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四十一)

阳光很好,落在人身上只有和暖不觉炙烤。

这样秋高气爽的天气,最适合徜徉绿道。

如果没有绿道,家里的草坪也可以凑合。


安顿好孩子午睡,程珉邀明诚一起去后院走走。

“小海昨天问了我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程珉说。

“什么?”

“她说,伯伯告诉她,明朝后面应该是清朝,宋朝在明朝之前,所以我把她的名字起错了。”

明诚心底那点细微的紧张瞬间清空,哈哈笑了几声:“这个问题啊!等她再大些就会感觉庆幸了。”

“庆幸什么?”

“庆幸宋琪不姓元呀!”

程珉一怔,很快反应过来,也噗哧笑了:“你胡说八道的本事真是一点也没退步!”笑完她又安静下去,直到走过秋千架才再度开口:“有件事我想征求你的意见。”

“嗯?”

“现在我爸爸妈妈都不在了,我想是时候回国生活了,你觉得可以吗?”

“当然!”明诚露出惊喜之色:“你们想什么时候回来?我可以先帮忙准备。”

程珉深深看了他一眼:“我们不打算回上海了,可能选择重庆或者成都。”

明诚怔了怔,不解:“为什么呢?无论工作机会还是生活习惯,上海都该是首选才对,西边那么远,我想照应都不方便。”

“话是这么说没错,”程珉轻轻吐出一口气:“可回上海,我们的秘密很快就会瞒不住的吧?当年我答应过你,永远不让大姐他们知道我们的婚姻和孩子是怎么回事。”

明诚歪头一笑:“原来只是为这个?你完全不必担心,他们能知道的只有现在的情况,过去发生过什么,只要我们不主动说,谁也不会知道的。”

“他们难道不会猜?”程珉笑着冲房子方向努努嘴:“那里面住的可都是人精,拿到一片树叶就能了解整个森林,你确定我们真能瞒得住?”

明诚看了一眼自己的家,微微一笑:“我们只要打死不认就是,无凭无据的,猜测永远只能是猜测,没有意义。”

程珉点点头,抿嘴露出个意味深长的微笑:“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

“宋琪她很担心。”

“担心什么?”

“你知道,我跟她的关系在国内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她没有小海的监护权,回来后,一旦我出了什么事,她可能会被迫跟小海断绝关系……这些年来你也看到了,她疼爱、重视小海比我这个亲生母亲还要多得多,她绝不能忍受失去那孩子的!”

明诚凝视着程珉,良久,他叹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可我不能承诺你什么。小海不仅是我的女儿,也是我在这世上唯一血脉相连的亲人,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主动放弃她。很抱歉,给你的特权没有办法转授,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无法保证一切安排还会照旧,即便她不在国内生活也一样!”

程珉亦直直注视着他,从头到尾听完,她又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提出这种要求实在有失公平,抱歉,是我太偏心了!”

明诚习惯性将手插入裤袋,笑道:“你又不是法官,用不着事事追求公平公正,你想替宋琪争取小海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不必道歉……再说,那么不幸的情况未必会发生,我更相信你会一直平平安安的,所以我们不需要为这种事操心!”

“唔!也许那时候小海早就成年了,我们现在都是闲操心。”程珉含笑转身,推着明诚的肩膀继续往前走:“好了,那么远的或然事件我们就此搁置争议吧,不如谈些对当下有现实意义的问题。”

“现实问题啊!”明诚沉吟片刻,笑道:“那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尽快回上海。”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那还有什么?”

“你一个人不寂寞吗?为什么不试试再找个伴呢?”

明诚试图笑两声,最终却是叹出一口气:“不了,一再爱上不对头的人,我对这种事已经厌倦了。”

听到这话,程珉不由得停下脚步,满面惊讶地望向明诚:“我该怎么理解这句话呢?”

明诚也站定,极浅淡地笑笑:“你这么聪明,想理解肯定能理解。”

程珉张了张嘴,目光惊疑不定,半晌,她难以置信地问:“你是说……你爱过我?”

明诚点点头,回答得相当干脆:“是,爱过!”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程珉讷讷道:“你是不是搞错了?你应该只是同情我而已吧?”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分得清自己的感情。”明诚说得有理有据:“这世上值得同情的人有很多,可我并没有挨个都娶回家!”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从来也没表示过,甚至连暗示都没有!”

“我以为你知道,”明诚耸耸肩,一脸云淡风轻地说:“而且,我发现的时机也不对,那时候,宋琪突然出现,我看着你们,忍不住想起……”明诚抿住嘴,把后半截话生生咽了下去,少顷,他说:“之前,我能感觉到你对我是有好感的,如果时间够,我们大概也能有所发展。直到看见宋琪我才明白,我最想要的,在你这里也得不到。你或许会喜欢上我,但永远不会像我期望的那样!”

“你期望的?”程珉讷讷追问:“是什么?爱情吗?”

“不用非得是爱情,只要是独一无二无可取代就行!”明诚挠挠头,微笑起来,然而那微笑里却有说不尽的苍凉。

程珉怔怔望着他,斟酌再三,始终没有出声。

于是明诚又道:“不过说来说去还是爱情的排他性最强,所以潜意识里,我应该还是在期待你能爱上我吧!当时我推演了很久,觉得不可能赢过宋琪,还是放弃比较好,因为那样至少还可以赢风度分!”

面对程珉熠熠闪动的目光,干笑几声后明诚接着道:“放心吧!我这个人向来很会自我安慰,我一直告诉自己:争不过是因为来得晚,如果我比宋琪早跟你在一起,那一切都会不一样。时间无所不能,与时间作战,输了,我也是虽败犹荣。所以你无需安慰失败者什么!”

程珉思忖片刻,忽然说:“不对,你没全说实话,我能感觉到你那时心里还有别人,你从没有心无旁骛地爱过我!”

下意识看了一眼家的方向,回过神来,明诚立即收回目光,坦率地点点头:“是,我承认还有别人……那个人是特别的,永远无可取代……其实我根本没有权利再要求别人来满足我的期待,爱应该是互相的,我自己既然做不到,就不应该耽误别人。”



评论 ( 34 )
热度 ( 16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