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二十六)

这章很短,但你们一定要体谅一个本周已写了五篇报告的苦命人,吊着最后一口气,哆哆嗦嗦爬上书桌,拼命更新了一丢丢的不易啊


从明家老宅出来,程珉向昨天刚定下的未婚夫嫣然一笑:“你说的没错,你的确是有可爱到近乎完美的家人。”

“我从不做虚假广告!”明诚冲她眨眨眼,然后一边替她开车门一边笑着纠正道:“还有,不要再说你的我的了,以后那是我们的。”

坐上驾驶位,明诚又道:“我打听过了,周日民政局不上班,咱们周一去登记怎么样?”

“这么快?”程珉一脸惊诧:“按理说不是还要先见见你大哥吗?我觉得姐姐也是这么打算的。”

明诚回以若无其事的微笑:“不用,我已经跟他说好了,他在国外住了许多年,早已不太计较这些繁文缛节。”

程珉想了想,又问:“即便如此,你有必要这么着急吗?”

“当然有啦!”

“为什么?”

明诚转过头,语气听来相当一本正经:“大家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我怕时间拖久了你会改主意,像你这么优秀的妻子,放跑了我肯定找不到第二个了!”

程珉绷不住,笑着啐道:“去,少在这花言巧语,专心开车吧!”

不多时,过路口扫后视镜的间隙,明诚忽然发现邻座一直在若有所思地打量自己。

“怎么了?”他问:“我有哪里不对劲吗?”

程珉摇摇头,莞尔笑道:“不是不对劲,而是太对劲了!”

“哦?怎么说?”

程珉想了想:“如果早点让我看到你在家里的这一面,我应该会答应得迅速一点。”

此时正好要等红灯,明诚彻底转头看向她:“有什么不一样吗?”

“太不一样了!”程珉说:“你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柔和、温暖、明亮......”

明诚一怔,继而笑嘻嘻道:“这几个词......我怎么感觉你是在形容一个电暖器呢?”

程珉也笑:“唔,还有诚恳!”

“喂喂喂!我自问认识你以来,一直都是对你以诚相待的!”明诚笑容满面地为自己抱屈。

“可感觉完全不一样,”程珉笑叹:“直到今天我才第一次确定,原来你真的能有一点机心也不带的时候,看到这样的你,我终于能对自己的决定安心了!”

明诚微微一笑,相当认真地保证:“以后你也是我的家人,就跟我姐姐、弟弟他们一样,我会对你尽我最大的诚意。”

程珉眨眨眼:“我随便有感而发罢了,你不要有压力,其实像你这么聪明的头脑,不拿来耍耍心机也是挺可惜的,今后只要你不犯原则问题,偶尔算计我几回没关系的。”

“放心吧!我绝不是个爱坑队友的人,做人做事,这点义气我还是有的。”

程珉一脸愉快地笑出声来,笑完后她说:“我现在真的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才能让你这样几乎是万里挑一的人吃瘪?”

听到这个问题,明诚沉默了,少顷,他问程珉:“你想知道我的故事?其实要按公平原则,我的确是应该告诉你的,毕竟......”

“不想!”程珉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笑道:“我觉得我已经错过了听故事的最佳时机,既然明天就要结婚了,何必要在今天细说那些不愉快呢?其实我只是好奇问题所在,你随便想个结论打发打发我就行了!”

明诚稍微想了一想,说:“其实问题很简单也很老套,无非就是我爱他,他不爱我!”顿了几秒,他又补充道:“我现在已经想通了,这世上大概就是有那么一批人,是无论怎么努力都没法发展出爱情来的!”

“一批人?”程珉故意露出夸张的惊叹表情:“难道还不止一个?你该不会是被甩了五十次的樱木花道真人版吧?”

明诚咧嘴一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叹道:“在恋爱这件事上,有一些人能够得到命运的宠爱,而另一些人就只能面对不幸。我大概就是那个失却了命运眷顾的人吧!”

“不要紧,人活着一定会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

“是,谢谢桑小姐吉言!”

程珉大笑:“喂喂!叫错妻子名字可是十恶不赦的大罪啊!”

明诚一脸受教地点头:“唔,等明天确定好结婚证上的名字,我一定不会再叫错了!”

“没关系,叫错罚钱就是,一字千金,即时结算!”


评论 ( 21 )
热度 ( 19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