过一段适当的婚姻来帮着争取眼下的上升机会,所以才向我提要求。”

程珉继续用惊疑不定的目光望着他,良久,她问:“只是这样?你只是因为这些才要结婚的?可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明诚点点头:“如果你也赞成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的说法,那么,先结婚再慢慢恋爱的模式就没什么难以接受的。刚刚作出决定虽然只在一瞬间,但请相信我绝不是信口开河。我一直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考虑了很久才来向你表明这方面的意思。我知道,我们对彼此的感觉都远没有达到普通的恋爱结婚标准,我也的确没想到你会一上来就提结婚,可我真觉得我们挺合适的,所以我愿意为你冒一次险......如果你需要的话......毕竟,就我们身处的这个社会环境而言,一段失败婚姻对今后人生的影响程度在性别上还是有明显差异的。”明诚尽可能讲话说得迂回婉转,以免不小心又刺中了程珉身上的哪片女权逆鳞——虽说明诚从未觉得程珉是个杠精型的女权主义者,然而,考虑到今天的她实在太过反常,因此他不得不小心谨慎地择言开口。

程珉静静听着,神情茫然,良久,她像是失掉了力气般跌坐在沙发上。

明诚见了,下意识伸手去扶,却被她挡开。只见程珉脸上蓦地浮起嘲讽的笑意:“你以为我怕的是你不肯负责到底而跌了身价?”

果不其然,明诚的话被理解偏了,好在他还有解释的机会:“我不是这个意思,像你这样独立又能干的人,并不需要靠任何人的负责才能保持身价......我想说的是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一样,有些事谨慎、保守些也没什么不好。”

程珉面色渐渐缓和,扬手示意他坐下,不多时,她目光灼灼地盯住明诚,问:“你的意思是由于欣赏我这样谨慎保守的女人,所以才想跟我结婚?”

明诚一怔,虽然这样理解他的话颇有断章取义之嫌,但出于某些考虑,他还是轻轻点了一下头。

“听说当年查尔斯之所以弃卡米拉而娶戴安娜,仅仅因为戴安娜是个从未谈过恋爱的处女。”

咦?话题怎么会莫名其妙转到这种问题上来的?

大吃一惊地明诚正欲解释,程珉却没给他开口的机会,迅速冷笑道:“不好意思,我曾经差点跟人结婚,早就不是处女了!恐怕无法满足你的需求。”

听到这话,明诚无奈扶额,苦笑着自我解嘲:“师姐,你这人骂得可有点太狠啊,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你眼里居然是这么个无聊形象!”说罢,他站起身往冰箱走去:“我得喝瓶水自我安慰一下,你要喝什么?”

程珉没作声。

不多时,明诚带着两瓶矿泉水回来了:“作为客人,这么不请自拿是有点失礼,但我真的需要喝水。”

程珉接过他递来的水,目光里满是惊愕:“我这么说话你不生气?”

“说实话,是有一点上火,”一口气喝掉大半瓶水的人耸耸肩,“所以我迫切地需要水来灭火,又不敢劳您大驾。”

程珉垂头默然半晌,说:“对不起,刚才是我失态了,我欠你一次,我愿意随时弥补,假如哪天你需要一个出气筒,我也会像你一样包涵的。”

明诚深深看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后笑道:“那假如我说我不需要什么出气筒,只需要一个日后能够成为我妻子的女朋友呢?”

程珉眉头一蹙:“为什么选我?以你的条件,不可能找不到合适的结婚对象。”

“我说过了,我觉得你最合适,在我认识的人里,没有比你更适合的结婚对象了。”

“为什么?”程珉难以理解:“就因为我一直对你不假辞色?你是有受虐倾向吗?”

明诚微微一笑:“真诚的确是你的一大优点,这很难得!”

“真诚?”程珉不无讽刺地冷笑道:“你觉得我真诚?然而你连我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就被我的真诚打动了?”

“的确,我们认识的时间还不足以让我们对彼此有深入了解,可这不是什么无法解决的问题,今后我们完全可以在求同存异的原则下慢慢增进了解。”

“我对你没有任何超乎友情之外的特殊感情,也不打算有!”程珉说得斩钉截铁。

“我知道!”明诚在心里无声地解释道——正因如此我才不会感到内疚,我不能心安理得地去跟任何已经爱上我的人结婚——那是将自己受过的伤施加在另一个无辜者的身上,太不道德了!

程珉轻叹一口气:“那你为什么要跟我结婚?难道是因为越得不到的就越想要?可你看上去并不像那种征服欲过剩的人。”

“的确不是,”顿了好一会儿,明诚笑问她:“对你来说,婚姻意味着什么?”

“嗯?”程珉思忖半晌,一字一句慢慢说道:“是责任和义务,也是一种交代。”

“对谁的交代?”

程珉又叹了口气:“算是对家庭和社会吧!结婚了,就能少一点让别人对自己横加指责的理由,人情社会,对大龄单身人士总是不太友好。”

“非常同意,”明诚露出会心一笑:“此外,我还想说,婚姻也可以是一种盟约,直觉告诉我,我们将会成为彼此最志同道合的战友,互相信赖、互相扶持......这世界并不美好,但如果能有个人携手并肩共同进退便可以好过很多。”

听到这番话,程珉出人意料地紧张起来:“直觉告诉你?它告诉了你什么?”

“你过得很不开心,大概是因为一次结局不太好的恋爱,你想寄情于工作,却总被一些不公正的职场潜规则挡在机会之外。”

程珉稍稍松下一口气,她拧开水瓶,喝下一口水后叹道:“看来你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

“嗯?”

放下水瓶,程珉自顾自走到沙发斜后方的大窗边,神情飘忽地望着窗外。良久,她转身面对一直在沙发静静等待的明诚,笑容凄切:“既然话已说到了这里,也许我是应该像你说的那样真诚一次。”

明诚见她神色不对,立即表示反对:“我并不想探究你的过去,我想要的只是将来,你不需要为了真诚而自揭伤疤,过去的已经过去,不管发生过什么都不重要了!”

程珉摇摇头:“不,对我来说,那些并没有过去,这辈子可能都过不去了,告诉你,是希望你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你期望的将来不可能在我身上实现。”

明诚站起身来,言辞恳切:“如果仅仅是为了拒绝我,你真的不必说那些,我已经很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保证,今后我不会再提这件事,我们可以继续回去做好朋友!”

程珉动容地抿嘴一笑:“谢谢你!我已经想好了,这些事还是该让你知道的......而且我也需要倾诉......只有全部告诉你,今后我们才能做真正的好朋友,相处时,一方总是小心翼翼地怕踩到未知缘由的痛脚是无法交心的。”

明诚凝神想了想,终于妥协:“好吧!你说。”

 

“我差点与之结婚的是个女人。”程珉注视着明诚,一字一句说得极慢:“这辈子,我不打算跟任何男性有亲密接触!”

短短两句话,蕴含的信息却极大。

这实在是颗过于重磅的炸弹,一时间,明诚除了张大双眼,什么表示都作不出来了。


评论 ( 33 )
热度 ( 20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