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三十八)

9月里的一天深夜,明诚接到了程珉的电话。

“不好意思,打扰了。”程珉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异常:“你睡了吗?”

“还没有,”明诚问:“出什么事了吗?”

一声听不太真切的抽泣过后,程珉哽着嗓子说:“是,刚刚我接到我表妹的电话,我爸妈出了车祸……情况不大好。”

明诚一惊,不等他发问,程珉又道:“我定了最近的机票,打算带小海回杭州去见他们一面。”说完这句,程珉的哭泣声亦无法克制。

明诚静静等了好一会儿,同时也在脑子里把所有可能的情况都安排了一遍才开口:“宋琪会一起回来吗?”

“她现在走不开,不回了。”

“好,这边的事我会安排,你不用担心,待会儿把航班号还有你表妹的联系方式发给我,我会去问具体情况,如果有需要,我也可以亲自去一趟。”

“阿诚……”

明诚不给她推却的机会,接着道:“你现在能做的只是在路上照顾好自己和小海而已,别的你什么都做不了,因此也不用多想,交给我来安排就好。”


放下电话,明诚迅速联系了杭州表妹,问清楚情况后又给对方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嘱咐道:“有情况随时可以联系我,我在上海,过去很方便。”

凌晨4点过,明诚再度被电话惊起,对方说程珉的父母经抢救无效,已双双离世了。


睡意彻底被噩耗驱散,明诚起床洗了个澡,开始准备安排后事方案。


估摸着到早饭时间,明诚给家里打了电话,没想到接电话的居然是明楼。

“大哥你今天在家里?”

“是啊!这个学期我没课,不用坐班。”明楼的语气特别和蔼:“这么早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吗?”

明诚言简意赅:“是这样,下午小海和她妈妈要到上海,她外公外婆出了车祸,今早去世了,在杭州。”

明楼一怔:“那她们今天还要赶去杭州?”

“孩子回来是想见最后一面的,现在人已经走了,我觉得带过去意义不大了。到时候小珉忙着处理后事,一定也没空照看她,所以我想把小海带回家里,可以吗?”

“当然!”明楼说:“你放心,家里有我和大姐,肯定能把小海照顾好,我待会儿就跟阿香去把房间收拾好。”

明诚低低道了一声谢,只听明楼又问:“你昨晚肯定没休息好吧?待会儿还要去公司?”

“是,我打算陪小珉去杭州,公司里有些事需要提前安排一下。”

明楼也不劝,只问:“她们具体几点到?我跟你一起去接,你在路上休息一下。”

“不用了大哥,我没那么累。”

“现在你是不觉得,可后面还有那么多事要办呢,再说小珉她们这么远飞过来肯定也很累,下飞机需要人照料,多个人多双手总是有用的。”

“那好吧!”明诚不再坚持:“去机场前我来家里接你。”


五岁的孩子,尚不懂生离死别为何物,加之去世的又是从未接触过的外祖父母,所以小海面上毫无悲伤之意,见到前来接机的爸爸和伯父,反而还显得很兴奋。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妈妈的黯然神伤。

明楼体贴地抱起小侄女快走几步,留下明诚在后面一边安慰前妻一边跟她商量自己的计划。


一听说明诚打算全程陪同自己去杭州处理后事,程珉赶紧推辞:“不用不用,我知道你很忙的,小海有你照顾了,那些事我一个人应该处理得来。”

明诚摇摇头:“你很久没回来了,现在各种办事流程变化很大,你一个人处理只会事倍功半,还是让我一块去比较好!”

程珉咬着嘴唇,看上去犹豫不决:“这样麻烦你我太过意不去了,你每天事情那么多,而这些事本来与你又没什么关系。”

“这话太见外了!”明诚嗔怪地看她一眼,复又微笑道:“我是小海的爸爸,这辈子,你让我帮任何忙都不能算是麻烦。”

一听这话,程珉眼泪又滚将下来。

明诚拍拍她的肩,故作轻快:“希望小海不要以为你是被我欺负哭的,不然她回去找宋琪告状,我可就真要有麻烦了!”

程珉含泪一笑:“宋琪还不至于这么没有分辨能力。”说着,她又想起一桩事来:“咱们就这么把小海交给大哥大姐真的可以吗?虽然我已经打过招呼,可她毕竟只是个孩子,万一说漏嘴了怎么办?”

明诚不以为意地挑挑眉:“我们的确不应指望一个孩子能坚守秘密,所以我想好了,实在说漏就说漏吧,反正我已经结过婚有了孩子,到时候只要咬死我一直对孩子她妈念念不忘就行了!”

程珉看看孩子他爹,又看看前方不远处正在肩头跟伯父有说有笑的孩子,一时无言。




评论 ( 16 )
热度 ( 16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