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二十三)

察觉到明诚的举动,程珉下意识睁眼闪避。

正要坐回原位的明诚见她如此防备,讪讪一笑:“对不起,我......”

程珉苦笑着摆摆手,不让他继续解释下去:“该我说不好意思才对,你是好意,我反应过度了。”

说着,她抽出两张纸巾将脸上的残泪一滴不落地统统收拾干净。

“看来我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洒脱”程珉说:“没想到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一跟人提起,我还是会失态。”

明诚早就暗暗算了时间,知道其实事情才过去半年而已。遭遇这般重大的打击,一般人就算经过十年八年也未必能达到程珉现在一半的泰然。

他摇着头道:“你表现得已经足够洒脱了,还能这么快就找回自己的人生价值,有许多人,经历的是比你轻微得多的打击,然而除了怨天尤人、浪费生命,别的什么都不愿做。”

“多谢夸奖!”程珉淡然一笑:“说起来,我还欠你一个正式的致谢,那天如果不是你,我很有可能会脑子一懵,真跳下去了。”

明诚有些不好意思地歪歪头:“哪里,如果早知道我们会有缘做好朋友,我那天一定不会那么信口胡说,现在只要一想到我当时说的那些傻话,简直觉得没脸见你!”

程珉眼珠一转:“唔,细究起来那些话是挺傻的,可你当时要不说那些话激我,我也没那么快能重新站起来。发完那通火后,我心里忽然就觉得好受多了......然后我就想通了——乖巧并不能换来尊重!既然我没有做错什么,就没必要一直妥协退让。”

明诚赞赏地轻轻拍掌:“说得好!”

“不管怎么说,我算是幸运的了,碰壁后想回头,还能有重头再来的机会和资本,不用为了生计向谁委曲求全。多少人弯下腰就再也直不起来了,想想都后怕!”

“嗯!会算账的孩子运气不会太差。”

听到这话,程珉脸上总算露出一丝真正愉快的笑意:“彼此彼此!”

明诚左右环视一圈房间,终于忍不住问道:“障碍已经过去了,你有告诉她让她回来吗?”

程珉摇摇头:“她不会回来了,分手的时候我们都把对方伤得太彻底,我们谁都不是那种愿意走回头路的人。”

迟疑片刻,明诚又问:“可你回到了从前的工作,又住在从前的房子里,难道不是想要找回过去的生活吗?”

“不一样,”程珉叹息道:“工作和住处只是维持生存所需,经过权衡利弊,我觉得新不如旧,还是用从前的更划算。可人跟人的关系是不能这么算的。”

“你还在生她的气?”

程珉凝神想了一想,坦言:“越来越不气了,可那种失望感一直都在。我想仅靠爱情大概是不足以维系两个人一辈子的,既然是这么经不起考验的关系,也就没有回头的必要了。”

经过长达半分钟的斟酌,明诚又问:“那将来你有什么打算?等下一段缘分的到来?”

“因为有些感觉我没有办法向你描述清楚,所以我的话听起来会很像是一时的气话,”程珉双手合拳托住自己的下巴,口气十分笃定:“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今后我不想再在那些事情上浪费时间和精力了,反正亲情和爱情在我眼里没有一个靠得住,我不愿再向任何人交代自己的人生。”说到这,她挑眉笑看明诚:“喂!我将来的打算关你什么事啊?你问这些干什么?难道听完我的故事,你还没打消要跟我结婚的念头?”

明诚相当认真地点点头:“是,听完后我更加想跟你结婚了。”

程珉一怔,迅速敛起面上的玩笑之色:“为什么?你是身上侠义精神过剩,想学人家拯救落难孤女?还是觉得驯转一个同性恋是件相当能证明自身魅力的成就?”

“没有那么复杂,”明诚不以为意地微笑道:“我只是到了需要结婚的时候,而你是最合适的对象,仅此而已!”

程珉沉沉叹了口气:“可你该知道,我对男性的排斥并不仅仅因为我爱的是女人,所以无论你将来如何努力,我们的关系也就只能维持现在这种程度而已。以你的条件,什么样的女人娶不到,一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对你有什么意义?”

“可它对你有意义,不是吗?”

“是,我承认,跟你结婚我能得到很多,那些东西对现在的我很有吸引力。可我想不通跟我结婚你能得到什么?就算是灰姑娘的故事,王子也没有你这样亏本的。”

明诚犹豫着,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于是程珉又道:“这笔账,不管怎么算,我觉得你都要吃亏,即便婚姻对你来说只是盟约,那也该建立在公平互惠的基础上。如果你不能得到跟我相当的好处,那这就是一次不公平的结盟,不公平的事往往是无法长久的,而且一定会带来诸多麻烦,我不想为了眼前的利益而牺牲将来的安宁。”

明诚点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么假如我能够说明我得到了什么,你会不会愿意跟我结婚呢?”

程珉深深看了他一眼,复又垂头沉思,良久,她神色复杂地看向明诚,下逐客令:“我今天话说得太多了,很累,咱们就先聊到这吧!”

明诚也不再强留,拿起脚边的二胡,微笑起身道别:“好,那你好好休息,回头空了我们再聊。”

程珉默默点头起身,又被明诚隔空拦住了去势:“不用送了,我只是去楼上而已。”

 

回到家里,明诚翻出茶几抽屉里塞着的那堆明信片,厚厚一沓,几乎是每隔一周就有一张。各种风格迥异的图案正如明诚当下纷乱复杂的心绪一般,他一张张仔细翻看着,看到一半,终于忍不住滚下泪来。

大半年后,他又放任自己像得知真相那晚一样大哭了一场,然而时过境迁,虽然看起来哭状相仿,可心痛难过的理由已是完全不同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总算收拾好情绪的明诚去冲了个长澡,彻底将身体和心情都洗刷了一遍。

看看钟,估算了一下时差,他拿起手机开始拨号。

只响两声,对面便接通了。

“阿诚?”电话里传来暌违已久的熟悉声音,明楼惊喜的语气听得明诚心头又是一酸,不得不等了好几秒才发声:“是我。”

“你哪里不舒服吗?怎么声音这么奇怪?”

“没事......”听到自己喑哑的声音,明诚立即捂住话筒清了清嗓子后才道:“可能是信号不好,现在呢?”

“好多了,”明知他在说瞎话,明楼也不戳穿,只是笑问:“终于想起来要回我电话啦?”

“嗯!前面太忙了。”

“你别光顾着工作,也要多注意身体,不然大姐又要着急了!”

“嗯,好!”

静了几秒,明楼试探着问道:“气消了没?咱们是不是可以好好谈谈了?”

又经过一段漫长的沉默,明诚说:“没有气,之前是我太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你是好意......”

听到这话,明楼心里觉得很不对劲,忙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

“那你怎么突然说这种话?”

“没什么,看了本书,有感而发!”

“什么书?好的话借我看看,或者像从前那样给我讲讲也行!”

明诚想了想,说:“是《三毛流浪记》。”

这下明楼也沉默了,几下呼吸后,他轻轻叹道:“阿诚,你不要心思那么重,我说过,那是两码事,你有生气的权利,事情本就是我做的不妥......”

明诚越听越难过,只得赶紧打断他:“好,我知道,以后我不说就是了。”

明楼识趣地没有再纠缠这个话题,转而笑呵呵地问道:“最近是不是空了?不如你过来度个假吧!就像从前在巴黎那样,咱们可以到处转转。”

“好!”

明楼十分惊喜:“那你哪天来,我把手头上的事提前安排一下。”

原本只是信口答应的明诚这才回过神来:“没有那么快,最近我走不开。”

空欢喜一场,明楼难掩失望:“那好吧!什么时候走得开了提前几天告诉我就行。”

“好!”

也不知静默了多久。

 

“我想......”

“大哥!”

 

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静了下来。片刻后,率先打破沉默的明楼做了此生最后悔的一次谦让:“嗯?你想说什么?你先说吧!”

“好!”不知是不是怕自己反悔,明诚语速飞快:“我想告诉你,我要结婚了!”

“什么?”明楼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阿诚怎么可能要结婚呢?这青年的品行自己清楚的很,他绝不可能做出背着自己脚踏两条船的缺德事!

明诚深吸一口气,清楚重复道:“我要结婚了!”

“你要跟谁结婚?”明楼追问,心底深处,他总觉得阿诚是想给自己埋设惊喜连环炮。

“她叫程珉,我们是校友,虽然名义上是我师姐,但我其实还比她大半岁......”

“明诚!”明楼迫不及待打断他,大声喝道:“你不要随便开这种玩笑!”

明诚却是淡然以对:“我很认真!”

明楼用力握紧电话,这一刻,他轰然作响的脑子里首先闪过的是气愤。他想质问明诚——你怎么能在冷静期里移情别恋?又怎么能等到要结婚了才来突然知会我?......对于这段新恋情,你怎么能事中连一点交代都不给我?

就在须臾间,明楼又很快想到——冷静期的状态一直只是自己单方面的认定,其实早在自己亲口承认不爱明诚的那一刻,他就自然有了去爱别人的权利。

思及此,自感理不直气不壮的明楼只能按下愤懑之意,好声好气地问道:“为什么这么突然?你是在跟我赌气吗?这么快就结婚是不是太草率了?”

明诚情不自禁地摇了摇明楼根本看不到的头,出口的理由不仅是用来说服对方,也是用来说服自己:“我想结婚,我觉得她是70亿人里最适合做我妻子的那个,我们一定会有段美满的婚姻。”

“为什么?”明楼喃喃追问,仅仅是下意识反应而已,其实他并不想打听这些,他唯一想知道的,只是明诚接下来想拿自己怎么办。

果然,明诚给出的答案是他一点也不想听的话:“因为我喜欢她,非常非常喜欢,人人都想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的,不是吗?”

“那我呢?”明楼终于问出来了。

“你是个很好的哥哥,”明诚流利得仿佛是在念出早已烂熟于心的台词:“我很感激你为我做的一切,可你也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现在我已经找到我真正想要的人,你不必再为我担心了,我会很幸福的,所以你不用再觉得过意不去了,该抓住的机会不要再放弃,这样我们每个人都会开心的。”

明楼完全说不出话来。

于是明诚又接着道:“好了,我这边时间也不早了,我想休息了,咱们今天就聊到这吧!”

明楼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回答的,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有没有回答过,他只知道,直到电话被挂断后很久,他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丝毫动弹不得。


评论 ( 35 )
热度 ( 20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