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二十九)

一周后,明诚拎着喜饼来到梁仲春的办公室。

接过礼盒,梁总笑呵呵地嗔道:“老弟,这可是你不仗义了,这么大的喜事都不请我喝杯酒,一盒糖就把我打发了?至少我也能算半个媒人吧?”

梁仲春这人有个特别厉害的长处,就是无论多不光彩的事都能叫他一脸无谓地说出来。就以做媒这事来说吧,当初明明是他背地里暗示程珉以校友的关系去跟明诚套近乎,虽说动机人人都能理解,可毕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一般人都会选择按住不提,可他偏偏就能一脸坦荡地给自己邀功。

明诚心里顿觉可笑又叹服,不便深究,只得顺着话茬笑道:“是是是,回头谢媒酒自然是要请的。”

梁仲春给他倒好茶,又笑:“你眼光真是厉害啊,上来就把我们公司年轻一辈里最能干的那个给挑走了,这下我们损失可大啦!”

明诚挑挑眉,把手一摊:“梁总这话从何说起?我跟程珉只是结婚,并没有挖角呀!”

“你们家大业大,小程这一结婚,肯定是要回去当少奶奶的呀,哪里还会在我们这小庙里起早贪黑?”

“怎么会?我们家的女人向来都是能顶大半边天,没有坐享其成的爱好。再说像程珉这样走专业路线的,之前为工作付出了那么多学习成本,只因为结婚就回家闲置也太可惜了!”明诚微笑道,语气十分诚恳笃定。

听到这话,梁仲春方想起了现在他家当家做主的头面人物是哪位,顿时觉得明诚这说法相当可信。

“这么说小程还打算在公司继续干下去?”

明诚笑得有一点意味深长:“如果您允许的话......她个人是很喜欢现在的工作的。”

梁仲春会意地咧咧嘴:“哪里的话,这样的人才流失了是公司的大损失,我巴不得她跟我们签个超长合同才好呢!”

 

约摸一个月后的某个工作时间,明诚给妻子发了条看起来有些见外,但又特别符合他们日常状态的短信。

-听说了,恭喜程处高升。

-明总的消息果然灵通,我这边红头文件还没发呢!

-跑得快的有肉吃,腹中空空的我得赶紧过来邀功嘛!不然贵人多忘事,忘记论功行赏了怎么办?

程珉看着手机,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少顷,她甩甩头,快速在键盘上点道

-好吧,赏饭不是问题,多少顿都可以,只有一点需要先声明——我加的那点工资绝对不够租游艇!

明诚露出会心一笑,回道

-游艇上的东西本来就不好吃,我这么早来排队,就是希望程处能领我去吃碗面。

-招牌面?

-对!

-好,我打个电话问一声,是今天下班后去吃吗?

-我都可以,看你安排吧!

不多时,程珉回道

-面已安排好,明总下班后随时可以去享用。

-那下班后我过来接你。

 

 

快到目的地时,明诚问程珉:“车里还有几盒喜饼,咱们待会儿要不要给惠姨送一份?”

“嗯?”程珉有些反应不过来。

明诚笑吟吟地解释道:“上次来,你说我只是客户,这样我独自来肯定是享受不到优先待遇的,不如趁今天再重新介绍一下,回头你要是出差、旅行了,我也能常来常吃呀!”

程珉忍俊不禁:“原来你绕这么大一圈就是想要个熟客待遇啊?至于吗?只是一碗面而已!”

“对于饕客来说,为美食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可以的。”

“你是饕客?真没看出来!”

“那是你看的太少,以后多看看就知道了!”

 

收到喜饼的惠姨简直是目放金光,她冲程珉挤挤眼:“小珉啊,我就说你们合适吧!阿姨看人最准了,谁和谁有没有缘分啊,一眼就知道了!”

程珉有些不好意思,转过脸,正瞧到五斗柜上盘成一团的黄猫一只,于是她趁势走过去摸了摸那只小可爱:“难得看到露露这么乖,今天怎么不出去当猫霸了?”

惠姨露出又好气又好笑的表情:“小家伙要当妈妈啦,今天还好,前些天突然就不肯吃东西了,我们以为是病了,带去看医生,才晓得原来是有了……..都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唉!幸好是猫不是人,不然我非得气死不可!”

最后那句话说完,满屋子都笑了。大概是分贝过高,那只名叫露露的准猫妈妈倏地睁圆了眼睛,警觉地环视一圈,随后又在程珉轻柔的抚弄下懒洋洋地阖上了。

整个过程落在眼里,明诚觉得自己的心仿佛也像猫背一般舒展起来了。

 

“你们先坐,我去看面好了没有。”说话间,惠姨已转身出去。

明诚看着程珉爱不释手抚弄露露的模样,忍不住问道:“你很喜欢猫?”

程珉点点头:“算是吧!”

明诚眼珠一转:“那怎么不自己养一只?”

程珉撇撇嘴,笑道:“我这人又懒又自私,担不起为一条生命负责的重担。其实我只是很喜欢它们摸起来的手感,并没有全方位饲养的兴趣,自己养,成本和收益太不匹配了。”

明诚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样的话,咱们就不用向惠姨预讨猫宝宝了。”

“嗯,我做不了好主人,还是不要祸害它们了!”话虽如此,程珉却没有半分遗憾的样子,反倒有点自得之色。也是,老话说人贵有自知之明,像她这样年纪轻轻的女子,居然对自己的边界局限了如指掌,看得穿想得透,懂得不硬撞不强求的道理,光这一点,就强过许多空长年纪不长脑子的老匹夫,的确是有自傲的资本。

念及此,明诚含笑望住她,目光里满满俱是欣赏。

那欣赏有两样,多的那样是对自己妻子的灵慧,少的那样则是对自己挑人眼力的肯定。

 

今年天凉得特别早,天蝎座才过了一半,早上已凉得人缩手缩脚了。

这天,两人从老宅吃完饭回到家,明诚在电梯口叫住程珉:“跟我一块电梯上去吧!我那有样东西要给你。”

程珉惊奇地看了他一眼,问:“什么?”

“惊喜!”

程珉没再追问下去,乖乖地站在明诚身旁一同等电梯。

 

进到屋里,明诚也不故弄玄虚,径直将茶几上一只纸袋拿给程珉:“这两天都没见面,今天出门时我也忘记拿了。”

程珉接过纸袋:“现在拆?”

明诚点头:“试着要是不满意,还可以拿去换的。”

程珉打开纸袋里那个做工精致的布袋,掏出东西,这才发现那软软的一团原来竟是个皮草手笼。

非常美丽的手笼,浅灰的毛色油亮顺滑,看得让人禁不住想拿面颊去蹭蹭才好。

“的确是很惊喜!”她捧住手笼,神情有些迷惑:“可现在很少有人用这个了吧!你莫非想让我去演古装剧?”

明诚也伸手去摸了摸那手笼,笑道:“我做过功课了,人家都说这是最接近猫手感的东西。你不是喜欢摸又懒得养猫吗?这种东西最适合你了,闲来捧在怀里,就跟抱着一只小猫一样,想怎么摸就怎么摸,绝对不需要麻烦你伺候它!”

程珉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能一遍遍来回摩挲那手笼,半晌后,她展颜笑道:“谢谢!我非常喜欢......只是这下我压力好大,都不知要怎么回礼才合适了。”

“回礼很简单,”明诚毫不客气地亮出自己的心愿清单:“回头你有空的时候,把上次那蛋卷再做它十顿八顿,还有,再多陪我去吃吃面,一个人去,老是被惠姨问东问西,我实在有些招架不来啊!”

程珉微笑:“好吧!这下我承认你是个饕客了,为了吃,真是什么心思都舍得花啊!”


评论 ( 27 )
热度 ( 19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