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无差】柏拉图的诅咒(四十六)

这一次,明楼将呼吸和节奏都掌控得十分到位,所以他们接了一个极其漫长的吻,漫长到当吻结束时,明楼面上已看不出多少哭过的痕迹。

他放开被自己牢牢箍住的身体,笑吟吟看着明诚,食指轻叩那被吻胀的嘴唇,近乎没脸没皮地说:“好像很甜!”

明诚没笑,一脸古怪地望着他,只是望着,久久不言语。

见此情景,饶是厚皮如明楼也不好意思再打趣下去,他有点讷讷地怔住,也不再说话。

半晌,明诚轻轻叹口气:“时间不早了,有话回头再说,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想在这休息。”明楼说。

明诚瞪眼望着他,目光呆滞,仿佛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

“阿诚?”明楼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他回神,不禁担心地唤了一声。

明诚这才如梦初醒,他舔着嘴唇环顾左右,声音干涩,答复却是带着蜜意的:“好!”

说完他便抬腿走了。

明楼喜不自胜地跟着往里间走,却听明诚说:“我去把客房的床单换了,小珉这些天一直住在那,我还没来得及收拾。”

“不行,我不能住客房!”明楼一把拦住明诚,定定看着他的眼睛说:“你知道,这不合适。”

明诚愣了两秒,皱眉:“我不知道!”

“我们不能再走过去错误的老路了!”明楼的话听起来有理有据。

明诚却不大买账:“但我也没想那么快就上路!”

“路上的事我们可以慢慢安排,”明楼笑得意味深长,仿佛怕人听不懂,又加道:“我答应你,一定会等到你想再说。”

明诚花了几下眨眼的功夫才彻底听出言外之意,不听出来还好,一听出来,他脸刷一下就红了,又不能怎么样,只得没好气地白明楼一眼:“那我现在的安排你为什么不答应?”

“因为你这是方向性问题,而不是对细节的安排!”明楼振振有词:“如果我们想要一个与从前不一样的圆满结果,就该有个更积极的开始。”

明诚无语地耸耸肩:“哦,如果你觉得睡沙发更积极,那我也没意见。”

“阿诚!”笑容满面的明楼一点威严感也没有地告诫对方:“别装傻!会自食其果的!”

明诚失语,恨恨转身去主卧,抛下一句话:“你自己去洗澡吧!我再套床被子。”

明楼心满意足又洋洋得意:“那你待会儿帮我把浴巾和睡衣拿进去?”

“我现在就给你拿!”


明楼本以为自己会心猿意马难以入眠,可他忽视了心有所安的助眠效果。

这天晚上,等到明诚也上床来后没多久,明楼便沉入了一个香甜的梦里。

明诚入得比他晚些,不过也没有失眠。


翌日清晨。

明楼一睁眼,便发现明诚正以一种不大舒服的姿势蜷缩在床沿睡着。明楼静静看了他好一会儿,不管理智如何告诫,他还是耐不住,像个入室小偷般缓慢挪动起身体——尽管知道一向习惯早起的明诚很可能马上就要自己醒了,他还是尽可能轻手轻脚地贴到了睡着之人的身侧。

果不其然,虽说他除了注视什么动作都没再有,明诚还是在几分钟后睁开了眼。

看到他,刚睡醒的人下意识往后让了让,幸好这个举动也在明楼的预料中,他迅速伸手,赶在明诚掉下床前把他给牢牢圈在怀里。

四目相对良久,两个人好像都在等着对方先开口,然而谁都没有作声,于是就这么别扭地半拥抱着,沉默加静止,直到闹铃响了起来。


明诚扬手关掉闹钟,坐起身子要起床。

明楼拉了他一把:“有件事!”

“嗯?”明诚低头看向他:“什么事?”

“我想退掉宿舍,彻底搬进来,可以吗?”

明诚一听,直接愣神,想了一会儿,勉强笑道:“这几天我要出差,没空帮你,不如等我回来再说吧?”

明楼只当没听出出差这个明诚常用度排名第一的借口,无辜又诚恳地表示:“没关系,我自己一个人完全能搬完,就是些衣服和书,也没有大件。”

明诚讷讷点头:“噢!”

明楼趁热打铁:“既然你这几天都不在,那现在就把钥匙给我吧!我这几天刚好有空,可以慢慢收拾,蚂蚁搬家。”

明诚怔怔看着他,少顷,他再度露出无可奈何的苦笑——这趟贼船看来今天是不可能下去了!


“好,吃完早饭我给你找钥匙。”







评论 ( 27 )
热度 ( 1582 )