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AU】还没想好要叫什么——反正再也不叫楼杆情未了神马的了!(中)

11.21 关键词 【名字】 @楼诚深夜60分 

(上)

作为一个制服控,下午被帅裂苍穹的警服白瞬间治愈了,满血复活地滚回来更文,哦哈哈哈哈!

 

“不过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的话,看起来似乎也变得有点儿可爱了!”

                      ——平田真悲剧平男

3.

“所以,你真是那个电线杆......呃,精?”明楼觉得这个叫法真是拗口。

“对!”见对方终于愿意相信自己了,年轻人笑容灿烂地用力点点头。

“可是,不是都说建国后不许成精了吗?你为什么还可以呢?”明总说不清是问自问还是问人地低声咕哝道。

“哦!是这样的,”年轻人耐心解释:“此规定主要是用来限制那些过度发展的老物种,而对于我们这些新生事物,政策有特殊照顾,可以不受它约束。”



!!!

话说电线杆究竟算是哪门子的新生事物啊?

居然还需要特殊照顾?

明楼忍不住在心里羊驼奔腾,可转念一想,跟那些已经存在了成千上万年的动物植物们比起来,电线杆这玩意儿貌似还真是挺新的。




“嗯!好吧!这个我们先不管了,说点正经的吧!你现在来找我是需要我做什么吗?你们成了精的不是一般都应该去......”明楼顿了顿,一下子也想不出来成精后首先应该去哪里干什么,他只是下意识地认定怎么也不应该是守在家里等候自己这个凡人就对了。

年轻人收敛笑容神情凝重地望着他:“您不用做什么,是我需要向您报恩,在报答完您的恩情之前我哪里也不能去!”

“报恩?”明楼满面狐疑:“我有帮过你什么吗?”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有帮过一根电线杆什么。

“是的!”年轻人满脸感激之色,“三年前,如果不是您好心将我留了下来,我的本体就会被拆除并销毁,那样我也会形神俱灭,根本没机会修成人形。”

见眼前人如此认真地讲述一件实属荒诞不经的事,明楼心里不由自主地又信了几分:“其实你不必如此小题大做,我那时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回事,我是为自己高兴才把电......呃,你留下的,压根就不是想着要救你,所以,你也无需报答我!”

“那可不行,滴水之恩都要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我一定要报答的!”

明楼有些无奈地问道:“那你想怎么报答呢?”

电光火石间,他想起了很多传说故事,看向年轻人的眼神一下子多了几分担忧——如果这人下面敢说报恩就是要给自己生个孩子什么的,自己就得立马去买包水泥再把他灌回一根电线杆,明楼暗暗思忖着。



不会读心术的年轻人抿嘴一笑,神情愉快地注视着他,朗声宣告:“没有具体的计划,就是会陪在您身边,保护您、照顾您,尽量让您开心,直到您再也不需要我!”

明楼本想说自己并不需要别人保护照顾,让他不用费心了,还是自由去做些自己想做的事吧!然而话到嘴边,一对上那双闪烁着点点星光的眸子,无力招架的他瞬时又改变了主意——或许,有这样一个人陪在身边的感觉也不坏呢!

 

4.

“所以你应该跟聊斋里那些精怪们也差不多是吗?”

听完年轻人对自己经历的简略介绍,明楼迅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聊斋?”年轻人不太明白明楼说的是什么。

“嗯!一本很有意思的书,里面记载了很多跟你类似的“人”的故事。”看对方一脸向往的神色,明楼又补充道:“我书房里有这本书,想看的话待会儿可以找给你。”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您!”年轻人很高兴。

“你认识我们的文字吗?”明楼有些担心他的阅读能力。

年轻人点点头,还不自觉地加深了挺胸度以示自信:“认识的,您回来之前我就一直在看茶几上的杂志打发时间。”

然后,明楼终于想起了一个早就应该问的问题:“你有名字吗?”

年轻人一脸惊讶:“您小时候不是一直叫我阿诚吗?还把它写在了我身上!”

“呃......”其实明楼已经完全想不起还有这回事了,他有些尴尬地往回找补:“我的意思是想问你现在希望我怎么称呼你,毕竟你跟从前大不一样了嘛!”

年轻人咧嘴一笑:“我觉得阿诚蛮好听的!”

“好,那就阿诚!”

“那么您希望我称呼您什么呢?”阿诚礼尚往来地请教。

其实明楼的脑子早在第一时间就已自动蹦出个答案来了,然而仔细一想,他又觉得可能不大合乎实际情况,于是便不死心地问了句:“你多大了?”

“嗯......我是在您七岁的时候被生产并安装在院子里的,所以,我应该比您小七岁。”阿诚有些调皮地眨着眼睛看向明楼,似乎想要考考他的心算能力。

“怎么会这么小?”明楼大吃一惊,他以为对方的年龄起码是三位数了,没想到才这么点儿?

难道这年头已经连成精都可以速成了?!

“由于无法像植物或者动物那样在某个人迹罕至的地方默默修行,我们这类现代人造物的修行速度比其他的要快得多…....很多同类在使用寿命终结前就会因为落后而被淘汰销毁,所以即使用这样快的速度也没几个能最终能成精,大家能存在的时间实在太短了。如果不是幸运地遇上您,我现在也早就化为乌有了......”

阿诚前因后果说了一大串,而明楼却只注意接收到了一个信息——他比我小!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喜欢的那个答案就完全没问题了嘛!


所以,兴奋之下他笑容满面地建议:“既然你比我小,那以后就叫大哥好了!”

“好的,大哥!”阿诚毫无异议地喊出了第一声。



5.

毋庸置疑,阿诚人如其名,既不爱撒谎也不会满嘴跑火车,是个诚实且靠谱的好青年,只是,他偶尔会自己打脸。

譬如说,他告诉明楼自己吸日月之精华已小有道行,无需像凡人那样靠食物来维持生存,不吃不喝也是可以的。


然而,他们正式“搭伙”的第一顿饭却是这样的画面:

“你说你坐在这光看着我吃多别扭啊,就算不饿也可以尝点的嘛!”明楼一边劝说直直坐在椅子上的人一边夹了块红烧肉给他。

阿诚听话地吃进嘴里。

DUANG!

下一秒钟,明楼觉得阿诚不止是眼睛,简直连全身都开始在放光。

紧接着,他便看到这人在以“吃有吃相”这个范畴内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将桌上的食物全都品(xi)尝(juan)了一遍,包括佐料!

啊!从没想到原来吃东西是这么享受的事情呀!——这是明楼从阿诚身体弧光解读出来的心声。

吃到尾声,明楼不禁有些后悔今天点的外卖量太少,因为他能明显看出阿诚其实是为了不饿着他这个大哥才勉强克制住了横扫桌面的渴望。

“要不我再叫点宵夜?”已经吃饱了的人好心建议。

阿诚的眼睛亮了亮,又不大好意思地自己摁灭了,“今天就算了吧!”

“冰箱里可能还有些吃的,我去找找看!”

阿诚没有拒绝。


传说从那晚开始,明总家的冰箱就再也没有满过了。







6.

第二桩打脸的事严格意义上来说也是在同一天发生的,虽然被发现的时间是在次日早晨。

 

很久很久以前的昨晚,有一个电线杆精曾向人吹嘘自己可以不用睡觉......

 

结果明楼却在起床时发现了一个缩在床脚沙发上睡得比普通凡人要投入得多的阿诚,那九曲十八弯的睡姿委实很难让人相信这其实是一个以笔直为傲的电线杆精!

嗯!要说是麻花精什么的大概可信度会更高些。




“喂喂,我说你这么个睡法不会落枕吗?”

刚被叫醒的阿诚转转脖子,又捏捏肩膀:“好像是不大舒服,但还没那么严重啦!”

年轻真好呀!明楼忍不住感叹。

 

话虽如此,到了当天夜里,明楼还是不由分说地挑中一间楼上的卧室将他赶了进去:

“我不管你需不需要睡觉,但想要过普通人的生活就应该有一张属于自己的床!”


可是,无论如何,明总你怎么能指望一个电线杆精会完全像普通人呢?




半夜里醒来,感觉到什么的明楼一打开床头灯就看见阿诚果然又在老地方坐着,要问与前一天有什么不同的就是他眼下还没睡着,抱着个靠枕一脸无辜地望向他:“大哥有什么需要吗?”

明楼轻抚额角语声无奈:“你为什么又在这?”

“我需要离您近一些!”一派理所当然的回答。

“我要是现在让你回房间,等我睡着了你又会来的吧?”

阿诚露出了个“大哥你真聪明”的笑容。

完全被打败了的人类轻轻甩头,默默关灯躺下,决定把前面的对话就当成是梦游好了。



躺了几分钟后,明楼忍不住轻轻唤了一声:“阿诚!”

“大哥什么事?”

“这么干坐着不无聊吗?”

“不会呀!我在跟您的台灯聊天,它很有趣。”

明楼不想细究他们究竟是用何种方式聊天的,他更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它也快成精了吗?”

“嗯!不出意外的话很有希望。”

呵!如此看来,自己家还真是一块难得的风水宝地啊!

“家里还有别的什么要成精的东西吗?”明楼现在很担心会不会哪天忽然就在一块空地上醒来,而身边还围满了各种想要报恩的人形旧物——其实,你们只要保持原状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他暗想。





“其他物品我还没有感应到任何灵气,最近几年应该不会有了!”

“哦!”明楼稍稍安心了些,沉默了一会儿他又问:“你们要这么一直聊下去吗?”

“它已经休息了,大哥!”

“那你是不是也快睡着了?”

“也许吧!”

“晚安!”

“晚安,大哥!”

 

三个深呼吸之后。

“阿诚!”

“嗯?”

“腰酸背痛不舒服的吧?”

“嗯?”

“我床上还有地方,你过来躺下吧!”

“不会打扰您吗?大哥!”

明楼心想你要真这么不愿意打扰我为何还要大半夜跑到我床边坐着呢?

然而他脱口而出的却与心中所想差距甚大:“如果我觉得受到打扰的话会叫醒你并让你回自己房间的!”

阿诚低低笑了一声后答应道:“好!”

话未落音,人已经在身边躺着了,明楼大吃一惊:“你怎么这么快?”

“我会瞬间移动的呀!”

已经决心要无条件接受一切设定的明楼不再多问,除了:“你不用盖被子吗?”

“我怕睡着了会卷被子让您感冒,所以刚刚把楼上房间的被子也移下来了。”


瞬间考虑得这么周到,阿诚你确定你真不是有预谋的吗?




“阿诚?”

“嗯?”

“你不会突然现原形吧?”明楼忽然很担心自己明天会以这样的标题上头条——《本市某富商离奇惨死在自己床上!初步估计为不明重物压迫所致》



“放心吧!大哥,一定不会的。”阿诚信誓旦旦地保证。

“哦!那……晚安!”

“晚安!”


从此以后,明楼就和他永不现原形的电线杆精一直幸福快乐地躺在一张床上了。



7.

上面那并不是故事的结尾。

 

后记:

我决心不管房子将被祸害成什么样子也一定要坚持苦中作乐。

生命不息,恶搞不止,嗯!


评论 ( 54 )
热度 ( 16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