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四十)

从杭州回来后,程珉又在上海呆了几天。除去明家舍不得小公主这么快离开的原因外,她也还有些事要办。

这几天,她一直住在明诚那边。开始时,大姐还曾力邀她跟小海一起住家里。

“哎呀!反正家里地方有的是,你就不要客气了,大家一起住回家多好!”

已经被大姐见缝插针私下劝和过一回的程珉面露难色,明知住下肯定会遭遇洗脑式劝合大法,却又不好意思直接拒绝,只能干笑。

好在明诚十分机智地将话接了过去,又说得相当技巧:“大姐,小珉这次就不在家里住了吧,我们有事,还是住我那比较方便!”引人联想的遣词配上他恰到好处的暧昧微笑,是个不知内里的人听了都忍不住要想歪。

于是大姐只是极短暂地怔了怔,然后露出会心一笑:“好好好,你们有事你们自己做主,把小海留下就行!”

“对对,把小海留下吧,不然你们办事去了也没空照管她!”自以为是替哥嫂创造了二人世界的明台与大姐相视一笑,自得尽在不言中。


看上去,每个人都很满意,除了明楼,可他什么情绪都不敢流露出来。所以,他还得在那两人走后保持微笑聆听大姐的欣喜絮叨:“我看阿诚和小珉这次希望很大,顺利的话,明年我们全家应该就能实现大团圆过年啦!”

“是呀大姐,阿诚哥跟小珉姐真是太默契了!”明台附和道:“这几天我总看到他们在互相交换眼神,也不知在示意些什么,唔,就像是两个人形发报机一样!”

大姐笑着笑着又轻轻叹息道:“是啊!像现在这样过日子多好,可惜白白浪费了这么多年,不然小海都能有弟弟妹妹了!”

明台轻轻摇摇她胳膊:“大姐,其实也没什么啦,现在他们年纪也没多大,如果阿诚哥加加油,小珉姐再生几个完全没问题的!”

明镜抿嘴一笑,忽又转头看向明楼:“你怎么样了?”

正在出神想心事的人是真没反应过来,怔怔反问:“我什么?”

大姐却当他在装傻,说不清是不是冷笑地轻哼一声:“这世上的事的确无法预料,人和人之间兜兜转转的,也不知哪天就转回去了,既然我强求不了,那就随你们自己的缘分吧!”

明楼依然没反应过来,倒是明台一下听出了姐姐的弦外之音,笑嘻嘻地冲他挑眉:“看来很快也可以恭喜大哥了吧!”

“恭喜我?”

明镜没好气地白他一眼:“装什么佯?难道非要逼我明说才行?”

明楼满面迟疑,没打定主意该不该继续追问。

明台见状,好心提醒:“大哥,大姐说的就是上次阿诚哥说的那件事呀!”说着,他比划了一个仰脖喝酒的动作:“在饭店那次说的,你还记得吗?”

大姐狐疑地来回看这一大一小,看了几轮后忽然悟出了什么,嗔怪地拍拍明台:“好哇!原来你们三兄弟早就在背后偷偷商议好了,变着法套我的话,居然还派小珉来做说客,真是会打算啊!”

“什么?”这下连明台也听不懂了:“小珉姐?”他看看大哥,眼珠转了又转,斟酌再三方小心翼翼地问明镜:“大姐,咱们说的是一件事吗?小珉姐怎么会知道大哥当年的......那个呢?”

大姐柳眉高抬:“那自然是阿诚告诉的啦!两夫妻在一起哪有什么秘密?”

此言一出,终于把前面那些弯弯绕绕都串起来听明白的明楼又震惊得失语了,少顷,他觑着大姐的脸色试探道:“大姐,小珉她究竟劝您什么了?”

明镜横他一眼,俯身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才道:“我劝她和阿诚赶紧复婚,结果她跟我说,可惜的不止她和阿诚,家里应该还有一对的,要是能挽回就大大圆满了……你说她在说谁?”问完,大姐又扔了个卫生眼过去:“我知道,在你们眼里,我棒打鸳鸯这么多年是造大孽了!”

旁边听着的两个人都有些吃惊,但明楼心中的惊讶之情比明台可要多太多了。“她怎么会跟您说这个呢?”明楼委实难以置信。

大姐又抿下一口茶:“既然你们早就有商议,阿诚嘱咐她找机会来劝劝我又有什么奇怪的?咦,你究竟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啊?”

明楼这才想到,这些天总觉得程珉在有意无意地打量自己原来并不是错觉,明诚居然还偷偷跟她有过这种安排?一时间,明楼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可笑?心酸?不满?好像每一种都能挨上边,但又不完全。

百感交集的冲击过后,明楼苦笑:“大姐,您误会了,我们从没有商议过什么,阿诚也误会了,明台刚说的那件事其实只是阿诚的醉话……过去的事早就过去了,我没觉得有什么可惜,您放心,我现在的情况跟您打不打没有任何关系,全是我自己的决定。”

大姐似有惊喜之色:“真的?”

明楼万分真挚地点点头。

大姐欣慰地笑了,少顷,她话锋一转:“既然如此,下个礼拜你跟我去大嫂那喝茶吧!”

明台露出忍俊不禁的表情——亲友间谁不知道,大姐口中的那位大嫂可是位效率甚高的资深红娘,说是去喝茶,真到那,说不定能看到一打未婚女士正在摩拳擦掌呢!

瞬间会意的明楼也露出牙疼之色,一秒后,他机智起身:“我好像听见小海起床的响动了,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听到这话,明台脸上的笑意愈发憋不住了——大哥,你这顺风耳也假得太厉害了吧,都快赶上军用雷达啦!




评论 ( 19 )
热度 ( 16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