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的诅咒小剧场(二)

1、关于经验之谈


第二次飞瑞典前,明诚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跟程珉通了个长长的电话。

“我觉得你今天说话好像颠三倒四的,不会是喝多了吧?”程珉笑问。

“没有,滴酒未沾。”明诚想了想,很坦率地承认道:“我是太紧张了,一想到下周就要当爸爸,我连心跳血压都不太正常了。”

“至于么?有什么好紧张的?要生孩子的我都不紧张,在旁边看的你就更用不着紧张了。”

“孩子又不是生完就完事了!”明诚低叹一声:“我连儿子该怎么做都不大清楚,现在突然要做父亲了,一点现成的经验都摸不到,能不紧张吗?”

程珉沉默片刻,选择放弃安慰,直接提建议:“你可以去请教大哥呀!”

“嗯?”明诚顿觉更紧张了。

“你和明台不都是大哥一手教养大的么?俗话说长兄如父,他就算是有做父亲的经验了,你有什么摸不准的,请教他准没错。”

明诚轻轻呼出一口气:“我觉得情况完全不一样,再说大哥也没有教养女孩子的经验,所以请教他应该不太合适。”




2、关于名字


讲完孩子出生前后的种种,明台率先向刚升格当爹的人提问:“阿诚哥,小海的大名叫什么定好了吗?”

还沉浸在喜悦中的新科父亲没有多想,直言不讳:“大名小珉早就起好了,叫明宋。”

“宋?哪个宋呀?”

“宋朝的宋。”

明台眼珠一转:“咦?这名字有什么说法吗?小珉姐家里有什么重要人物是姓宋的?”

此问一出,明诚顿时语塞,数秒后,他面不改色地否认:“没有!”

“那为什么要选这个字呢?一般很少有人在名字里用宋字的吧,毕竟这字除了当姓用,又没别的意义!”

听到明台的分析,大姐也露出好奇之色,笑问:“小珉有说过这名字的寓意吗?”

差点急出一身冷汗的明诚挠挠头,脑子里灵光闪现,随即一脸认真地点点头:“她喜欢瘦金体,宋徽宗的,所以连带着也喜欢宋这个字。”

“什么?!”明台吃惊地眼口齐张:“这都能联系上啊?小珉姐的逻辑也太彪悍了吧!”




3、关于感觉


每年有两次,人前看起来喜冷不喜闹的明诚会忽然变身为晒娃狂魔。

好在他每次展现变身记的舞台都是在明家的家庭群里,所以巨大的反差并未被太多人知晓。


那一堆晒宝照片里,明楼最中意的是小海半岁左右时照的一张照片。


照片里,带着一点暖橘色的阳光从窗口斜斜洒进,明诚阖眼躺在光晕中,手里牢牢抓着个看起来柔软又保暖的睡袋。

睡袋里当然还有个孩子。

那孩子小小的身体被宽大的睡袋包裹着,只有脑袋露在外面。

虽然看起来精瘦,但父亲的胸膛总归是厚实温暖的,所以小海一脸安然地趴在明诚胸口。尚无力道可言的短手从睡袋袖口伸出一小截,不知是不是怕自己掉落,那肉乎乎的手看起来好像正使劲紧抓明诚的衣襟。

往上看,孩子那对与父亲基本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眼眸大张着,目光里满是对眼前世界的好奇。由于微带笑意,她的表情看上去一点也不紧张——也是,不管她自己能不能抓牢,但爸爸的手总在腰间托着,有这样一双手的保护,她又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原来幸福两个字真是能从脸上看出来的——照片中连眼都没睁开的明诚脸上虽只有极浅淡的笑意,但没有任何一个人会错认那笑意里的满足之感。

明楼不得不承认,这样心神恬适的表情,过去近20年时间里,他一次也没在明诚脸上见过。


明楼每次看这张照片,都觉得自己的心会变得异常柔软,所以他十分不明白,拍下这张照片的程珉当时身临其境,亲眼看着这样足以暖化寒冰的画面,怎么能做到心不动意不转呢?

直到很多年之后,他才被告知,这张照片其实是宋琪拍下的。身为专业人士,被画面感动得几乎热泪盈眶的她难以抑制地按下了快门,但她也只能做到这样而已。毕竟,不管心里生出多少感动,她都不可能为此放弃她们任何一个。

话又说回当年,因着胸口涌动的那股炽热,那次明诚回来后,一无所知的明楼忍不住打破常规问他:“你们看起来挺好的,小珉为什么不愿带着孩子回来?”

明诚意味深长地笑笑:“爱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她有她自己想过的生活,回来她就过不了了。”

“那你呢?”明楼强逼自己追问:“你如果真想成全她,何不干脆跟过去呢?”

明诚别过脸,将视线投向窗外,良久,才叹息道:“我相信,她终有一天会回来的,我只要等着就够了。”

得到这种回答,自感已毫无希望的明楼只能沉默下去。

有时候,一个人的得就意味着另一个人的失。明楼早有预料,自己很可能会要一直做失去的那个。他没料到的是,真到了确定失去的这一刻,自己的心居然会如此抗拒。

他无法说服自己彻底放弃。

即便明知是徒劳的等待,只要那点微光尚存,他就不能抽身而退。

明诚好像也是这么打算的,只不过他心里认定要等的那个人不是自己罢了!



评论 ( 42 )
热度 ( 16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