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三十四)


9点多的时候,明楼接到了明台打来的电话,说话吞吞吐吐,作为一个相当了解自家小弟的兄长,明楼顿时明白对方一定又捅篓子了。

“先把事情简单说清楚再说别的吧!”明楼尽量和缓自己的语气,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来找家长说总好过自己在外面瞎搞,所以他不能太严厉把人吓跑了。

“呃…….是这样,阿诚哥他好像喝醉了,我不知要怎么处理才好,需要打120吗?”

“什么?醉成什么样了?严重吗?”明楼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音量。

明台下意识举远电话,小心翼翼地表示:“没有,看起来没事!”

明楼眉头一皱:“究竟怎么回事?你们俩单独出去喝酒了?”

“是,我们今天约了个饭。”明台还是支支吾吾的。

几乎可以确定事情绝没那么简单的明楼轻哼一声,没有再追问,转而关心眼下的当务之急:“阿诚现在是什么状况?”

“看起来像睡着了。”

明楼一怔:“就这么简单?”

“是啊大哥,如果阿诚哥反应很大,我肯定毫不犹豫地送他去医院了,可现在这样,我就不知道是不是把他送回家就行了?”顿了顿,明台又补充道:“我说的是送回五角场。”

“现在知道怕大姐骂了?”明楼有些没好气:“把地址告诉我,我去看看,不管送到哪,你一个人都处理不来。”

“谢谢大哥!”正中下怀的小少爷如释重负:“我马上发定位给你。”


明楼来到餐厅一看,明诚果然正如明台说的那样正趴在桌上一动不动。明楼顿时有些心急,一边推叫一边把他的肩膀撑起来。

叫了好几声,明诚总算半张开眼,见是明楼,蹙眉奇道:“大哥啊,你怎么来了?”

眼瞅着还能叫醒,还会认人,明楼的心马上放下一半,便不阻止他再次阖眼,只问明台:“你这是灌了他多少?”

明台神色委屈,指指桌上的醒酒壶:“真没多少,您看,大头还在里面呢,阿诚哥只喝了两杯就成这样了。”

明楼又扫了一眼酒杯,看到的确只是个中等大小的高脚杯,以明诚的酒量,即使满满干两杯下肚,也不至于会有任何不适。

“怎么回事?喝这么点怎么可能醉成这个样子?”明楼又问:“他这是今晚第几顿?来之前是不是在别的地方也喝了?”

明台摇摇头:“没有啊!他今天加了会班,又碰上堵车,所以我们才吃得这么晚,他之前没喝过酒。”少顷,他又嗫嚅道:“都说心情不好的时候酒量会差很多,阿诚哥他刚离完婚,心情肯定很不好吧!”

这理由不说还好,说完小少爷便得到了一记大白眼:“你既然知道,干嘛还要找他喝酒?”

依明楼对这两个弟弟的了解,这种时候,如果不是明台牛皮糖似的死缠不放,明诚肯定不会主动约他出来,更不会主张豪饮佐餐,一般意思意思喝两罐啤酒就可以了。

明台被瞪得一凛,于是说了个听来特别虚假的理由:“阿诚哥最近一直在外面出差,我们好久不见了,我挺想他的,所以就……”

明楼冷笑一声:“不想说真话就别说话,这样大家都可以省点力气!”

小少爷心虚地别开脸,好一会儿才说:“阿诚哥这婚离得不明不白的,大姐也着急,问又问不出来,我就想试试能不能让他酒后吐真言,哪知道才喝了这么点阿诚哥就醉了。”

果然如此,早料到的明楼忍不住又瞪他一眼:“你究竟是学法律的还是学公关的?是哪个老师教你这么找人打探消息的?”

明台扭扭手指,半晌才觑着大哥的神色道:“大哥你是不是知道原因呀?从小阿诚哥就什么都跟你说的,你要是知道,干嘛不告诉大姐和我呢?”

明楼眉头皱得更紧了:“你打听这些做什么?这是阿诚的私事,就算是家里人也要有点分寸!”

“不是啊大哥,我们打听这个不是为了听闲话,只是有大量实证表明,分手后半年内是最容易复合的。阿诚哥和小珉姐以前那么要好那么般配,就这么散了多可惜啊!感情的事有时候就是当局者迷,如果我们能知道问题所在,帮忙调和一下,说不定他们又能和好呢?”

明楼下意识看了一眼明诚,见他依然毫无察觉地靠在椅背上酣睡,心里百感交集,良久,他放缓语气问明台:“那你问出什么来了吗?”

明台使劲摇头:“就两杯酒,我都还没来得及展开问题,阿诚哥就倒下了……唉!看他酒量差了这么多,心里肯定是难过得很吧?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明明这么爱对方却还要离婚!”说到这,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压低声音对明楼说:“大哥你说会不会是小珉姐出轨了啊?没有男人能忍受戴绿帽子,我觉得只有这种理由才会让阿诚哥铁了心要离婚,而且还不肯让人知道原因!”

明楼一怔,这说法与他上次从明诚只言片语中得到的推论简直不谋而合,然而既然当事人一心打算绝口不提,他又怎么能帮着别人再去寻根究底呢?

上一次那般伤害他已经是大错,自己绝不能一错再错地往他的新伤口上撒盐了!

念及此,明楼立即转移了话题:“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你要注意,别让喝多的人趴着,万一被呕吐物噎住了会窒息,非常危险!”

明台乖觉地点点头:“好,知道了!”

明楼又探探明诚的脉搏,也觉得应该不用送医,便指挥道:“车就停在门口,我们把他扶出去,回去睡一觉应该就好了!”

好在明诚醉得实在不算厉害,明楼呼唤几声后他又张开了眼,眼神迷离地来回望着面前两个人,满脸搞不清楚状况的模样。

明楼很温柔地冲他笑笑:“我们该回家了,还能站起来吗?”

明诚动作迟缓地点一下头,刚开始还知道撑着桌子借力起身,然而没几秒钟就失了平衡。

明楼眼疾手快,赶在摇晃的第一下用力搀住了他,以免他一头栽进那堆碗碟中。

明诚还是一脸茫然,仿佛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刚刚经历的危机。他瞪大眼睛看明楼,看了好一会儿后问他:“你怎么在这?”

明楼愣住了,明台则快人快语地接道:“是我叫大哥来的,不然我一个人搞不定你呀!”

明诚狐疑地看向明台,又回头看了看明楼,半晌后突然咧嘴笑起来:“是,我记性真差,总以为你还在美国没回来呢!”

“阿诚哥你这是穿越到哪年了啊?大哥从美国回来已经是前年的事了!”

明诚没理这茬,还是自顾自冲明楼笑道:“我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对了,汪小姐呢?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明楼一惊,下意识地要阻止他说出什么更不该说的话,然而刹那间,他忽然又不想阻止了。

就这样吧!

一种类似破釜沉舟的豪气在明楼心中油然而生——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如果今天就这么在明台面前揭了底,说不定事情还能另有转机呢。

没想到明台却说:“阿诚哥你越穿越远啦,大哥跟汪曼春早八百年就分手了,幸好我没把你带回家,不然这话要是被大姐听到了,咱们三个都要倒霉啦!”

明诚眉头一皱,又转脸去望着明台。直望到明台耐不住被盯视的压迫感,伸手来晃他的目光,明诚才彻底搞清楚了今夕何夕。

一搞清楚他便紧紧闭上了嘴,踉跄着往外走——也不知是为了回家还是为了逃离明楼的搀扶。

明楼当然不能放任他就这么走了,招呼一声明台,两人又急步上前一左一右将他架住。

这次明诚没有再拒绝,还顺势把力都卸在了右侧的明楼身上,倚着他的肩,乖乖被带到车前。


这餐厅的服务生非常周到,见此情形,敏捷地抓了几个包装袋塞给明台:“万一车上吐了用得着!”

明台道了谢,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似乎有点盲目乐观——并不是大哥一来麻烦就解决了,看起来后面好像还有很多“危机”要度过呢!

上车后,明台提心吊胆地撑着塑料袋在后座照料明诚,同时心里暗暗祈祷:阿诚哥你一定要坚持住呀!要吐也得回家对着马桶吐!呜呜呜,我以后再也不相信什么酒后吐真言的鬼话了!




如果我明天没被台风刮走,应该会努力再更一章的——请注意,这是一个标准flag!

评论 ( 28 )
热度 ( 18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