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AU】关于楼杆的那些事(下·一)

请千万表问我“下·一”这编号是神马鬼,一个原打算一发完的故事被我话痨了这么久,我也是对自己无话可说了,反正我彻底豁出去了,就这样吧!脑洞开到哪就写到哪吧!(⊙v⊙)嗯

上戳这里

中戳这里

8.

相处了一段时日后,明楼必须得承认这个清奇挺拔的大可爱委实给自己机械乏味的日常生活增添了不少亮色,他庆幸自己当时瞬间改变主意留下了阿诚,这实在是个可以半夜乐醒的明智选择!

 

阿诚的适应能力比普通人强的不是一点点,刚出现时还对这个世界知之甚少,跟着明楼从家里到外面见到什么都是满眼的惊奇,然而不到一周时间,他就飞速完成了从不谙世事到灵活老练的转变。

就像家长时常会惆怅孩子成长得太快,有时明楼看着阿诚聪敏机变的样子也会情不自禁地怀念起初见他时那略显茫然懵懂的眼神。

唉!人世间单纯美好的时光总是太短暂了呀!

但是,现在的阿诚也依然是相当美好的,明楼亦由衷承认这一点!

应该说,阿诚时时刻刻都是很美好的!明楼进一步明确。

 

民以食为天,阿诚的到来让明楼的进食体验有了大幅度的提升,以往他只能在虚情假意的觥筹交错和冷清无聊的孤身进餐中二选一,而现在,他终于有了自己心仪的优选了。

“今天吃什么?”现在,明总下班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就是与室友商讨晚饭方案。

阿诚转身,同时将一只小小的吸盘飞镖射向了几米开外的一张地图,然后觑着眼细看了一下位置,问道:“西北菜怎么样?”

“没问题!”明楼微笑着点点头,想了想又道:“面条和烧烤都不太适合外卖,我们去店里吃吧?”

一个吃货是绝不会拒绝让食物更美味的提议的。


等红灯的时候,明楼看着路旁那张印满各路超级英雄的硕大电影海报随口问了句:“阿诚你的特技是什么呢?”

“特技?”不知道这神来一笔是怎么回事的阿诚把注意力从路况移到了明楼脸上,又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那张大海报,终于明白了大哥在问什么,“跟电有关系的我都可以发挥一点影响力,譬如说把前面的红灯变成绿灯,让这辆车再也无法点火,还有......”他冲明楼意味深长地一笑:“如果大哥您要跟哪个圆脸小姑娘在公园里约会,我也可以帮您把周边的路灯都熄了!”

原本一脸淡然的明楼被他后面这句话给惊到了:“不是......我说,请问圆脸小姑娘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咦?您不是从小就暗恋一个圆脸小姑娘吗?”

明楼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谁说的?!”

“您自己啊!小时候您还把她画在了我身上呢!我记得很清楚,那小姑娘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阿诚瞟了明楼一眼,加了个总结:“应该跟您挺有夫妻相的!”

看起来目瞪口呆的人脑子里其实正在飞速回忆加思考,“哦!你误会了,我画的那是阿拉蕾。”Bingo!大哥终于想到了一个完美的托词来挽尊。

“阿拉蕾?”

明楼点点头,解释道:“我小时候很流行的一个漫画人物,是个机器人。”

所以,我绝对、一定、必然没有暗恋过什么圆脸小姑娘,明楼在心里大声呼号。

交通灯变绿了,阿诚只好暂压下心头的疑惑去专心开车,以免待会儿错过了停车场的入口又要绕一大圈,浪费油不说还得耽搁他们吃饭。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

到了目的地,停车下车,刚关上车门阿诚还是忍不住发问了:“可是大哥,我记得当时你说那画的是你小学同桌啊,怎么会是漫画人物呢?”

明楼顿觉有些尴尬,轻轻咳了两声后板着脸一本正经地教训道:“阿诚,我们做人呢有一条很重要的原则你一定得记住——看破不说破!”

阿诚正想开口,又被明楼摆摆手截断了:“这么久的事你记岔了也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要纠结了,现在还是想想待会儿要吃什么吧!”

 

的确,没有什么比食物更能转移一个吃货的注意力了。

阿诚就这么一路思考着心目中的菜单排名直到进入餐厅落座。

 

“这个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还是在草原上。”明楼咬了一口羊排后向阿诚介绍,见对方一脸向往的样子他又带着歉意说道:“可我短时间内还无法给你弄齐身份证件,你就没办法坐飞机,自驾的话我又抽不出那么长的时间。”

“没关系,上海好吃的也很多。”阿诚不以为意地开始消灭面前那一排羊肉串,“等你有时间了我们再去远一点的地方吃好了。”

明楼会心一笑,点点头,忽然又想起了某件事:“你不是可以瞬间移动的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长距离使用损耗太大,不是紧急情况不会随便使用的。”想了想他又向明楼说明道:“如果只是给人看看,那我是可以用法术给自己做出证件来的,但是现在都是用机器联网检查了,以我的道行没办法不留痕迹地伪造数据库里的信息,一旦被发现就会有麻烦。”

明楼了然地点点头,随口问道:“那你们是有高人能办到吗?要怎么才能请他们帮忙呢?”

“嗯!有的,可是有这样能力的前辈们不会随便出手干这种事的,真正的高人可遇不可求,我也不清楚要怎样才能请得动他们。”终于把羊肉串都消灭完了,阿诚拿着湿巾将手上的油擦干净,然后,他一边来回扫视着桌上那几盘形态各异的面,一边暗暗纠结要先从哪一份开始吃比较好,冷不丁抬眼便瞅见明楼正满面含笑地望着自己,仿佛是看穿了他心里的犹豫,正在发笑。

阿诚顿觉有些不好意思,端起了离自己最近的那一盘面,若无其事地说道:“其实还有一种更简单的方法,政府里是有专门负责与我们这类人接触的部门的,只要与他们联系,接受他们的工作任务,就可以得到支持,那样,不但可以获得人类世界的合法身份还能帮助修行呢!”

“那些工作会很危险吗?”

“应该会吧”阿诚点点头:“不然他们直接找普通人做就好了嘛!”

“那就不要去了,这种小事以后会有办法解决的!”明楼毫不犹豫地做了决定。

“好!”阿诚爽快地答应了,喝下一大口面汤后又说:“其实我们来这个世界都比较愿意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随便用法术的,否则就没有做人的意思了嘛!”

“哦?你觉得做人有意思吗?”明楼对他的说法有些好奇。

“嗯!有意思!”阿诚十分肯定地点点头。

“为什么呢?”

“嗯......”阿诚沉吟着,歪头想了想道:“比如说从前我注视着你,你会毫无察觉,而现在,只要你看见了便会给我回应......还有,从前我只能待在原地等着你来我身边,而变成人之后,如果我想你了就可以主动去靠近你。”

明楼没想到他的答案会是这样,怔了几秒钟才回过味来,微笑着问道:“你,经常想我吗?”

阿诚毫无所察地点点头:“嗯!从前基本上每天都想!”

明楼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又问:“那想我时你会做些什么呢?”

“一般不会做什么,”阿诚冲他眨了眨眼,笑道:“如果很久没见到你,我就会耗费一点灵力通过电网去探查你的动向,只要确认你安全无虞,我就继续等着你回来找我......总之,只要你在我身边,哪怕什么都不做,我也会觉得很快乐!”

世上怎么有人竟能够这样一脸纯洁地说情话呢?

明楼近乎目瞪口呆地看着阿诚——对方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吐露的情感有多么令人动容,轻描淡写得像是仅仅在回忆某年的天气一般。是他根本没有想过那么多还是自己思想太复杂了?明楼一想到阿诚之前为了自证身份曾有过那么淡定无邪的一次献吻,就觉得答案是前者的可能性较大。

毕竟不是自小在人堆里长大的,虽然现在与外界的人打起交道来也是有板有眼,但总归还是涉世未深。一句话说出来并不仅仅是几个字的简单组合,除了字面意思还有更重要的话外之音,对于后者,尤其是在情感方面,还是白纸一张的阿诚应该不大能精准把握,所以才会说出这样引人遐思的话来——这是明楼此时心里的推论。


评论 ( 21 )
热度 ( 13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