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二十五)

听完明诚的求婚宣言,程珉忽觉心头一热,半晌无言,只低头捏着对方刚刚塞给自己的“求婚礼”,翻来覆去地咀嚼话里的意思。良久,她抬头冲明诚微微一笑,问:“你和心里爱着的那个人,真的一点希望也没有了么?”

再次领教程珉聪慧度的明诚抿紧嘴唇,心里十分矛盾——情感上,他不愿欺骗程珉,然而理智却在告诫他不可将一切和盘托出。一方面是由于他觉得自己没有权利透露另一位当事人的隐私,另一方面,也是为将来的家庭生活考量。尽管他相信程珉不会随便对自己进行伦理批判,但毕竟是那么近的亲属,一旦结了婚,今后她与明楼便会抬头不见低头见,知道越多就是尴尬越多。

程珉理解地一笑,又道:“你不用告诉我完整的故事是怎样,我只想知道结果,只有搞清楚彼此的感情状态,我才能做明智的决定。”

稍稍松下一口气,明诚不无感激地点点头:“是,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程珉果然未再追问他何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只是笑叹:“你那时一定很伤心吧?”

明诚没有回答,只是深深望着她,像是一个无声的询问。

程珉侧头迎视,四目相对了好一会儿,才听她幽幽叹道:“只有经历过情场失意的人,才能温柔到你这个地步。”

“这是在表扬我吗?”

“当然!”

明诚笑着将双手插进裤袋里,用目光示意程珉看手中纸片的内容,话说得大有深意:“对自己欣赏的人温柔,是享受不是负担,我只希望能一直有机会享受下去。”

程珉也笑起来:“今天太仓促了,我现在身上什么能拿来做回礼的东西都没有,实在很不好意思!”

明诚眼睛一亮,欢喜非常:“这么说,我们的盟约达成了?”他一边说,一边忘情地伸出手来,好在很快便发现了程珉的那丝躲闪,于是他赶紧收回。

不料程珉却在这时蓦地伸出手与他握了握,笑道:“是,达成了。接下来我们可以开始讨论各种程序问题了。”

程序问题?

明诚挑眉笑问:“是婚礼和蜜月那些吗?”

“唔,这些也算吧!”程珉冲他眨了眨眼睛:“不过这两项属于要砍掉的程序,可以吗?”

“没问题,将来咱们家的规矩就是女主人说了算,我就负责按指示行动。”说笑间,明诚又想起一桩事来:“不过有个程序我还是得请求保留的。”

“什么?”

“见家长!”

眼瞅程珉脸上的笑意在消失,明诚赶紧解释:“我说的是我家的家长,形式上,家里一切都该是我大姐说了算的,所以我希望在结婚前,你能跟我回去见见她。你放心,她真的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尤其像你这样出类拔萃的,我相信她一定不会有任何意见......到时候我会请小弟帮着暖场的,你不用多说什么,该解释的都由我来说,好不好?”

见明诚这般郑重其事地做小伏低,程珉不觉有些忍俊不禁:“好啊,你想什么时候履行这个程序?”

“择日不如撞日,就明天吧!”

“这么快?你都不给我留点时间准备准备吗?”

“不用准备了,我很有把握,真实的你就是我大姐最喜欢的那种。”

程珉无奈点头:“好吧!你家大姐你说了算。”

 

翌日,明楼接到了大姐打来的电话。

“哎呀,你们瞒得这么密不透风的,搞得我一点准备也没有,连见面礼都来不及好好准备,真是的!”话虽是埋怨的话,但语气里俱是掩不住的欢喜之意。

其实明楼第一时间就猜到了大姐喜从而来,然而为着心底的那一点侥幸,他不得不若无其事地装傻:“大姐您说什么呢?我们哪有瞒过你什么。”

“你不知道?”大姐奇道:“从小阿诚有什么事不是第一个跑去跟你说的呀!怎么这次没告诉你吗?”

“阿诚什么事呀?”明楼握紧电话,暗暗祈祷事情不要进展到已经无力回天的地步。

“他要结婚了呀!今天都把女朋友领回家来见面了。”大姐声音不由得抬高了些:“今天早上他跟我说要带女朋友来见我,让阿香加两个菜,我还只当是开玩笑,没想到他真领着人家姑娘来了,搞得我措手不及,哎哟!那孩子真是的!”

“怎么了,那姑娘您不喜欢吗?”

“怎么会!我喜欢的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小珉那孩子一看就是知书达理的贤惠姑娘,我一见着就喜欢上了......阿诚果然是家里最懂事的,大事小事都让人放心。虽然这回婚事是仓促了些,可明台说现在就流行这样,说是叫什么......噢对,叫闪婚。年轻人的那些规矩我是搞不太懂了,不过只要他们能过得好,闪婚倒也没什么大不了。”

明楼强压下心头的涩意,又问:“他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说是尽快,又说工作太忙,所以连婚礼也不打算办了......对了,我主要就是想跟你说这个的,你得劝劝阿诚呀,结婚是人生大事,工作再忙也不能耽误这个呀,再说家里难得有这样的大喜事,怎么能不好好热闹热闹呢?我说要办,他和明台就一唱一和地搭着说什么婚姻幸不幸福跟婚礼热不热闹没关系,唉!我一张嘴是说不过他们两个人了,阿诚从小最听你的话,还是你去劝劝吧!”

明楼想,如果阿诚他真能听我的话,那这婚礼就更加不可能办成了,因为他想劝的只有一件事——不要跟别人结婚!

见电话那头半天没声响,大姐耐不住:“明楼?明楼?听得见吗?”

明楼讷讷应了一声,别无他话,只能先胡乱答应下来。

然后便听大姐又道:“还有一件事,你最近要不是太忙的话,能不能回来一趟?我觉得今天这见面实在太草率了,等你回来了,咱们再把小珉邀过来正式聚一聚,这样才合礼数嘛!”

听到这话,明楼心念一动,立即应承:“好,我马上去定最近的机票,应该这一两天就能回去了。”

大姐虽然吃惊,却也更高兴了:“这就对啦,工作再忙也不能不顾家......好,你赶紧去看机票吧,等你回来,咱们再细说。”

大姐哪里知道,满口答应的人心里所想的跟她压根就不是一回事,所以即使回去了,也绝对商量不出她想要的结果来。

 

至少要当面好好把自己的心意坦诚相告,这是自己欠阿诚的......过程比结果更重要,所以哪怕听完后,阿诚的选择依然不是自己也不打紧——订完机票,明楼不停地用这些理由给自己打气,生怕自己会因一时胆怯,而失掉了最后的机会。

明楼没有告诉家里人自己回去的具体时间,他想给他们一个惊喜。最要紧的是,他觉得突如其来的会面更能激出人心底潜藏的情感,他希望能借着那份情感彻底收复失地。


评论 ( 22 )
热度 ( 19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